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浪漫马猴

2010-08-16 10:33 作者:刘俏到 2010年第32期
《笑傲江湖》的结尾,男女主角有情人终成眷属:“任盈盈扣住令狐冲的手腕,叹道:想不到我任盈盈,竟也终身和一只大马猴锁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说着嫣然一笑,娇柔无限。”这古代美女说到的马猴,相当于近现代美女口中常有的死鬼、傻瓜、笨蛋、神经病,含笑带嗔风情万种,能令身边的男人心旌动摇暧昧丛生。

《笑傲江湖》的结尾,男女主角有情人终成眷属:“任盈盈扣住令狐冲的手腕,叹道:想不到我任盈盈,竟也终身和一只大马猴锁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说着嫣然一笑,娇柔无限。”这古代美女说到的马猴,相当于近现代美女口中常有的死鬼、傻瓜、笨蛋、神经病,含笑带嗔风情万种,能令身边的男人心旌动摇暧昧丛生。

马猴究竟是只什么猴?清代屈大均的《广东新语》说,马猴就是猕猴,又名沐猴、母猴。这里的母猴并非公母之意,而是名叫母猴。这么多别名,其实是读音变化和口语传播中的误会所致。至于为什么叫马猴,“凡物之特大者曰马,故又曰马猴也”。所以任盈盈嗔叹令狐冲是只“大马猴”,其实是大上加大、重复用词。不过考虑到美女口误都是美丽的口误,美女骂人都容易令人心旷神怡,所以马猴也还是变得浪漫可爱起来。

如要深究,最初的马猴并非一种风情万种的动物。《红楼梦》第二十八回中,宝玉和薛蟠、妓女云儿等人饮酒行令、吹拉弹唱。其中薛蟠所行的酒令,有相对不太低俗的两句是这么说的:“女儿悲,嫁了个男人是乌龟;女儿愁,绣房钻出个大马猴。”竟然能令美女发愁,显然这马猴应该不是什么浪漫的好东西——事实上它也根本没有太多复杂或者深刻的内涵。

与崇洋媚外无关的是,真正浪漫的马猴倒是在境外——《金刚》中的大猩猩。猩猩与猴同属灵长目,大概可以算作广义上的马猴吧。当然它由于变异而患上了巨胖症,或者更接近于任盈盈说的“大马猴”,甚至叫它“超马猴”也无不可。当然,那都无关紧要。最紧要且最可恨的,它居然是头懂得带着美女在悬崖上看落日的马猴,这真是头堪称美女杀手的浪漫马猴。

众所周知,除了那些只喜欢在宝马里哭、绝不喜欢在自行车后笑的极个别美女以外,鲜花和落日这两者是既经济又能打动多数美女的不三选择。这大概是因为鲜花和落日都意味着即将逝去,有一种悲剧和失落的美感,正与她们韶华易去容颜易老的担心暗自契合。所以,和心仪男人看过落日,“与尔同销万古愁”之后,转身于霓虹灯下或是暗无人处争分抢秒上演更多激情浪漫的篇章,真是再自然不过。

金刚的浪漫当然不止看落日,还在于它能在腹背受敌的绝境中带女主角在帝国大厦楼顶看朝霞万丈。看日出并非浪漫的事,因为日出后可能看到美女脸上更多的瑕疵,而且看完日出后必须开展的买菜烧饭上班等活动都极不浪漫。但金刚为了避免这种尴尬,居心叵测地引来人类攻击,虽千万人吾往矣,以悲剧的杀死自己来传递杀死美女的悲情浪漫,刺激又创意。这让人想起《笑傲江湖》中令狐冲率领一干鼠辈声势浩大地去少林寺开展一场注定不会有结果的营救美女行动,颇有“虽远必诛”的动人豪气——果然具备浪漫大马猴的派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