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49个国家293个俱乐部736个球员:足球劳工的世界杯

2010-07-12 13:40 作者:苗炜 2010年第27期
本届南非世界杯,736名球员共来自49个国家55个联赛的293个俱乐部,其中在欧洲联赛效力的球员占到了76%。其中107人来自英超(还有13人来自英冠),82人来自德甲,意甲74人,西甲60人……在巴西,众多的足球经纪公司都有自己的球员,你想买前锋还是后卫,都会开列出一长串的候选人。在为期一个月的世界杯结束后,足球劳工市场势必会迎来一个交易高峰,而后,新赛季开始。

德国队和加纳队在小组赛最后一轮碰面时,世界杯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兄弟之争”。加纳队的凯文·博阿滕,曾代表德国各级青年队出战,但如今他效力于加纳,他同父异母的兄弟热罗姆在德国队踢后卫。加纳足协副主席承认,本来也想拉热罗姆入伙,但遭到拒绝。赛前奏国歌仪式,兄弟俩都没张嘴。比赛中两人罕有直接对话机会。这支加纳队,大部分球员在欧洲联赛中踢球,这支德国队,有11人来自移民家庭,其中6人是双重国籍。在过去的10年中,有来自10余个不同国家的球员入选过德国队、荷兰队或法国队,目前在世界杯上的葡萄牙队里有巴西人,墨西哥队里有阿根廷人,国际足联规定,如果一个球员,没有代表过某一个国家的成年队打过比赛,而只参加过青年队,他可以选择他效力的国家队。足球的全球化图景在这次世界杯上显得尤为突出。

2007年11月6日,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曾再次向欧盟委员会提议,重新审议欧洲足球俱乐部的“劳工问题”,游说欧盟对俱乐部中的“外籍球员”加以限制。他说:“当你的俱乐部里有11个外籍球员时,这对足球的发展不利,特别是对本国的年轻球员不利。”英超阿森纳、切尔西等豪门俱乐部里有半数以上的“非本土球员”。但欧盟的发言人不同意布拉特的看法,他们称,足球选手的配额制不符合欧洲自由市场及劳工自由择业的法律,以“国籍”来限制择业是一种赤裸裸的歧视。布拉特强调,“足球运动员和工人不是一回事”,欧盟回应:“足球运动员的确和工人不是一回事,但在法律实务上又看不出有什么不同。”英超阿森纳队主教练温格,也许是“自由择业”的代表,这个法国人在英国工作了10年,他说,配额制只能保护本土的那些平庸球员,对顶级球员来说并没有什么作用,而一个国家队不可能凭借平庸球员获得世界杯。

一年,32家欧洲俱乐部参加了“欧洲冠军杯”联赛,每队23人,总计700余人,这和世界杯的参赛队员数字基本吻合。西班牙报纸当时做了个统计,这700余名运动员,都来自哪些国家呢?巴西最多,98人,然后是法国64人,意大利55人,西班牙53人,葡萄牙41人,德国38人,土耳其37人,阿根廷32人,英格兰26人,苏格兰25人,罗马尼亚、乌克兰、荷兰各23人,塞尔维亚22人,捷克22人,科特迪瓦14人,尼日利亚7人,喀麦隆5人,加纳、塞内加尔、澳大利亚各4人,欧冠32家俱乐部的队员来自62个国家和地区。拿这个排行榜和国际足联的国家队排行对比一下就会发现,前10位基本都是巴、西、德、法、意、英、葡、阿、荷,名次略有不同,但大体说,哪个国家给欧冠贡献的球员多,他们国家队的水平就高。

本届南非世界杯,736名球员共来自49个国家55个联赛的293个俱乐部,其中在欧洲联赛效力的球员占到了76%。其中107人来自英超(还有13人来自英冠),82人来自德甲,意甲74人,西甲60人,法甲44,荷兰甲级联赛36人,还各有20人来自葡萄牙和希腊联赛,具体到豪门俱乐部,切尔西队有13人来踢世界杯,巴塞罗那队12人,拜仁慕尼黑、皇家马德里、利物浦队各有11人,阿森纳和阿贾克斯各有10人。

