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达叔的江湖

2010-08-30 10:21 作者:温隙 2010年第34期
我的家在乡下,村口有一条小溪流过。小溪边上有一棵大树,傍晚的时候,达叔总是会坐在那里说书。

我的家在乡下,村口有一条小溪流过。小溪边上有一棵大树,傍晚的时候,达叔总是会坐在那里说书。

我们的村子是南边最偏僻的地方,村里人大多种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只要人人都努力劳动就能够填饱肚子。偶尔也会有人出去,但是出去了的人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所以对于外面的世界我们仍旧是一无所知。据说达叔是唯一出去过的人。

傍晚时候,村里的人们总是会聚拢在树下,听达叔说他无数次搏斗拼杀、死里逃生的经历。但大人们说达叔一直就很会吹牛,回来后更练就了一身说书先生的本事。但达叔倒也说得很好听,所以他们也总是会给达叔一些粮食和基本生活用品,以维持这个村里唯一的娱乐。

达叔总强调他不是说书先生,这些都是他的亲身经历,末了,还感叹一句:“井底之蛙啊。”我对达叔的话深信不疑,因为我觉得达叔跟村里的其他人不同。他们每每听完笑过后就各自回家,第二天继续种他们的地,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而达叔在人群散去后总是会拿出他的旱烟,静静地思考,许久,抽上一两口。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问他,他从来不说,总之在我看来,肯定跟种地无关。

达叔说外面的世界叫做江湖,步步危机、人心险恶,但是又充满挑战,每天都是不一样的生活。他每每讲到兴起,眼睛便瞬间有了光彩,跟着化指成剑,收掌为刀,凭空虚砍一番;又或是讲到惊险之处,伸手抹汗,仿佛那危险的境况就在眼前。于是我开始对江湖异常地向往:向往狂沙客栈的牛肉,向往蝴蝶湖畔的美酒,向往在月下泛舟赋诗,向往在沙场挥刀杀敌。每次我听到这些故事,总有一种被点燃的感觉,就像达叔点烟时冒出来瞬间炽烈的火花。

后来,达叔越来越老,他讲的故事开始颠三倒四,随性而至。有时候一段重复好多次,有时候同样的一个故事他会说出几个完全不同的版本。村里人来听他讲故事的也越来越少,到后来他几乎不讲了,只是静静地在村口坐着,偶尔抽一两口他的旱烟。

终于有一天,我决定要离开村子了。离开村子的时候,达叔还在村口坐着,木然地望着向村外延伸的小路。

我终于忍不住问道:达叔,既然当年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达叔干笑了两声说:其实,我从来就没有出去过。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