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没有乔布斯的WWDC:程序员的角色

2010-07-14 10:20 作者:尚进
“我的图标刚闪过。”从日本跑来参加WWDC的上原里绪指着屏幕说。在WWDC会场有一面用20台30英寸显示器拼起来的墙,上面闪烁变化着苹果应用软件商店里的近5万个图标,很多为iPhone开发应用软件的独立程序员都围在屏幕墙前,试图找到自己程序的图标。

苹果全球市场营销副总裁菲尔·席勒亮相苹果大会

新版Macbook Pro笔记本电脑和第三代iPhone,已经不再是苹果众多产品中的焦点,硬件变得越来越同质化,区别仅是设计理念问题。软件编程反倒成了新宠,拥有Mac OS雪豹和iPhone 3.0,让苹果成为少数可以跟微软和Google同时竞争的公司,开放化的操作系统变成了拉拢独立程序员的新舞台,更重要的是以软件平台为圆心,将互联网设定为信息管道的技术思潮,已经被硅谷集体默认为经济衰退期的自保良策。

乔布斯没有出现

张望,所有人都在张望。6月8日10点前,旧金山Moscone西馆三层挤满了人,除了全球媒体和分析师外,更多的是挂着VIP牌子的苹果员工,以及全球顶尖的程序员。所有人都在没有方向地张望,张望苹果首席执行官乔布斯会不会突然出现,尽管大家都知道乔布斯声明将在6月底重返工作岗位,可还是寄希望于乔布斯一贯的特立独行再度爆发。毕竟正是在一年前的苹果WWDC开发者大会上,皮包骨头的乔布斯最后一次登台露面,重返WWDC对于饱受癌症切除手术后遗症的乔布斯颇具象征意义。

可乔布斯没有出现,甚至像Goolge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和日本软银总裁孙正义,这些在去年WWDC上以嘉宾身份捧场的乔布斯亲友团也没来。Moscone舞台下的第一排座位,只有临时代理乔布斯职务的苹果首席运营官蒂姆·库克,以及一群高级副总裁组成的元老决策团。很显然,即便乔布斯6月底重返苹果,所有人心中也都已有自己的预期。乔布斯只能更苍老,他所代表的精神意义远大于实际作用,而这种充斥着极客情绪和数字偶像的精神象征,恰恰是在当今经济危机环境下,硅谷没有出现如同北美汽车制造业般衰退的真正内在力量。

除了旧金山街头的乞丐略微少了一点,圣何塞的购物中心难得在暑期就打出促销字样,整个101公路贯穿下的硅谷,表面上并没有深受经济环境影响。硅谷所代表的数字经济产业依旧紧盯研发,并没有出现保罗·罗默(Paul Romer)和罗伯特·卢卡斯(Robert Lucas)所代表的新增长理论家所预言的那样,总需求的降低将减少对创新的激励的情况。至少苹果在多条研发线上的投入,已经接近Google烧钱的能力了。按照苹果截至3月28日的2009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第二季度营收有81.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75.1亿美元还略有增长,第二季度净利润居然达到了12.1亿美元。在乔布斯休病假的日子里,苹果股价已经从最低点的78.20美元爬到了143.85美元,更可怕的是苹果手头储备的现金已经接近300亿美元,远高于微软210亿美元的现金储备,以及英特尔的150亿美元。开大额支票网罗编程高手,正在成为硅谷技术公司应对经济衰退期的闭关良方。

99美元和29美元

“忘掉苹果升级的13英寸Macbook Pro,也可以忘记新版本第三代iPhone了。”塔什·吉普森在WWDC开幕式后很随意地聊到,作为SUN的前任高级程序员,吉普森认为自己掌握的JAVA技巧,应该是WWDC开发者大会上最紧俏的软件经验。吉普森对本刊记者说:“现在的硅谷什么都是可以共享的,Google开放了很多API接口,Facebook更热衷API共享,互联网公司恨不得开放一切,只要能有庞大的访问用户,就能够良性运转。而硬件近乎通用了,芯片厂商根本不会考虑你公司规模多小,甚至只要价格合适就可以为你订制芯片,你看看新一代的iPhone和Palm Pre手机在硬件上有什么区别,没有,主板设计都几乎一致,代工制先天性地决定了硬件设计难以再有秘密可以保守。整个硅谷越来越意识到了软件开发的价值,拉拢程序员在自己操作系统平台上写软件,变得尤为重要。不光苹果在iPhone上搞了应用软件下载商店,微软也一直在让程序员效忠于Windows 7。硅谷不少公司因为经济衰退裁员,裁掉的基本上都是市场经理人和测试工程师,很少听说有程序员丢饭碗的。”

