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鼓噪4G

2010-06-17 13:29 作者:尚进
全球从2G过渡到3G网络,耗费了至少10年时间,那么从3G升级到4G的周期,是否也需要10年呢?

3月29日,美国运营商Sprint和台湾地区宏达电公司在拉斯维加斯CTIA无线展会上发布了全球首款HTC EVO 4G智能手机

全球从2G过渡到3G网络,耗费了至少10年时间,那么从3G升级到4G的周期,是否也需要10年呢?

“6个4G方案,正在竞逐国际电联的4G标准。”5月17日国际电信日,国际电信联盟副秘书长赵厚麟在TD国际化高峰论坛上透露道。与以往国际电信日的鼓噪不同,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联通突然变得异常安静,运营商们无暇再等待国际电信日的时机,闷头运作3G商用运营成了三大巨头的共识。而与此同时,4G标准的早期布局,正在悄悄逼近。上海世博会几乎可以被视作是下一代4G通讯标准的长期演示台了,除了中国移动下大力气为自家已经商用化的TD-SCDMA开辟的TD-LTE升级4G方案外,爱立信和诺基亚西门子也围绕LTE,搭了TDD LTE、FDD LTE和HSPA+的路演车。高通则是联手上海电信,在上海世博会美国馆提供EVDO版本B无线高速上网卡的试用。

实际上,4G移动无线标准的正式酝酿,最早可以追溯到2008年3月,当时国际电信联盟ITU公开发布4G标准提案的邀请,并且预定在2010年10月甄选出所谓的IMT-Advanced,也就是官方候选技术方案。而国际电信联盟副秘书长赵厚麟所透露的6个4G提案,恰恰大致圈定了最终竞争4G候选方案的阵营,唯一超出预期的是,原本大家都以为只存在着4个不同的4G方案,实际上所有的提案,都是围绕LTE和IEEE 802.16m,这两套完全不同的基础技术思路展开。LTE的欧洲电信血统,以及802.16m诸多专利上高通和英特尔的痕迹,暗示着全球电信格局依旧是欧洲和美国的二元世界。只不过伴随英特尔和思科等芯片巨头借助Wi-Fi无线路由技术线路,以及像中国移动这种巨无霸运营商在3G标准上实行特立独行的商业路线,4G标准的酝酿注定要更复杂和曲折。这其中尤其值得注意的是802.16m,也就是被英特尔定义为WiMax的高速数据网络标准,借助为笔记本电脑从芯片层面就匹配Wi-Fi网络,英特尔正在超越高通CDMA2000时代的辉煌,以互联网界的技术思路,曲线迂回到传统电信设备巨头云集的无线手持数据网络竞争中。

“我们的3G网络刚刚开始商用,紧接着就涉足4G时代,这是否距离太近了?”在电信日之前,本刊记者如此询问中国移动总裁王建宙。他回答道:“4G标准还处于早期制定阶段,距离商用肯定还有一段距离,之所以中国移动看好TD-LTE,就是因为LTE可以保证最大的融合性,可以最大地发挥3G时代的已有投入。”中移动通信研究院院长黄晓庆甚至调侃说道:“叫3.9G,还是4G,都没有关系,我们看好TD-LTE,就是看好它在移动互联网低成本和高速率之间的平衡。”在国内三大运营商中,最早拿到试商用牌照的中国移动,无疑对于4G的前景最关心,截至2010年4月30日的数据,拥有5.44亿手机用户的中国移动,其TD标准3G手机用户只有840.3万户。另一个层面的4G动力,还在于目前3G技术标准实际使用速率上,也只能达到384Kbps,并不比宽带接入的互联网快多少,而4G标准则早早地将目标速率定义到了100Mbps,这意味着4G时代无线网络的速度,甚至会跟有线网络速度不再有技术层面的区别。3G使用的1.8至2.5GHz频率,频谱效率只有2bps/Hz,三大电信运营商几乎已经彻底分食了有限的频率资源,而4G占用更宽泛的2.4至8GHz频率,频谱效率高达5bps/Hz,这样电信运营商在构建电信网络时有更松散的自由度。更关键的,4G网络的每比特成本要比3G低,这无疑可以解决目前3G资费上的诸多掣肘。但前提则是3G网络已经搭建完毕,4G更多可以视作3G网络的高速升级,3G与4G之间唯一的浮动板块,到底是等待已经搭建的3G网络充分发挥商业价值再升级4G,还是提早奔向4G的一步到位。

