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海豚湾》的胜利

2010-04-15 13:50 作者:李东然 2010年第13期
“‘爱’真是个奇怪的词,有时候我们觉得爱了,却可能只是对别人的一种伤害。”

“‘爱’真是个奇怪的词,有时候我们觉得爱了,却可能只是对别人的一种伤害。”

——《海豚湾》

海豚的微笑是这世界上最大的误会,还好海豚的每一次呼吸都有意识,当生命变得无法忍受,它们会选择不再呼吸而结束生命。在全世界的海洋馆中,每年因情绪低落而自杀的海豚无法计数。

这并不奇怪,因为它们是如此敏感。海豚的大脑有着非常复杂的沟回,发达的声纳系统甚至可以判别出身边的女性是否怀孕在身,可想而知观众席上那一阵阵的欢呼和掌声于它而言是怎样的折磨。并且,海豚是少数存在自我意识的动物,它们可以在镜前感受到自我,也就不难想象当它们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幼崽、伙伴被捕获和杀戮时的伤痛。从古至今人类自己书写的历史中,海豚是唯一一种有可能自觉去营救人类的野生动物。

“当时我在波利尼西亚的Rangiroa潜水,身边总有野生的海豚过来和我一起游泳。那天,我们玩了差不多有40分钟,世界上没有别的什么事情能带来等价的快乐,这不像你在海洋馆里和那些被囚禁的海豚玩耍,你们之间有真正的交流,它们的自由和热情让你体会到生命的意义。突然海豚们转身游走了,我很失落,但转身间惊人的一幕就出现了,在我身后不远处,我看到它们正在用自己的身体推撞走一条向我迎面而来的足有18英尺长的斧头鲨,这些天使正在保护我!”

电话另一头是大洋彼岸的洛杉矶的深夜,导演路易·西霍尤斯对本刊记者讲起多年前的往事,声音仍会颤抖。《海豚湾》之前,他已经是世界上顶尖的摄影师,为美国《国家地理》拍了18年,也曾签约于《财富》杂志,还为诸如《探索》、《时代》、《新闻周刊》、《纽约杂志》等知名刊物拍摄过数百张封面。作品还登上“探索频道”、“国家地理频道”以及“历史频道”等电视屏幕,世界各地的博物馆与私人收藏家都乐于收藏他的作品。

路易·西霍尤斯真正声名鹊起是在今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海豚湾》捧走了年度最佳纪录片的“小金人”。

揭秘影像到纪录电影

对于路易·西霍尤斯而言,导演纪录影片不仅是第一次,甚至纯属偶然。路易·西霍尤斯擅长水下摄影,拥有国际潜水执照,多年的职业生涯在他心中沉淀下对大海的深情,成为海洋生态环保主义者,年过天命,和同伴们一起建起OPS(The Oceanic Preservation Society,海洋保护协会)。2005年,他参加了在圣地亚哥举办的海洋哺乳动物大会,与会的是2000多位世界顶级科学家,但是路易·西霍尤斯一直在等待议程上一个特殊的发言——曾经捕获和驯养了5只小海豚,因为《海豚故事》(Flipper)红极一时的里克·奥巴利(Ric O'Barry)的故事。“大量的科学理论中一个来自大众文化的个人的看法,一个非科学家的观点,反而是宝贵的。但直到最后的一分钟,我才被告知,活动的赞助者禁止了他的发言。”他说。

赞助大会的正是海洋世界(全球海洋馆连锁组织,靠海豚表演生意盈利),路易感到了其中的蹊跷,于是千方百计找到了里克的电话。在电话里得知,里克准备的话题是海豚捕获的工业运作和全球最严重的海豚屠杀。“在此之前我确实对海豚买卖和谋杀毫不知情,所以他的告知让我震撼,我问他,难道没有人去阻止么?他说,要不要一起去看看,我就说等我几天,花了3天时间跑去速成班,专门学了电影拍摄制作的课程,就跟他上路了。”