硬件不再是唯一的定价基准,软件正在成为商业核心,苹果用实际行动来回应这种趋势。第三代iPhone 3G S提升了一堆硬件配置,定价依旧保持上一代iPhone的199美元,iPhone 3G没有停产,而是降价到了99美元,只需要跟运营商签订两年捆绑协议。要知道第一代iPhone在上市之初标价可是599美元,99美元的iPhone 3G硬件肯定是亏本出售的,亏本不要紧,只要用户忠实于苹果iPhone 3.0版的软件平台,苹果就可以从软件应用下载上赚回来。“iPhone 3G降价到99美元,至少对像印度这样的市场是一个刺激,也意味着硬件生意不再有利可图。”为iPhone开发游戏的马塔尼(Sanjay Mahtani)如此判断,他对本刊记者说,“第三代的iPhone 3G S卖199美元,可对于像印度这样对价格敏感的地方,第二代iPhone 3G才更有价格吸引力,中国迟迟没有上市iPhone,也许就是在等iPhone降价。”就在第三代iPhone公布之前,中国国家无线电频谱监测和检验中心的核准资料中,悄然出现了苹果公司一款设备型号为A1324的WCDMA制式手机,这意味着一再延迟的iPhone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又向前挪了一小步,WCDMA的制式标准也强化了苹果只能与联通3G合作。实际上,在WWDC开发者大会演讲之后,在向媒体和分析师解释iPhone 3G S的新功能时,苹果iPhone部门的工程师强调了iPhone进入中国的态度,尽管没有明确的上市时间点,2009年底似乎已经是苹果最后的时间底线了。而从苹果公司网站的招聘信息中,我们也可以揣摸出一些端倪,苹果从6月10日起在北京招聘iPhone培训项目经理。

与iPhone堤内损失堤外补的商业策略不同,苹果在下一代操作系统雪豹的定价上祭出了杀手锏,将传统操作系统129美元的定价砍得只剩下了零头——29美元,并且雪豹的正式上市日定在了9月底。很显然,雪豹瞄准的是微软酝酿多时的Windows 7。微软内定的Windows 7上市日期是10月22日,按照微软的定价原则,最低配置的Windows 7零售价也得100美元级别,雪豹的突然降价,无疑向Windows 7发起了挑战。除了价格上的挑战,雪豹在技术上也发难Windows 7。“Windows 7只是Vista的另一个版本。”苹果软件工程高级副总裁伯特兰·塞莱特(Bertrand Serlet)操着浓重的口音如此挖苦Windows 7,在他将背景大屏幕切换到Windows 7庞杂的DLL动态链接库文件时,台下一阵嘲笑声。微软为了让Windows 7兼容数以百计的电脑硬件,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堆叠Windows 7容量,苹果自己制造硬件的简单化设计,确实极大地减少了雪豹操作系统代码数量,而代码优化恰恰保证了操作系统的稳定性和运行速度。然而却没人在乎微软的苦衷,Windows 7还要间接养活着惠普、戴尔、联想等全球数百家电脑制造商。

99美元的iPhone和29美元的雪豹操作系统,苹果如此压低价格,难道真的希望以降低利润率换取市场份额扩张吗?吉普森的回答很出人意料,他说:“你没注意到旧金山消费税涨到9.5%了,可同时商店打折的架势却很像圣诞节购物季吗?并不是单单苹果在降低价格,整个硅谷出品的零售价格都在下调,大家很清楚现在的经济环境下标价3位数的商品很难卖,反倒是像iPhone软件商店那种2.99美元一个的小工具软件好赚钱,现金流的力量比利润率更重要。苹果就像加州政府收税一样,而给iPhone写软件的程序员更像促销的店员。”这种被昵称为“零钱经济”的商业模式,已经超越了Google带给互联网的长尾效应和有效点击模式,越来越多的软件开发者意识到互联网数据管道搭配应用软件使用授权的组合,互联网推崇的免费制度变相地在软件界复苏了。苹果可以把第二代iPhone拉低到99美元,难道Goolge不可以把Android手机硬件免费,只收取Goolge Map等互联网应用的软件费吗?

