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者来信 > 正文

我是“黑户”

2010-06-01 11:22
如今,在武汉和新洲凤凰跑来跑去数次,我活像一个皮球被他们踢来踢去。我实在不明白,我在中国的土地上生活了40年,就算我的一代身份证丢失了,现在有了村委会开具的证明,派出所怎么就不能将我这个非本人原因造成的“黑户”身份纠正过来了呢?

我原籍是武汉市新洲区凤凰镇雷寨村一组人,1987年初中毕业后在亲戚的介绍下我去了武汉经济开发区的一家大型企业上班。1996年,在工作了近10年之后我在该厂找了对象并结了婚。由于我的户口一直在新洲凤凰镇的农村,而对象的户口是在厂里,结婚后我在厂区生活的几年里一直被人称为“半边户”。在我小孩10岁之后,随着国家对“半边户”户口制度的松动,加上厂区所在的居委会对像我这样的“半边户”的照顾,厂里决定接受我的户口。可是,自我出嫁后,原村委会为了减少农业上的“人头赋税”支出,违法地将我的户口抹掉了。而2006年初,国家在进行“第二代身份证”信息补录时,村委会仍未将我的个人信息补录上去,导致我成了一个名实相符的“黑户”——现在,我的老身份证丢失了,新身份证也办不了,该享受的“社保”、“医保”等福利待遇也因为我的“黑户”被搁浅了。

去年,我利用回老家过春节的机会去了户口所在的凤凰镇派出所,说明实际情况后要求将我的户口补上。派出所工作人员要我去村委会开具一个证明,在我好不容易将村里的证明拿来后,办理户口的人员又说村委会的证明还不算数,还需要我结婚所在地的公安机关的证明。于是,我又跑回厂区所在地派出所请求出具一个证明时,该所说我的户口不在其辖区,他们没有义务给我出具这个证明。就在前几天,我又利用周末的时间跑回老家,再找凤凰派出所,在我费尽口舌地说了一大堆话后,工作人员仍将我拒之门外。

如今,在武汉和新洲凤凰跑来跑去数次,我活像一个皮球被他们踢来踢去。我实在不明白,我在中国的土地上生活了40年,就算我的一代身份证丢失了,现在有了村委会开具的证明,派出所怎么就不能将我这个非本人原因造成的“黑户”身份纠正过来了呢?

武汉  雷彩霞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