就在全球通讯巨头们忙着在上海世博会现场兜售自己的4G方案时,美国无线运营商Sprint已经挽起袖子开干了。Sprint计划6月4日在全球首发第一部4G手机,采用WiMAX标准,这被Beceem通讯公司副总裁拉尔斯·约翰逊(Lars Johnsson)形容为美国电信界对于4G标准分歧上的先斩后奏。这种美国4G先斩后奏的策略,背后隐约可以看到英特尔和高通的身影,同时也无形中解释了,苹果在6月7日WWDC开发者大会上将公布的下一代iPhone,为何早早就被命名为iPhone 4G。技术风险分析机构Maravedis在最新的研究报告中提示道:“4G标准的不确定性,并不能阻隔WiMAX延续Wi-Fi路径的无线局域网络扩张,Sprint提前开通首个4G网络,更大的野心在于提前占领高频段资源,更在于美国信息产业界对于全球消费电子产品的控制欲望。在手机与电脑整合的4G时代,WiMAX或多或少更偏向电脑化,而不是将手机一再地智能化。”尽管被Sprint在时间上抢了先,美国另一个无线电信巨头Verizon并不急于马上开通4G网络。在5月17日全球电信日上,Verizon无线首席执行官洛威尔·迈克亚当透露了自己的4G规划,Verizon将在2011年5月推出自己的4G手机,并且只会采用LTE标准,包括三星、摩托罗拉和HTC在内的全球前五大智能手机巨头都会提前发布自己的4G手机,以捆绑Verizon的LTE版4G网络。

按照研究机构Maravedis的预估,2015年全球LTE标准4G网络的用户将达到2亿,全球前25大运营商中80%接受LTE,届时全球47亿移动手机用户,3G用户也就不过10亿,很有可能出现2G、3G和4G并存的金字塔用户结构。对于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而言,他们在3G牌照上的不同路径,很有可能在4G时代又走向重合,中国联网的WCDMA很容易借助HSPA过渡到FDD-LTE,而中国移动的TD-SCDMA,在跳过HSDPA、HSPA、HSPA+之后,也可以以TD-LTE实现4G会师。所以中国3G牌照一直迟迟拖延不肯发放,也可以被归结为对于4G走向的观望,延迟TD-SCDMA的商用,更有利于这个3G标准中的中国独苗,在4G时代不再孤独。如果说全球从2G过渡到3G网络,耗费了至少10年时间,那么从3G升级到4G的周期,是否也需要10年呢?诺基亚全球总裁康凯恩给出的答案是更久,在他看来全球3G网络普遍开始运营只有3到5年,远没有收回铺设维护成本,并且3G有别于2G网络的数据传输特色,并没有将传统的语音通话压在身下。对于像中国这样拥有3种不同制式的3G手机,累计保有量也没有突破5000万的手机大国而言,4G显得太过于遥远,如何让已有的3G网络满负荷运转,如何形成移动互联网产业链条上下游的共赢,显然要比4G问题更紧迫。

如同2G向3G的长跑中,北电网络、阿尔卡特走向衰败,爱立信和华为等电信巨头崛起,阿尔卡特和西门子撤出手机制造领域,三星和苹果获益一样,在3G向4G的漫长升级中,全球电信设备和手机终端的竞争格局还会发生巨变。这从华为联手爱立信为北欧电信运营商TeliaSonera部署全球第一个LTE商用网络,已经可以初见端倪。而中兴手机在3G时代仅用6年时间就达到2亿部的累计产量,无形中预示了3G向4G过渡时代的手机流向。在市场研究公司iSuppli的全球2010年第一季度排名中,苹果和中兴已经悄悄爬到了第六和第七的位置,取代了摩托罗拉和索尼爱立信的固有地位。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罗忠生在世博会现场的采访中说道:“3G概念已经深入民心了,但是需要教育用户去正确地识别3G,中兴无疑搭上了全球3G普及的快车,在运营商定制为主导的时代凸现了独特的商业价值,我们随时准备着开向3G的下一站。”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