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上海电影节,2010

2010-07-12 13:59 作者:马戎戎 2010年第26期
“我们从去年62亿元、世界第九大市场,到今年可以超过韩国和澳大利亚,排在世界第七。但是,为什么我们的影片在外面越来越难以取得收入?就因为第三方市场也在长大。所以我们先把本土市场做好,中国观众喜欢看本土电影,这样我们才能有海外市场。”

“我们从去年62亿元、世界第九大市场,到今年可以超过韩国和澳大利亚,排在世界第七。但是,为什么我们的影片在外面越来越难以取得收入?就因为第三方市场也在长大。所以我们先把本土市场做好,中国观众喜欢看本土电影,这样我们才能有海外市场。”

6月20日,随着几大奖项的颁出,为期8天的上海电影节狂欢落幕。

世博,足球,电影。整个上海变成了一个秀场。饭局,K歌,看球,电影产业的各路神仙们辗转上海各大小娱乐场所,拥抱握手,几乎晚晚不眠,狂欢至天亮,联络生意和情感。

论坛环节一如既往地妙语频出。

“这个论坛犯了很多错误,唯一正确的决定就是让韦恩斯坦先走了。”6月13日,电影节开幕第二天,“中国与好莱坞电影合作新疆域”论坛不负众望,现场上演“激辩”大战。

有过《英雄》、《卧虎藏龙》发行经验的哈维·韦恩斯坦在论坛上晚到早走,只待了20分钟便匆匆搭飞机离开上海。前脚刚离开,后脚导演冯小刚便直言:“他是个骗子。”

“不要希望进入好莱坞的市场,不是说我们不想进入,这个市场永远是给了你一个诱惑,让你牺牲很多利益,很廉价地拿到你的东西。还有美国的公司,为什么买中国电影?实际上他是要做一个交易,不断把美国大片进口到中国来,也要象征性地买几部中国电影,因为不能老是我买你的,你不买我的片子。”冯小刚说。

冯小刚的话有力地影响了论坛话语的走向。美国人原本想讲“如何向好莱坞学习”。冯小刚发言之后,论坛的导向成为探讨如何尽快抹平中国和好莱坞之间的差距,中国的电影产业还需要些什么。

激辩的背后是今日中国电影市场的蓬勃生长。

“今天的中国电影市场,已经成长起来了。1月到5月份达到了平均每个月超过10亿元了,所以我们今年全行业满怀信心过百亿。我们从去年62亿元、世界第九大市场,到今年可以超过韩国和澳大利亚,排在世界第七。如果到200亿元的话,我们可以跻身世界前五名。但是,为什么我们的影片在外面越来越难以取得收入,就因为第三方市场也在长大,所以它不需要第三方电影了。我们先把本土市场做好,中国观众喜欢看本土电影,这样我们才能有海外市场。”保利博纳总裁于冬说。

“2009年在产业热点中,中美合作是一个新的关系。这几年成功的作品还不是很多见,但是到了2009年的下半年突然出现了很多中美合拍的影片,这也是本次论坛的焦点所在。”电影节执行秘书长唐丽君说。

从电影论坛的主题设置,看得出中国电影产业在2010年所处的环境和亟待解决的问题:“与好莱坞合作新疆域”,“华语电影,青年制造”,“电影发行的新媒体渠道”,“我们还需要什么样的电影?”

“论坛的话题主要围绕产业发展的热点话题进行。我们希望能在整个观众中引起话题,引起观众对整个产业健康发展的关注。”电影论坛、项目创投及亚洲新人奖等负责人沈暘说。

“华语电影,青年制造”被称为是一场“梦想照进现实”的讨论。制片人吕健民抱怨青年导演号称看过1万部DVD,却拍不出一部能赚钱的电影,还以“缺乏灵感”为由动辄撂挑子。而主持论坛的导演何平则建议他:“不要从看DVD的年轻人中找导演。”

