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江西列车出轨:毫无预兆的灾难

2010-06-17 13:28 作者:王恺 2010年第22期
对于现场的所有人而言,这注定是一个充满了痛苦、焦虑、繁忙、不安的夜晚。

K859次列车脱轨事故现场

对于现场的所有人而言,这注定是一个充满了痛苦、焦虑、繁忙、不安的夜晚。

江西东乡县何坊村的沪昆铁路列车出轨事发处距离县城不过五六公里,从清晨开始,乡村公路上就被看热闹的人挤满,始终不通畅,幸亏大多救援车辆是夜间3点就出发并到达现场了,这种拥挤并没有给本来就狭窄的救援现场带来更多不便。

事情发生在5月23日凌晨2点10分,半夜村民就被救援车的警笛声惊醒。村民曹东方告诉本刊,这里很少有救护车的声音,最多就是谁家生孩子,偶尔响一次,可是昨夜连续响个不停,他还迷惑地想,怎么这么多家生孩子?凌晨4点,他才从迷糊中醒来,一出门,迷糊状态就消失了——村口的两条道路上挤满了车辆,至少有100辆左右。救护车他认识,更多车辆是第一次看到,包括防暴车、电力保障车和大型挖掘机。他听见沿路站着的警察不断地说,火车脱轨,才清醒地意识到,出事了。

曹东方告诉本刊,在半亮的黎明天光里,他看见了无数乘客,正被集合起来,准备送往临近的宾馆,这些是没有受伤的人。往里走,看热闹的轻松迅速被震惊代替,平时经常可见的村口水库上方的铁轨已经消失不见,那座被村里人视为荒山的小土包有半边塌了下来,正好淹没了铁轨,而火车正是被这大堆泥土挤出了轨道。从最前面的车头开始,曹东方说他数了数,共有9节车厢脱轨,前面几节拱入水库旁的小灌木丛中,后面有两节拱起。“这些还没什么,最惨的是现场叫声一片,老公找老婆的,妈妈找女儿的。还有些头破血流的人在那里呻吟。”

本刊记者到达现场已是下午,距离火车出事已经有十几个小时,现场已经没有伤员的影子,可是,尸体的清理工作并没有结束,完好的车厢已经撤离,那些已经被抛出铁轨的倾斜的车厢还在清理中。正是从这些车厢中,救援人员找出尸体,装入蓝色的尸体袋,然后送进专用车辆。在场的一位警察说,多数尸体是在车厢里找到的,从车窗里飞出来的乘客,或者甩到草丛中,或者到泥潭边缘,反倒有了一线生机。“幸亏火车冲出铁轨后没有再冲进水库,否则后果更严重。”现场不止一人发出这种感叹。连日暴雨下,这个村口专门蓄水供灌溉的小水库已经有了五六米深的积水。

现场的地形十分不利于救援,村口上方的小水库隔离开了铁道与村口国道,而铁路上方的一条公路也被塌方的小山所堵住,救援人员只能迅速利用水库边缘的一条堤坝修建出一条道路。这条简易道路不过是泥水中耸立着几大袋沙包而已,许多伤者都是从这里撤离的。现在,这里正在运送尸体,两个武警战士大步奔跑,从车厢里将尸体运到几百米外的尸车上,运送到第三具的时候,他们已经气喘吁吁。一位因女儿没有消息而来寻找的母亲冲破了封锁线,想拉开尸体袋看看里面是不是她的女儿,边哭边喊。我们下午到现场的时候,死者已经增加到了10名,每个和亲人丧失了联系的家属都在揪心。

曹东方说,连日东乡都是大雨,可是谁都没想到,大雨会造成山体崩塌。事实上,这条铁路在若干年来从没出过事故。现场参加救援的中铁三局的工程师李东明告诉本刊:一看现场就知道,这条铁路相对还是安全的,铁路紧靠水库,而上方20米处是一条高等级公路,公路和铁路的防护斜坡都种满了灌木,并且做了拉网防范。

可是事情往往就发生在例外。连日的暴雨使得铁路周围的小荒山逐渐松动,按照推断,塌方就发生在凌晨1点之后,而且塌方面积很大,先是淹没了公路,又从公路上蔓延下来,几千立方米的土石淹没了铁路。

当列车刚从鹰潭离开不久,向南昌方向疾奔的时候,撞上了前方的土堆,巨大的阻力使得车头迅速向右偏离,凌空数秒后垮塌下来,因为力量太大,出轨的火车一直延续到了第九节车厢,其中第五、第六节拱起,共有17节车厢的后8节相对损失最小,据说后面8节全是卧铺车厢。

