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者来信 > 正文

信贷员的不公待遇

2010-06-08 13:12
30多年来,我们在费县农村信用社安排的片区村落进行存、放、收款业务,每天要到联社办公室点名,缺席还要罚款,有事也要请假,经常劳动考核,任务紧时,吃住在社。其中多人多次成了单位严格遵守各项规章制度和劳动纪律的模范,受到领导夸奖,颁发了荣誉证书。在1987年,费县农村信用社还为我们买了养老保险。

上世纪70年代,地处山东沂蒙山区的费县,经过严格挑选、推举,从村里有知识、有能力的人里推选出近50人聘为费县农村信用社的“业务员”,也称“信贷员”。我们这些人原本的身份有的是党支部书记,有的是教师、医生、会计等,我们都成了农村存贷业务的代办人员,信用社还与我们签订了《信用员聘用合同书》。前期,我们只是兼职工作,后来随着业务增多,我们慢慢放弃了原来的工作,将精力集中放在了农村储蓄存贷款业务上,我们被村民们看成“银行的人”。

30多年来,我们在费县农村信用社安排的片区村落进行存、放、收款业务,每天要到联社办公室点名,缺席还要罚款,有事也要请假,经常劳动考核,任务紧时,吃住在社。其中多人多次成了单位严格遵守各项规章制度和劳动纪律的模范,受到领导夸奖,颁发了荣誉证书。在1987年,费县农村信用社还为我们买了养老保险。

令我们始料未及的是,2005年开始,费县农村信用社逐渐与我们解除了劳动关系。工作了30年,说辞就辞了,我们离开了自己热爱的工作岗位,但单位也没有任何补偿,更不可思议的是,费县农村信用社同时终止了我们的养老保险,把我们连续缴纳了14年的养老保险金全部抽出,现在连续交保费的机会也没有了。

我们万万没有想到辛辛苦苦工作了一辈子竟然落下如此结果,我们所有人放弃了以前的工作,自被聘为信用社业务员以来,一直是早起晚归,舍小家顾大家,风里来雨里去,走进千家万户承揽信用社的业务,一干就是30多年。现如今我们大都年老体弱,家中老婆孩子埋怨,外人耻笑,我们越想越伤心,深感冤屈。

我们一行29人多次找到费县农村信用社领导解决问题,但联社领导推三阻四,始终不给任何说法。无奈下,我们走上了漫漫上访路,先后找过费县劳动仲裁委员会、费县信访局、县委县政府……如今三年多了,事情依然没有得到解决。我们不愿意上访,可是还有其他的解决办法吗?谁能告诉我们?

北京  刘功武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