2010年的上海电影节,青年导演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彭浩翔的《志明与春娇》、张扬的《无人驾驶》、李芳芳的《地久天长》、欧丑丑的《云上太阳》,都在电影节上引起了关注。

《决战刹马镇》,是一部充满了游戏趣味的电影。性感女神林志玲在电影中变成手持菜刀的“暴力村姑”与孙红雷饰演的刹马镇镇长并肩战斗,与以旅游开发为名前来寻宝的盗宝集团斗智斗勇。

“刹马镇”在现实中并不存在,完全出于营造。剧组在甘肃某地推了3400亩地,“白手起家”盖起了这座小镇。上世纪60年代风格的礼堂,公共汽车改造的“酒吧”,还有旋转木马,构建出超现实感的一座魔幻小镇。

“我要的就是出人意料,我的电影要有一种奇怪的形式感。”导演李蔚然告诉本刊记者。他穿着黑色带小花的衬衫,看上去还像个大孩子,谈吐有一种让人会心的幽默感:“一开始制片人跟我说要请林志玲,我还以为这又是一部制片人要借机泡妞的电影。”

李蔚然生于1975年,原来拍摄广告,曾号称是国内身价最高的广告导演。执导过NIKE和摩托罗拉等产品的广告片。《决战刹马镇》是他的处女作。

很多人觉得《决战刹马镇》是继《疯狂的石头》之后,又一部向盖·里奇致敬的电影。然而在李蔚然看来,无论是宁浩还是自己,和盖·里奇的差距是一目了然的:“中国人做不到那么纯粹的游戏感,环顾四周,大家都那么有目标,那么努力。”

李蔚然告诉本刊记者,他希望自己的电影是“有国际化视野的,但希望它们还能做到踏实的本土化”。

“事实上,有很多电影都希望我们能够给予支持。但是今天我们还是把重点放在青年导演的扶植上,另一个努力的方向就是多元化,比如朱文的《小东西》。”

《小东西》,是朱文的新片,演员都是朱文的朋友,画家毛焰和毛焰画了很多年的模特、卢森堡人托马斯。

电影很简单,也很奇异。前30分钟,毛焰是在内蒙古湖边开客栈的客栈老板,托马斯是他的房客。两个人语言不通,却意外地培养出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情。后30分钟,毛焰恢复了本来的身份——画家,托马斯也恢复了他的本来身份,毛焰的模特儿。两个人在画室里对坐,喝茶。有一个奇怪的人,是狗子扮演的,说自己是外星人,毛焰把他赶了出去。

非常小圈子化,非常文人化的电影,奇怪地融了一段天真的武打片,一段粗糙的外星人造访。看得出通俗文化对朱文的影响。

活中的毛焰有一双孩子一样澄澈干净的眼睛。他说起托马斯,语气里满含情义:托马斯在大学的时候,一直是我带着他们在玩。有一天,在机场,遇到了一点事,是托马斯帮我解决了,我忽然发现,托马斯比我成熟了。

朱文告诉本刊记者,这部电影,讲的就是毛焰和托马斯之间的这种友谊和情义:“电影在描述两个人关系时容易把他们简单化,比如‘情人’,比如gay。但托马斯和毛焰的关系我觉得更微妙。别的画家用一种大众的方式去画一个模特可能不是很细腻,但毛焰就是细致入微,出神入化,用深入灵魂的那种微妙的目光去打量另外一个生命。这是一种很强的内在联系。”

“千百年来,男女的感情其实表现得比较粗,同性的情感现在也在变得粗糙,所以我在寻找一种新鲜的经验。两人之间很简单,如果你愿意深入,它一定有东西在等着你。”朱文说。

平心而论,这一届电影节的电影质量,是历届电影节中最好的一届。电影节执行秘书长唐丽君透露,今年的上海电影节共有81个国家和地区的2327部影片报名金爵奖、亚洲新人奖及国际学生短片。