iPhone门徒们的盘算

“我的图标刚闪过。”从日本跑来参加WWDC的上原里绪指着屏幕说。在WWDC会场有一面用20台30英寸显示器拼起来的墙,上面闪烁变化着苹果应用软件商店里的近5万个图标,很多为iPhone开发应用软件的独立程序员都围在屏幕墙前,试图找到自己程序的图标。

iPhone在全球的泛滥,已经让苹果应用软件商店成为全球独立程序员最大的舞台。从诺基亚的Ovi.com到任天堂的DSi在线商店,很多传统消费电子制造商都意识到了互联网和软件的商业组合,手机界早已把iPhone看做死敌,游戏机界也一直在提防苹果。索尼SCEA游戏部门的首席执行官杰克·特雷顿(Jack Tretton)就很嫉妒iPhone,当有人问他iPhone与索尼PSP和任天堂NDSL三分手持游戏机市场时,他很气愤地回答道:“到最后,iPhone只是一个手机。”

专为iPhone开发游戏的高炼淳就不同意这种看法,在他看来,为手机开发游戏机品质的游戏,才是未来的出路。他和几个人合伙投资的HUMBLE试图实现iPhone游戏的深耕细作。高炼淳举着自己的iPhone 3G说:“PSP等传统游戏机连接网络太繁琐,而诺基亚手机图形能力太差,iPhone恰恰处于两者之间。亚洲程序员太习惯了过去10年时间微软教导下的软件开发套路,很多人胆怯尝试新平台,其实iPhone软件并不难写,关键问题是中国开发者对于美国用户习惯不了解,尤其是软件界面和使用体验上,这恰恰是硅谷的优势所在。”

iHandysoft的黄扬清就很老练,他在硅谷有个合伙人,帮他打理商业合同,而他自己则在北京组织编程。他为iPhone开发的一些小工具软件一度挤入前20名,尤其是抛硬币和木匠平衡器等应用iPhone重力感应器的小应用,每个定价0.99美元到1.99美元不等,每天稳定下载量在300次以上。“别看iHandysoft的软件下载量不小,可真想靠给iPhone写软件发财,很难的。”黄扬清并不想抱怨什么,但在他看来,苹果确实为全球数万名独立程序员提供了新颖的商业舞台,可同时这个舞台又太拥挤了,他说:“苹果应用软件商店上的软件太多了,5万多个,而且门槛很低,有很多粗糙简陋的小软件,往往一些软件精品被淹没了,苹果也没有经验,谁见过一夜之间涌现1000个新软件的商业平台?我认为必须靠品牌和精品策略来打持久战,让全球iPhone使用者认识到你这个软件独立品牌的价值,就像很多人在众多大唱片厂中选择独立录音品牌一样,独立程序员必须有自己的品牌意识。”

也有一些程序员对在线应用软件商店的模式提出质疑,里奇·斯特罗姆(Rick Strom)就在WWDC开幕当天公开了自己的抱怨,他在网页上写道:“现实总是不尽如人意,为了让Zen Jar位列34位,你需要保持每天30到35次的下载量。在线应用软件商店中它的标价是0.99美元,苹果扣除了相关费用后,你每天只能获得20美元左右的收益。在线应用商店和真正的市场有着天壤之别,有点像抽彩票。”从iPhone阵营叛逃,很多为iPhone写软件的程序员都有类似的盘算,黄扬清就不否认自己对于Google手机的期待。他说:“我以前就给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写过软件,我很清楚商业机制上谁更灵活,苹果iPhone比较成熟,至少不会让我赔钱写软件,只要Google的Android平台成熟,我随时可以把软件移植过去,我们都在观望iPhone进入中国市场的时间表,同时也意识到现在在线应用软件下载的价格对中国手机用户来说还是太高,iPhone降价之外,软件下载价格也得调整,这未必是苹果全球化机制所能允许的。”(本刊记者发自旧金山)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