我们到达现场的时候,救援人员已经在逐渐撤离中,更多的是抢险人员,而且为数众多,狭窄的出事地点至少拥挤了2000多人。中铁三局的李东明说,他们是早晨6点听到消息迅速集结,前往这里的。他们的施工地点在附近不远的向塘,是正在建设中的向莆铁路的起点段,结果过来花了几个小时。“主要是赶过来的救援车辆太多,害我们那么长时间才赶到。”从中午11点到,一直等到16点,还没有轮到他们上现场,李东明说,现场的施工队伍大部分是中铁三局的,而且都从临近地区赶来,按照进度,他估计晚上就能恢复通车了。事实果然如此,21点多钟,抢险已经结束。

显然抢险进行得非常专业。先是撤离火车上的所有人员,然后迅速施工,完整的火车由新机头拉走,破损较大的几节车厢在清理后就地处理——用几辆巨大的挖掘机将之砸毁,就地掩埋。砸火车的巨大声响,包括满天飞舞的粉尘,使这个巨大的工地显示出独特的景象——砸瘪的火车被埋在下面,主要是为了尽快进行通路工程。

事实上,这几年南方暴雨造成的铁路上塌方或者铁轨悬空的事故并不在少数,可是引起重大人员伤亡事故的却不多,夜间行驶、塌方突然使得这场灾难的到来缺乏预兆。

到了傍晚,19名死者的数字已经确认,而全部伤者也已送往医院,可是还有少量家属找不到自己的亲人,他们的亲人应该在各个医院昏迷着。周海霞就是这样一个。她是凌晨3点就听到消息的,她的姐姐和姐夫5月22日下午在昆山上车,本来是23日早上7点就能到湖南老家了,结果凌晨3点,就听到姐夫用惊惶的声音打电话,说是火车出事了,姐姐不见了。

我们在东乡铜矿医院见到了她的姐夫。这个叫张海的中年人和周海霞的姐姐曹艳实在是没想到有这场无妄之灾等着他们。张海头上有个很深的伤口,可是他顾不上自己,只是焦虑地等候着妻子的下落。从凌晨3点到我们见到他的21点,已经近20个小时过去,妻子的手机一直通畅,人却毫无消息。

“我们本来想开车回株洲老家的,可是又觉得太累,最后买了火车票。16点上车,晚上还不怎么困,直到火车撞的时候,我们还拉着手在说话。”他说,他们坐的是第四节硬座车厢,车厢里人不多,没有站着的人,像他们这样醒着还在交谈的人更少。

完全没有征兆,就发生突然激烈的撞击,本来还拉着妻子的手的张海只觉得手一空,再醒来,他发现自己已经飞出了车厢,躺在泥地中。还好,没受大的伤,可是假肢不知道飞到了哪里,他在泥地里摸黑爬着,绝望地喊着妻子的名字,一点都没有回音。周围嘈杂地全是一声声寻找亲人的声音。“从3点一直坚持到早上7点,那时候,大部分人已经找到了家属,周围也不那么乱了。我没有假肢,不好挪动,只能在泥地里一点点移着,变换位置来找我老婆。”

相比之下,同病房的薛川就幸运很多,他本来在第六车厢,火车一撞,巨大的力量使他昏迷过去。“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醒的时候,发现我已经在第三车厢了,飞出去那么远,不过没受什么重伤。”他只是头部擦伤了一片而已。

张海被送往医院。周海霞从凌晨3点就没有入睡,早上6点从家乡湖南宁乡赶往株洲,7点买好火车票,结果发现,火车因为同一场灾难的缘故已经停开——被掩埋的铁轨是双向的。她赶紧坐汽车到长沙,再从长沙转向南昌,然后从南昌坐车去东乡,足足到17点才到现场,她边哭泣,边让我们帮忙找她的姐姐。

正好我们从东乡县卫生局听说,在东乡县人民医院收治的重伤患者中,有一名年轻的昏迷女性,没办法辨别身份。我们迅速和周海霞一起赶去医院,到了那里知道,东乡收治的40多名伤员中,只有这一名尚没有辨别出身份。周海霞冲到重症病房,被医生包围的那名女性头骨骨折,脸部已经浮肿,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周海霞只能看她手上有没有戒指,包括询问母亲,姐姐身上有没有什么记号,可是找来找去都是失望。这是一名20多岁的女性,和她姐姐30多岁的年龄不符,衣服也不太像,她陷入新一轮的绝望中。

除了东乡县,邻近的鹰潭、余江等地也收治了一批伤员,我们通过114查号台寻找到这些医院的联系电话,一一打过去,只有余江县人民医院有一个不明身份的女性,别的医院并没有符合身份的人。可余江县医院说那名女性特别胖,不像周海霞所描绘的姐姐的特征,我们劝她不要冲动地赶往余江,还是等待政府公布不明身份的受伤者名单后再寻找。

悲哀的是,24日早晨,传来了她姐姐已经去世的消息。

此时已经临近深夜,对于现场的所有人而言,注定这是一个充满了痛苦、焦虑、繁忙、不安的夜晚,不过,终于通车的消息,包括19名死者和71名伤者的数目确定,在某种程度上,给了人们一点尘埃落定的感觉。
(此文中部分人物使用了化名)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