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者来信 > 正文

木隽(qie)李的叹息

2010-04-21 14:06

浙江嘉兴农林园艺师陆其华,让我多认识一个中国字:槜(zuì)。如槜李,是李子的一种,果皮鲜红,汁多,味甜;槜还是古地名,在今浙江嘉兴一带,嘉兴古地名称“槜”。“一斤槜李一克金。”这是《浙江日报》上的评价。原嘉兴学院老师陆其华,前不久告诉我他种植的嘉兴槜李果树因为排水不畅等问题而伤痕累累,原因就是他承包10年的园艺科研基地多次遭到毁坏。前几年,当地兴起开发土地热潮,他投资兴办的槜李园基地,属嘉北街道工业园区管委会开发。后该园区出现问题,招商一直未获进展,无能力继续开发,由嘉兴秀洲新区管委会接受管理。新区着手接管,无凭无据就要求李园让步,不果,遂将李园的进、出水沟全部填死,排灌设施均被毁,后又剪断电线,让李园无法生存。

陆其华百思不得其解,他至今也未收到终止土地承包合同的法律文本。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有一天不知来自何方的100多名不明真相的外来人员突然来到李子园基地,动用挖掘机、推土机、拖拉机,在“这里的东西是没用的”喊声中强行推倒大门。不到一天,几千株树木颓然倒地,不少从各地收集到这里进行保护的濒临灭绝的珍贵李杏资源,顷刻被毁。历经艰辛,前后近10年时间,用选配杂交组合而获得的7个株系,均彻底被毁,各种设施也均遭摧毁。这分明是嘉兴地区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毁林事件,但名义上却声称是迁移。

陆其华告诉我:“为保存这些尚存的李杏资源,我们只能生产自救。半夜里下大雨,不管春夏秋冬,我们都要钻出温暖的被窝,抬出抽水泵排涝,但基地周围几百亩地被新区‘圈’而不用,已抛荒多年的耕地,由于出水也无去处,一下大雨,雨水均涌入我们尚存的基地,单靠我们日夜抽水,均无济于事,不少李杏资源还是被活活淹死,剩下的也是枯枝败叶。后来我们不得不从基地西边重新开出一条小的出水沟,但这唯一的一条出水沟又被新区用推土机铲平、填死。”眼下,槜李还在叹息。类似槜李果园遭遇的强行征地,珍贵苗木被推土机推毁,保护我们权利和利益的法律是不是太软弱可欺了?

浙江  一读者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