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个人问题 > 正文

表弟死于艾滋病

2010-07-26 17:32 作者:百合子 2010年第29期
表弟从小讲话不伶俐,吐字不大清晰,常被同学讥笑而伤心自卑,竟然辍学,无论亲友师长怎样劝说。其实表弟讲话的缺陷,在现在的医学上来讲根本不算什么问题,如果能在他几岁的时候做一次小手术矫正,完全可以与正常人一样。可是,当时在贫困落后的山村,人们维持温饱都难,医疗条件也有限,又怎会发现表弟的问题呢?

2008年国庆期间,年仅34岁的表弟死于艾滋病。表弟临死时身旁没有一个亲人,他的母亲和姐夫在他病逝前两天离开医院,没有人料理后事,交由医院处理。我问为什么,所得答案是怕表弟的骨灰带回令村里人染病,还有丧葬费也成问题。而村里人知道他的病情后,各家各户进行了大扫除,生怕被他的病菌传染。可怜的还有比表弟早一年去世的表弟妹。表弟妹的骨灰同样没有“入土为安”,委托火葬场处理。一对苦命鸳鸯,成了“孤魂野鬼”。

表弟妹是越南人,不清楚当初她通过什么途径来到中国,但想她一定怀着美好的梦想而来。为了继续生存下去,她不得不依附男人。表弟32岁时“娶”她,媒人明确表示这女子已经“嫁过”,她原来的男人把她抛弃了。但表弟和家人、亲戚们欢迎这个女子,大家凑钱帮表弟把越南女子“娶”回家。表弟结婚第一年春节,把新娘子带到县城,到他姑姑——我母亲家做客。恰遇我回家探亲,见到表弟,真为他高兴,那时觉得表弟的精神面貌很好,而他的“妻子”,那个叫阿兰的越南女子,也许不熟悉的缘故,还有语言上的障碍,她少言寡语,人有些黝黑、瘦弱,呆滞的眼神,却时不时透出几分警惕。我想,是不是她又害怕有朝一日自己被卖?事实上,我们一家人热情对待她,还有其他关爱表弟的亲戚,表弟每带她到一处做客,她都会受到较好的礼遇。大家希望她留下来,与表弟、表弟的寡母,三个人好好地过日子。并且都明白,像表弟的条件,在娶亲方面,不能有太多要求。虽然他们没有领取结婚证,但大家默认这桩婚姻,尽管这是不合法的。

表弟从小讲话不伶俐,吐字不大清晰,常被同学讥笑而伤心自卑,竟然辍学,无论亲友师长怎样劝说。其实表弟讲话的缺陷,在现在的医学上来讲根本不算什么问题,如果能在他几岁的时候做一次小手术矫正,完全可以与正常人一样。可是,当时在贫困落后的山村,人们维持温饱都难,医疗条件也有限,又怎会发现表弟的问题呢?

表弟最初跟着父母下地干农活,有时也到城镇里去干些临时工作。可是缺少文化知识,自身条件又有缺陷,要改善状况很难,加上后来我的舅舅——表弟的父亲生病,治了几年都没好转,欠下一些债务,令整个家庭雪上加霜。那些年,村里风行“玩牌九”,为了挣钱医治父亲的病,表弟铤而走险,居然跑去赌博。表弟略略小胜,便一发不可收拾,最终弄得血本无归。后来才知单纯的表弟被庄家“设计”,但为时太晚,表弟已落下赌博的陋习。可能因为病痛的折磨,还有表弟的不争气,我那一辈子勤劳坚强的舅舅竟然绝望得吃毒草自杀了。

我第二次见到越南女子,是在他们“结婚”第二年春节,我度假回到县城母亲家。一天,表弟和越南女子来了,一进门,越南女子就用我们家乡话主动与我母亲打招呼,虽说得不流利,但话语中听得出她的真诚。她看上去没以前黑瘦,而且总是微笑,神情里透着几分机灵,当时我感觉她“嫁给”表弟是幸福的。母亲说这越南女子阿兰不管与表弟到深圳,还是春节放假回到家乡,如果表弟又去赌博,阿兰会打电话请表弟最敬畏的姑姑——我母亲教育教育,后来,还会把表弟每月的工资大部分扣留,自己先保管,待回家乡了交给婆母。母亲说这越南女子不错,如果能一直跟着表弟,那是表弟的福分。

可是好景不长,在他们结婚的第二年深秋,这个越南女子突然生病,起因说是头痛得厉害,在深圳的医院治了一段时间后,没有好转,由于钱已用光,表弟只得把她带回家乡。而后,我母亲要他带越南女子到县城,并安排她去求医。医生说她的病有些奇怪,给她开了一些药,然后表弟又带她回家疗养。可是她的病一直未见好转,而且越来越严重。母亲说,这越南女子在病逝前,还打电话给我母亲,说她病好后,要到县城看望我母亲。母亲只能撒谎,安慰她好好养病。我想,虽然在很多方面,我的表弟不如这个越南女子,但她能感受到大家对她的关爱,所以珍惜那个家,珍惜与大家的情感。“没有女人不成家”,何况是表弟那样的家庭,有了阿兰这个越南女子,那个家才更像家,孰料天不遂人意!

越南女子阿兰在离开人世之后被抛弃。缺乏主意的表弟,听从别人的意见,把“不知嫁过几回”、“来路不明而且没为表弟生下一男半女”的她撇在火葬场里,由工作人员处置。据说越南女子生前身上有几处较大的伤痕,关于她头痛的病,有人猜测说这是艾滋病发作的一种症状,但医院没有明示。而表弟的病确诊也是由家乡市级的医院通过向省级医院汇报,经权威专家检验才确诊的。表弟是家乡所属市全市第一例艾滋病患者,直至他去世两年后,村里人谈及还讳莫如深。表弟的病,是被越南女子传染了,还是表弟传染给了她,众说纷纭。表弟娶了一个老婆赔了一条命,这是大多数村里人的说法。

表弟虽然卑微、贫困,但他的生命,对于他来说是无价之宝,何况还有亲友们曾经对他的存活付出大量的心血。我感到悲哀,为表弟短暂的一生叹息,以致表弟病逝快到两年,还常常想起他,还有先他而去的表弟妹——那个越南女子。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