2009年8月,英国BBC对英超各俱乐部做了一个更详细的统计和对比,他们列出1989到1990赛季,各俱乐部海外球员和本土球员的数字,以及2009到2010赛季,各俱乐部海外球员和本土球员的数字。BBC强调,这里比较的是“本土出生”而不是“国籍”,20年前,阿森纳和曼联这样的顶级俱乐部不过只有一两名海外球员,现在,平均每个英超俱乐部有13名海外球员。20年前拿到冠军的利物浦有5名海外球员,分别来自牙买加、丹麦、爱尔兰、瑞典和南非,如今,利物浦一线队伍里只有3个本土球员,海外球员足有20名,阿森纳一线队伍中有23人来自海外,只有4个英格兰本土球员,还都在21岁以下。温格教授说,如今的国家队更像是做“快餐”,只有俱乐部才能有一套完善的足球哲学。的确如此,但他忘了说,只有那些资金充裕的豪门,才有可能根据他的哲学形成一套完整的阵容,缺少哪个类型的球员就可以全世界去购买。事实上,在英超排名靠后的那几家俱乐部,拥有最少的海外球员,拥有最多的英格兰本土球员。

安德鲁·古斯特说,BBC这份统计表让他感到震惊的是,20年前,只有4名出生于非洲的球员在英格兰顶级联赛中效力,他们全是白人,只不过生在非洲,如今有44名非洲黑人选手在英超效力。安德鲁·古斯特是个美国人,曾经在非洲工作多年,他对本刊记者说,来自英语国家的人到了非洲,往往就被当成英国人,不过,好多英语国家的人也把非洲当成一块模糊的大陆,分不清哪儿是哪儿。非洲的孩子见了他们,总要问:你支持哪个队?答案是现成的,要么是切尔西、利物浦,要么是曼联、阿森纳,四大豪门里选一个就行。在乌干达、刚果、安哥拉的穷乡僻壤,也能看见小孩子穿着曼联球衣,上面是AIG的广告,看着这些穷苦的没有任何保障的孩子,身上是一家国际保险公司的Logo,心里的滋味很复杂。“从表面上说,这是足球全球化的结果,足球让非洲人看到了希望。国际足联20岁以下的青年赛在埃及举行,17岁以下的少年赛在尼日利亚举行,欧洲的球探都去找非洲的好苗子,非洲的孩子也梦想着到欧洲踢球,数以千计的非洲年轻选手想成为埃辛、德罗巴、埃托奥,在欧洲顶尖俱乐部效力。但希望的另一面是恐惧,过度开发的恐惧,就像是足球的殖民者,留下点儿钱,带走孩子,没有任何文化上的和足球传统上的建设。”安德鲁·古斯特说。

瑞士一位学者对2002至2003赛季的欧洲各国联赛做过一个更全面的统计,他计算出,当年一共有1156名来自非洲的球员效力于欧洲。英格兰超级联赛有一项规定,外籍球员为本国的成年队效力后才能拿到英国的工作许可,而葡萄牙、比利时、法国从自己先前的殖民地获得了更多的职业球员。这位叫波利(Raffaele Poli)的瑞士人建立了一个名叫“职业足球选手观测台”的数据库,发布“欧洲足球运动员劳工市场报告”,他的统计显示,阿森纳是调查所及的456个欧洲俱乐部中拥有外籍球员最多的,比例达91.6%;而巴西是足球劳工输出最多的国家,当年有551人效力于欧洲的俱乐部。在30个足球劳工输出国里,非洲国家的排名是:尼日利亚输出94名球员,排第8位;喀麦隆输出87人,排第12位;科特迪瓦输出59人,排在第20位;塞内加尔输出45人,排在第24位;加纳输出44人,排在第26位。尽管这些数字比起法国输出223名球员(排第2),葡萄牙输出121名球员(排第5)来说还不算多,但作为一个整体,非洲足球“人才外流”的现象非常严重。