过去几年,上海电影节选片的定位不明一直为人所诟病。然而从今年看,选片的方向问题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按照唐丽君的说法,电影节选片:“兼顾艺术与商业。”入围的影片不是极端晦涩的文艺电影,也不是好莱坞模式的滥俗的商业电影,而是清新扎实,踏踏实实讲故事的故事片。

除了最终获得大奖的影片《再吻我一次》,其余几部电影如日本电影《哥哥的花火》、加拿大电影《最爱的你》等都将重点放在讲述人的情感。《哥哥的花火》讲述患有绝症的妹妹帮助哥哥走出自闭症困境;而《最爱的你》则是已经步入老年社会的加拿大拍摄的又一部关注老年人生活,探讨老年人处境问题的电影。

两部来自中国的电影,薛晓路的《海洋天堂》和刘杰的《碧罗雪山》。前者被称为中国版的《雨人》,李连杰扮演的父亲辛苦地抚养有自闭症的儿子。后者面对关于“拆迁”的主旋律作文,将目光集中在移民中的具体人的心境。彝族老人抽着烟袋,面对着莽莽碧罗雪山,念叨的还是旧时代的价值观:“客人要吃什么,就给他做什么。”却不知道火塘边的“客人”是来动员他们搬迁出这祖辈居住的大山的。旧世界的存在似乎只是为了一种美感,在粗糙实用的新世界的价值观面前,美感不值一提。搬迁的动作下,旧的世界已经远去,不复存在。一个新的世界已经开始运转。《碧罗雪山》敏锐地抓住了时代的声音。

最终获得大奖的意大利电影《再吻我一次》,可谓名至实归。《再吻我一次》是《当幸福来敲门》的导演加布里尔·穆奇诺的新作。该片也是加布里尔·穆奇诺向自己10年前拍摄的《最后一吻》的一次致敬。2001年,加布里尔·穆奇诺的《最后一吻》,赢得了5项意大利大卫奖,还在次年的圣丹斯电影节上赢得观众大奖。10年后,加布里尔·穆奇诺将当年的8位演员召回,拍摄了这部旨在向生命中珍贵的朋友和爱人致敬的电影。

如果将《最后一吻》和《再吻我一次》对照是件有趣的事。拍摄《最后一吻》时,故事的男女主角都骑在30岁的门槛上,他们不再是只有一腔热血和理想的少年,但又不确信自己有成年人承担婚姻和责任的能力。因此他们以出轨来逃避成长、责任与婚姻。10年后,几位男女角色都已经进入了40岁。比起10年前,他们都有所经历,或已结婚,或已离婚。生活又开始新的混乱。然而不论人与人的关系怎样重组,对真爱的追寻永远不变。而在经历暴风雨时,支持你、陪你走下去的,永远是你的爱人和朋友,他们是你生命中最珍贵的礼物。

金爵奖评委会主席吴宇森认为,电影本身就是个世界性的语言:“虽然我们来自不同文化、不同地域,在市场方面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但有一样是共通的——人性。我们有共同的人性价值观,会以包容的态度来看待每一个电影作品。人性是本届电影节唯一的主题。”

香港导演彭浩翔的爱情小品《志明与春娇》并未参赛,却是整部电影节上最受青年人欢迎的电影。没有大起大落的绝症、车祸、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的生离死别。都市青年人之间的爱情,不过是一起抽抽烟,发发短信,唱唱歌。生活中最惊天动地的大事,不过是香烟的税收上涨。可是就是这样平淡的情感,也许才能真正地久天长。而在过去经济飞速发展、求大求快的几年间,大家都觉得累了。

“题材没有大与小之分,很多生活中的小事也可以表现出大时代。我自己更喜欢生活里真实的感觉。很多大事件其实离公众太远,它不是在现实世界里的电影。”彭浩翔告诉本刊记者,“《志明与春娇》是你每天在生活里都能看到的那种人,他们开的玩笑也很真实,不像一些喜剧,笑点来自超现实的很卡通的一些东西。我喜欢贴近生活的本质。”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