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者来信 > 正文

支离破碎的假期

2010-08-24 10:13
一个月前,面对地里长势良好的玉米,邻居老何还为选对了种子丰收在望而欣喜不已。可如今,面对地里的残败玉米梗,却欲哭无泪。几天前,一群野猪袭击了老何的玉米地,即将成熟的玉米全部毁坏。而全村所有农户的玉米地,都不同程度遭到了野猪的毁坏。我家没种庄稼,才逃过这一劫,而野猪肆虐正是我家弃种庄稼的主要原因。

一个月前,面对地里长势良好的玉米,邻居老何还为选对了种子丰收在望而欣喜不已。可如今,面对地里的残败玉米梗,却欲哭无泪。几天前,一群野猪袭击了老何的玉米地,即将成熟的玉米全部毁坏。而全村所有农户的玉米地,都不同程度遭到了野猪的毁坏。我家没种庄稼,才逃过这一劫,而野猪肆虐正是我家弃种庄稼的主要原因。

对野猪的肆虐毁粮,村民们虽痛恨不已,但对野猪本身,村民们却只能“防”不能“打”,因为野猪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前年,村里就有个年青人因用弓箭射杀了一头毁粮的野猪而被县相关部门带去“教育”了几天,还罚了几百元款。在“防”上,村民们开始是用原始的扎稻草人或放鞭炮吓唬,因为野猪更“聪明”而逐渐失去了作用。到后来,一些村民不得不拉起了电网,可成本高不说,对人自身还很具危险性,村里不时就有人被电网电伤的事情发生。多年前,种种原因造就下确实野猪种量日渐稀少,正因此,国家才将其纳入二级保护动物。可是随着前些年政府部门对山民们自制猎枪的收缴,以及近年因液化气普及许多村民不再以柴草为燃料而换来的生态植被改观,加之现在野猪已没有老虎等天敌,又有农民所种庄稼这样的“优良食物”,在大多数山区,繁殖力旺盛的野猪早已是肆虐成灾。

那么,既然野猪是受“保护”,农民遭遇了毁粮是不是应得到相应赔偿?可据我所知,至少我们这里是没有的,我想其他地方恐也如此。确实,政府财力难以承受这样的负担,而且年复一年赔偿也不是长久之计。于是我想说的便是:既然动物保护维护生态平衡,那么在如今野猪泛滥严重、生态平衡失控的情况下,政策法规是不是应该做一些调整?做到既把野猪控制在合理数量范围内做好动物保护,也能保障好农民的正常粮食耕种,切不要让野猪成了只受保护而无任何控制的特殊野生动物。

重庆垫江  张玉宝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