非洲“人才外流”最突出地体现在医务人员身上,医生和护士接受良好的培训,本来是为了提高非洲的医疗水平,但他们更愿意到条件更好的地方去工作。一篇题为《球员与医生:非洲职业的流动》的论文说,有532名加纳医生前往美国工作,这占加纳医生总数的20%。这篇论文说,非洲球员去欧洲顶级联赛效力并无不妥,但医生流失就无法更好地救助病人。在全球化时代,让加纳球员留在加纳,提高加纳国内联赛的水平,这个想法很荒唐,他们可以应召回国打世界杯,医生不会应召回来动外科手术。

巴西队主教练邓加在得知意大利队被淘汰后说,各个国家的球队都在不断发展,我们必须忘记传统强队的概念,在所谓的弱队中,也有一些球员在最优秀的俱乐部中效力,像巴塞罗那、皇马和切尔西,我们可以在他们的阵容中看到科特迪瓦球员的身影。在此次南非世界杯的转播中,解说员不止一次地用球队身价来对比两支球队,“这是一支价值2亿欧元的球队,对手是一支价值8000万欧元的球队”。事实上,一位职业足球教练说过:“球员的价值就体现在薪水上,还有他的转会费,看看价格,你就会知道自己得到的球员是什么货色。在首发11人中,你估算出最贵的那个和最便宜的那个,你就能大体知道他们会打成什么样。”塞尔维亚队被淘汰了,队中最大牌的球星维迪奇现在有时间好好琢磨,是向曼联要12万英镑的周薪还是转会到另一个俱乐部,日本队的前锋本田圭佑打进丹麦队一球时,皇马俱乐部的球探就在场外观察他。在非洲大陆上,费耶诺德、曼联这样的俱乐部,百事可乐这样的公司,欧洲豪门俱乐部各式各样的代理人,非洲球星开办的各类足球学校,都在密切注视这块土地上有可能涌现出来的足球苗子。在巴西,众多的足球经纪公司都有自己的球员,你想买前锋还是后卫,都会开列出一长串的候选人。在为期一个月的世界杯结束后,足球劳工市场势必会迎来一个交易高峰,而后,新赛季开始。

本期封面故事文章简介如下:

49个国家   293个俱乐部   736个球员

42   足球劳工的世界杯

46   巴西与非洲:足球富矿的丰饶苦难

与巴西同时拥有巨额自然资源和糟糕的经济境遇一样,巴西足球也陷入了某种“丰饶的苦难”。2002年,有超过5000名巴西球员在66个国家的不同级别联赛中效力,这个数字是巴西驻外外交人员数字的4倍以上,大部分是富于灵气、吸引球迷眼球的前锋和中场球员。

记者◎朱步冲

……

52   前南斯拉夫的足球劳工

没有哪个国家的足球运动员,像前南斯拉夫人那样不停变换祖国。前南斯拉夫地区——包括今天的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等国家的人民,有很高的足球天赋。他们为欧洲和世界的足球劳动力市场输出优质球员和教练。对他们来说,足球不仅是谋生手段和改变命运的方式,也是他们逃离战乱与伤痛的避难所。

记者◎蒲实

……

60   埃托奥VS梅西:劳工间的名位之争

“博斯曼法案”最重要也是最直接的后果很快就在转会市场上表现了出来。从1996年开始,转会市场上的标价开始以光速上涨。FIFA原主管蒙特内里称:“以经济学的眼光看,‘博斯曼法案’出台后,职业足球界的资金流向发生了根本性改变。这些资金不再像以往一样在俱乐部之间流转,越来越多的钱最终落到球员或经纪人的手中。”

记者◎王星

……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