首页 > 读者来信 > 正文

留住乡医

2010-08-31 09:48

笔者是安徽和县的一名乡村医生,在基层行医已近20年。现年届不惑,每日忙碌穿行于乡村之间,没有节假日,为百姓解决一些常见小病小痛,同时也要协助上级卫生保健部门进行一些预防保健工作,当然这些工作是无偿的,没有任何补助,收入靠行医所得。除掉各项税费,所得不多,却也能养活一家几口,日子倒也过得平静祥和。而最近我却有些寝食不安,忧心忡忡了,因为本县要全面实行“新农合”了。

实现“新农合”原本好事一桩,但笔者也非自寻烦恼。据悉,8月1日起,本县所有乡医合并在新建的社区服务站,笔者也是其中之一。可据笔者了解,目前已经合并的乡医情绪都不好,因为是吃了大锅饭,业务收入均分,收入减少,这是主要原因。“新农合”后,乡医的职责要转变为以服务为主,药品实行零差价,更多地给百姓方便和实惠,医生的收入则由国家给予各项补助,还有退休养老金。笔者已近退休年龄,可退休金具体是多少,也没看到相关文件和具体办法,就这么把你合并在一起,爱干不干,难道上级主管部门就不能把这项工作做得细致一些,给我们开个会,或者给我们一个说法吗?

其实在国家的医改中得到最大实惠的是各乡镇卫生院,每年光是国家给予的各项补助多的就有六七十万元,少的也有一二十万元,这些钱用于发工资是绰绰有余的,所以现在通过各种关系进入卫生院的非医人员也明显增多。而乡医们呢,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谁拿到过一分钱补助,目前和县现有乡医中有近一半是和笔者年龄相近,上有老下有小,如果以后收入没有保障,那么生活也将变得艰难,真不知道以后究竟该何去何从。

乡村医生是基层医疗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直接服务于基层群众,但乡医也是一个相对弱势的群体,没有任何话语权,如果不能对这一群体进行一个很好的行之有效的切实的扶持与保护,让他们安心基层工作,那么乡医们要么只能在夹缝中勉强生存,要么只能放弃老本行,另谋出路。有统计表明,我国现在乡镇医务人员的流失率每年达10%左右,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让乡医们在医疗体系中能占一席之地,体面有尊严地生活就行了。

安徽和县  张开军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