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时尚(旧) > 正文

华服、缂丝和云锦

2010-06-03 10:38 作者:李孟苏
缂丝、云锦在今天作为工艺品的功能已远远超出了实用性,张志峰把缂丝、云锦用在当代服装上,让中国传统奢侈品文化走出了博物馆。

礼服上的中式图案经过改良有现代风格,再用传统的苏绣绣成

缂丝、云锦在今天作为工艺品的功能已远远超出了实用性,张志峰把缂丝、云锦用在当代服装上,让中国传统奢侈品文化走出了博物馆。

今年“五一”前夕,首都博物馆将NE·TIGER出品的一件名为“鸾凤双栖牡丹”的缂丝华服纳为藏品永久收藏。这件红色丝绸礼服的看点在上部,交织了金线,点缀着孔雀蓝,最特别之处是用了7种缂丝工艺来表现凤凰及牡丹图案:腹部采用本缂丝,领部和袖口用了明缂丝,胸部采用铝缂丝,腰部用的是引箔缂丝,双肩采用绒缂丝,后背则分别采用了雕镂缂丝和紫峰缂丝。这7种缂丝衣片不是用针线,而是用已经失传几百年的技法“缂成”缝制拼接起来的,也就是所谓的“天衣无缝”。

在NE·TIGER创始人兼首席设计师张志峰看来,“鸾凤双栖牡丹”礼服属于高级定制时装,是一件不折不扣的奢侈品。“何谓高级定制时装?高级定制时装的法文名称为‘Haute couture,couture’意为‘裁缝,缝纫’;重点在haute,指‘高级、奢华’。中国历史上几乎所有奢侈品的生产乃至工匠都为皇家垄断,资本主义在中国刚萌芽就被扼杀,奢侈品生产未能企业化,封建经济耽误了中国奢侈品品牌的诞生。但并不表明中国没有奢侈品文化,在中国做高级定制时装,首先要复兴中国的奢侈品文化,比如服装业的辑里湖丝、云锦、缂丝,它们堪称千古绝艺,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张志峰对本刊记者说。因为工作原因,张志峰经常去巴黎,造访过香奈儿位于康朋街的高级定制时装工作室。他了解到可可·香奈儿在上世纪20年代雇用逃亡巴黎的俄国女贵族做刺绣和珠绣,这些女大公、伯爵夫人们从小接受传统的女红训练,干一手好针线活;今天香奈儿品牌网罗了全球最佳的刺绣坊、羽饰坊、帽坊及鞋履坊,甚至把有的作坊收纳门下,鼓励工匠们坚持精致讲究的艺术传统,并发挥创意。高档时装讲究无懈可击的物料、配件、细节,正是手工艺人独特超群的技术让时装的品质达到了极致。

“‘鸾凤双栖牡丹’华服所采用的缂丝工艺就具有极致的品质。缂丝有‘雕刻了的丝绸’之说,它的制作流程复杂,成本极其高昂,以至于没有了仿制或伪造的可能。”张志峰说。缂丝不是刺绣工艺,而是一种织造工艺,又称作“刻丝”、“克丝”、“尅丝”。缂丝相比其他纺织物最独特之处是“通经断纬”的织造方法,其工艺流程一般有16道工序。织造时,工匠先在专用的缂丝机上安装好经线,经线下衬画稿或书稿,或者把图案勾绘在经面上,再分别用装有各种丝线的10厘米长小梭子依照花纹图案分块缂织,小心翼翼地用小梭子将各种色彩的丝线一根根横穿并覆盖原先固定好的无色丝线。每遇到一种不同的色彩,工匠必须立即截断原有丝线,更换另一种色彩的丝线,也就是“断纬”,是最难处。因此在缂丝作品上,图案与素地(没有花纹的地方称“素地”)、色与色的接合处形成了明显的缝隙和孔点,微显高低,犹如镂刻而成,富有立体感,故称“刻丝”。缂织色彩斑斓的图案时,必须在同一纬度之上更换多根丝线才能织造出层次感,而一幅极为简单的作品至少也得数千次“断纬”才可以达到最基本的层次效果。由于耗费工时巨大,“如妇人一衣,终岁方成”,缂丝贵比金玉,缂丝制作的服装非皇族、富贵人家不得拥有。明神宗朱翊钧有一件“福寿如意”缂丝衮服,工匠用了整整13年才完成。

缂丝在清朝嘉庆、道光之后开始衰落,一度无人从事这一行业。1949年后,缂丝厂家集中在苏州、南通、杭州,生产两类产品:工艺品,向日本出口的和服腰带、贵袈衣(高档礼服性袈裟);国内极少再将缂丝用于服装。只有少数例外,基本上是应文物部门之邀复制皇家礼服,目的为了还原历史,比如2009年苏州缂丝工艺大师王嘉良用3年时间复制的朱翊钧“福寿如意”衮服。