路易·西霍尤斯告诉本刊记者,第一次到达太地町的感受,他至今无法忘怀:“走进这个小镇,就像是走进了一部恐怖电影。表面上这里很平静,是人类和海豚的宁静故乡,到处会有这样的标语,一行日文一行英文地赫然写着‘我们爱海豚’,城中心有一个和真实驼背鲸等大的雕塑,是那种地标性存在。海上漂流着海豚造型的游轮,人类与动物共生、平等演绎得如诗般优美。但是在城镇的中心,市政厅和鲸鱼博物馆之间,有这样一个国家公园,标识为原生态的自然公园,连日本人都不被准许进入。那里的小海湾本就像是一个被三面悬崖保卫的小堡垒,而堡垒周围又被安上带尖钉的钢铁大门,围墙上布置下满是利刃的防护带,被带刺的铁丝网围得严严实实。进入保护区的通道口,有警犬、警卫,甚至是电子感应警报器,这些显然不会是为了保护海豚。”

路易·西霍尤斯告诉本刊记者,这一年的9月到次年2月,海湾里持续的杀戮让他潸然泪下,数以万计的海豚夜半的嘶鸣在他耳边回旋,里克所说的那种夜不能寐已经传染给他。“那几乎就是一种惊恐,我睡不着,深夜就四处打电话,真的发动起这么一个团队,我们自称为海洋行动小分队,当时完全没有想到纪录片之类的事情,就只有一个单纯的目的——刺穿和揭露日本的那些黑暗秘密。”

团队以摇滚乐队的身份进入日本,但探究国家级的秘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今路易·西霍尤斯向本刊记者回忆起那几个月的“谍战人生”,心有余悸的仍是:“每天24小时,都有警察监控着我们,摆脱掉那些警察是最困难的部分。开始我们为了早晨3点出旅馆的理由绞尽脑汁,后来只能用摄影机的延迟功能设定好拍摄时间,让机器自动工作。时常还要玩猫鼠掉包计的游戏,比如租两辆差不多的货车,把准备好摄影机的那辆停在镇子外,开着警察知道的那辆,在镇子上一圈圈兜风,故意让他们跟着我们,然后我们用另外一辆去装置摄影机,完成拍摄。反正我们永远戴着口罩,驼着背在车上,他们看不清谁是谁,常常我们也雇日本人过来演戏,真的就像是侦探片里一样,计算严格,配合周密。”

这是一支让人惊诧的团队,加拿大潜水女王、曾经8次获得世锦赛冠军的曼蒂-雷·可鲁谢克(Mandy-Rae Cruikshank),曾经出演过《加勒比海盗》中的主帆手、至今被路易·西霍尤斯昵称为“海盗”的查尔斯·汉伯顿(Charles Helbleto),好莱坞工业下顶级的视觉效果大师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甚至不乏可以轻松制作和操纵无人侦察飞机的退役海军军官。“大家都是专业人士,唯独不专业于纪录片。实在无法完成人工拍摄,从事过视觉效果工作的队员就按照当地地貌,为我们设计和制作出许多空心岩石,让我们得以把摄影机藏匿其中,安放在海湾四周的山头上。这些石头上长着的眼睛,最终帮我们记下了耸人听闻的一切,唯独是他们的工作太出色了,以至于我们在找回那些摄影机的时候反而遭遇了不小的麻烦。‘海盗’查尔斯出了这样的主意,建议我们利用热感摄影技术,开始是为了夜里防备那些隐藏着的警卫、警犬,谁知道这反而记录下了行动中的点点滴滴。”

与本刊聊起这个团队,“海盗”查尔斯也满脸骄傲,说这是“天真的组合”,没有普遍的电影制作、纪录片制作公式,与众不同地使用了设备,允许故事有机地展开,成为更大的故事,没有任何限制。“最感激的是那些业界顶尖专业人士的帮助,斯蒂芬·斯皮尔伯格为我们的计划出谋划策,和路易几次长谈。《加勒比海盗》的导演高·沃宾斯基(Gore Verbinski)甚至来到日本待了两个星期,为意外的纪录片‘剧组’解决实际操作问题。至今很多朋友赞叹这部电影的音乐品质,事实上我们没有专门的配乐师,靠的全是那些顶尖配乐大师们在Twitter、the Facebook上的聊天中所迸发的火花。”查尔斯在接受采访中告诉本刊记者。

所以,当“摇滚乐队”把所有这一切运回美国工作室的时候,OPS的同事们都惊呆了,素材已经太精彩,西霍尤斯才觉得影像求证完成了,真的要努力成为纪录片导演了。“于是我想想,好吧,为什么不呢?把这些惊心动魄放进那些我们想揭露的事实、我们得到的思考中去吧,或许能把更多观众吸引进我们想展开的那些话题里。”他感叹说。

……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