“对待缂丝,不能只把它放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名录上,如果只做文化意义上的追索,脱离现实生活,它没有生命和未来,早晚得死。”张志峰找到两位国宝级大师——王嘉良和王玉祥。王嘉良是苏州缂丝世家第五代传人,他只是复制了龙袍,其曾祖父才真正为皇家做过龙袍,还为慈禧太后缂制过“八仙庆寿”袍料。王嘉良9岁上机操梭,深得家族真传,练了一手绝活。王玉祥出身南通纺织世家,现为宣和缂丝研制所所长。20世纪80年代,王玉祥看了一眼日本的引箔缂丝腰带古物残片,靠一张相关照片,竟将这一古代服饰复原成功。引箔缂丝是将细如发丝的纸箔按次序穿引在缂丝织物的中间,属于缂丝中的极品。在缂丝业,王嘉良和王玉祥是少有的涉足了服装业的艺人,这一点让张志峰动了与他们合作的念头。

在缂丝织造繁盛的元、明、清代,缂丝以匹计,自然能裁制整件的袍服。但在今天,这么做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都太高。张志峰决定用缂丝制作服装的装饰,他设计装饰图案,交由两位大师的作坊缂制。2009年,NE·TIGER首次推出缂丝华服,其中有件礼服中间垂直的图案全部为缂丝工艺,纬线采用了24K金线,灵感来自唐代,那时的工匠开始用纯金线、纯银线、孔雀羽毛等名贵材质交汇缂织。“鸾凤双栖牡丹”图案用的7种缂丝工艺则分别由王嘉良和王玉祥的作坊进行,7片织物完成后才“缂成”到一起。

用缂丝之前,张志峰已经靠使用云锦积累了经验。云锦是我国唯一一种按照传统织锦技术生产的面料,今天只有南京云锦研究所能够生产。高级时装对面料的要求很高,从“高级定制时装”创建人、英国裁缝查尔斯·弗里德里克·沃斯的作坊就可见一斑。1857年,沃斯在巴黎旺多姆广场附近的一栋帝国风格大楼里开设了作坊,作坊气氛庄重肃穆,像外交机构,里面有多个接待室。第一间里陈列着优质的黑白丝线、舒适的厚沙发、古董橱窗。第二间是“彩虹房间”,放了大量丝绸面料。第三间放着英国产的高档羊毛、羊绒面料。高档面料制作的服装很快让法国皇后欧仁妮、奥地利皇后伊丽莎白等贵族女性成为他的顾客。当年,沃斯为了提高审美品位,经常到伦敦、巴黎的画廊看名画,观察中世纪的艺术家们如何表现贵妇的服装细节。张志峰也喜欢泡博物馆,造访最多的是北京和台北的两座故宫博物院。2001年,NE·TIGER决定进军高级时装领域,张志峰便想到了故宫里收藏的云锦。

从历史传承看来,云锦其实是苏州缂丝的衍生品,织造云锦必须由提花工和织造工两人配合完成,一天不过生产五六厘米,至今无法用机器替代。云锦的主要特点是逐花异色,从不同角度看,锦上图案的色彩均不同。云锦历来用于皇家服饰,所以织造时用料考究,常用金线、银线、铜线及长丝、绢丝,各种鸟兽羽毛,不惜工本。云锦原料成本每米至少3000元,质量好的高达8000~1万元。做一件衣服,根据对花和剪裁的情况,要用5米到十几米云锦。高贵自不必说,如何在服装中体现?研究所曾自己尝试制作服装推广云锦,某年为央视春节晚会的主持人设计了云锦礼服,但基本上没有产生影响。张志峰评价说:“他们的礼服是传统式样,而且全身都用云锦剪裁,现代人穿太僵硬,乍一看和十几二十块钱1米的织锦缎没什么区别,没研究过的人根本看不出好来。”

NE·TIGER与云锦研究所合作,定制专用面料,首先改良织造的图案。传统的云锦图案如牡丹、海棠、龙凤等,都有几百年传下来的编织程序,要织新图必须重新编程。一个新图案,单是设计织法,就需要两个月,再制定技术、传给工人、一寸一寸织出来,时间和人力成本都令人震惊。“我们自行设计的第一批新图案织出来,怎么看也没觉得有那么美。后来发现,是局限在中国的传统图案里了。必须是中西合璧的,才能漂亮。”他们织出油画效果的鸟,莲花虽是传统图案,但做了改动,增加了敦煌壁画的风格。

“古代印染技术有局限,面料色彩少,才衬得云锦灿若云霞,在色彩丰富到爆炸的今天,云锦被淹没了。”张志峰放弃了整件服装用云锦,只用在局部,并且“锦上添钻”,在云锦上贴水晶,勾勒出闪闪发光的造型。2006年,NE·TIGER用云锦制作出第一件高级定制女装“凤衣”,云锦用了制作龙袍时才使用的“天衣无缝”织造法,花费800个工时,又缀了5万颗施华洛世奇极品水晶和丹麦皮草,在一次慈善拍卖会上拍出近17万元的高价。

张志峰的志向是复兴中国奢侈品文化,他的一个举动是在浙江建了桑蚕基地。“现在的桑叶上都有农药,蚕吃了吐出来的丝都是粗的。所以我们专门在山里养了一批蚕,远离污染,想看看它们能不能吐出与100年前一样的细丝。我们想纺出堪与古代辑里湖丝媲美的丝,做出史书中记载的可以从一个戒指中穿过的素纱单衣。”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