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寻找上海男孩

2010-04-07 17:41 作者:马戎戎 2010年第13期
北京青少年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告诉本刊记者,目前有不少人质疑“拯救男孩”的命题,认为这是一个伪命题。依据是目前各行各业的领导岗位依然是男性在占据,女性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强势。然而孙云晓说,现在这个现象是30年前教育的结果,那时的孩子们受的束缚相对少,现在的教育方式的后果,会在30年后体现。

北京青少年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告诉本刊记者,目前有不少人质疑“拯救男孩”的命题,认为这是一个伪命题。依据是目前各行各业的领导岗位依然是男性在占据,女性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强势。然而孙云晓说,现在这个现象是30年前教育的结果,那时的孩子们受的束缚相对少,现在的教育方式的后果,会在30年后体现。

男孩不好养

高一学生方舟算代表么?

方舟穿着高中校服跑过来的时候,步子还一踢一踢的,额头前留着寸许长的刘海,可以想见,拿吹风机吹起来,会是一个很时髦的“型秀”、“快男”式的发型。初中时期的老师胡象丽爱怜地摸摸这个个子已经超过了1.77米的学生的头发说:“方舟又换发型了啊?”

方舟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说:“没有。”校服内白衬衣的领子笔挺洁白,不亚于写字楼的任何一个白领。他把背包放在一旁,却露出了左手腕上的一串白水晶串珠。胡老师当着本刊记者问他:“这是什么?”方舟说:“奶奶给的,保平安的。”

两年前还在浦东金杨中学读初中时的方舟,给胡老师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刻。

“那时候他喜欢‘型秀’中的师洋,他能把施洋版的《舞娘》全部跳下来。”胡老师说,“还有一次,学校举行时装表演,他在衣服上打了很多洞。表演时就穿着那些打洞的衣服。”

按照方舟自己的说法,那是他的“青春叛逆期”——家里只有他一个男孩,做什么家里都要过问。到目前为止,在没有父母陪伴下“出远门”,他最远只去过杭州。“是和姐姐一起去的。”他解释,“姐姐”,指表姐。

“男孩子不好养啊。”卢湾区师专附小的纪蔚老师对本刊记者说,她也是一个小男孩的妈妈,“男孩子小时候容易生病,又淘气。”

纪蔚最近一直在读北京青少年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写的一本书《拯救男孩》。她觉得:“孙老师的很多观点我都赞同。”

《拯救男孩》首印10万册,是畅销书的待遇。孙云晓很骄傲,他觉得,这说明他关注到了目前社会上普遍存在的问题。

“昨天还有个母亲向我咨询男孩子的教育问题。这个男孩子上高一,到现在写作业还要妈妈陪着,洗澡的时候还要妈妈给他搓背。上了高一之后,还要和妈妈一起睡觉。我觉得这不是一个男孩应该有的正常发展。”孙云晓说。

2009年3月到9月,上海市社会科学院青少年发展研究所所长杨雄主持了一项针对“90后”进行的“2009年上海青少年发展状况调查”。调查涵盖了上海卢湾、长宁、闸北、浦东、金山等5个区十几所中小学,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二年级。通过“身体状况”、“学校生活”、“家庭生活”、“社会生活”、“心理健康”5个维度来测量青少年发展状况。

“结果发现:‘90后’女生的综合发展分值均比男生高。”青少年发展中心研究员何芳向本刊记者介绍说,“男生的综合发展、身体状况、学校生活、家庭生活、社会生活、心理健康等分别比女生低0.621分、高1.102分、低2.027分、低1.986分、低1.311分、高2.009分。其中,性别对综合发展和身体状况的影响未达到统计显著水平,表明男生的学校生活、家庭生活和社会生活水平显著低于女生。只有在心理健康水平上显著高于女生。”

“之所以选择‘90后’,是因为‘90后’现在已经成长起来,是社会重点关注的群体。”所长杨雄告诉本刊,“我们想通过对‘90后’做这样的一个跟踪调查,建立一个青少年发展质素的基本数据资料。”

2005年,孙云晓受新东方的总裁俞敏洪邀请,曾在扬州和教育界人士讨论中国的夏令营问题。“同时去的有上海市的少先队总辅导员沈功玲,她谈到男孩的问题让我很惊讶。”孙云晓告诉本刊记者,“许多男孩子联名给她写信,说他们在学校里受压迫,老师也不重视他们,他们很没有地位,非常的不公平。”

“我当时很受震动,我觉得中国男孩的情况可能更严重,因为中国的教育更不适合男孩子发展,学校的压力、学习的压力,来自父母的溺爱又很严重。这两大因素对男孩子的成长极为不利。”

上世纪80年代,孙云晓写过一篇在当时引起过非常深广讨论的《夏令营中的较量》。那篇报告文学中,他曾经注意到,与日本少年比,中国的少年娇气,耐力差,生存技能差。

“1986年我还在做《中国少年报》的记者,采访时就感受到,城市男孩很脆弱,偏向女性化,也很容易受到伤害。1986年,我发表了一篇1万字的报告文学,叫做《‘邪门大队长’的冤屈》,讲了一个男孩在学校受到伤害的故事。”孙云晓说,“那时候我接触到,学校里很多男孩反映他们被女生欺负,甚至因此成立了‘反对女生’组织。”

“现在的女生普遍都外向,大大咧咧、要强。反而是男孩都安静、内向。”浦东金杨中学的胡象丽老师笑着告诉本刊记者。不仅如此,班干部、校干部里,女生的比例也大大地超过了男生:“在我们这所中学里,女孩绝对强势,20个班,中队长全是女的。男生全在干些‘粗活’,比如劳动委员80%是男的。”

初三(3)班的徐晓阳个头已经超过1.8米了,坐在那里的时候,他比旁边初三(1)班的女生王丽还要安静些。

“看书,听音乐,看电视。周六周日打打羽毛球。”徐晓阳告诉本刊记者,业余时间,他是这样度过的。

徐晓阳喜欢看电影,但是他并不觉得施瓦辛格那样肌肉强壮、会自如操纵机械的男性角色是他的偶像。他的男性偶像是姚明。

“在我心目中,男子汉的重要表现是不惧困难,坚持不懈。”和大多数中国家庭一样,徐晓阳一直和爸爸、妈妈住在一起,零花钱则是爷爷给的。“零花钱是爷爷给我的奖励。考试到90分以上,爷爷就会给我零花钱。”到目前为止,让徐晓阳最有机会发挥自己男子汉一面的是,体育课上有同学受伤,他带着同学去卫生室,正好老师不在,他用了半节课的时间去照顾同学的伤口。

“我心目中的男子汉是勇敢、阅历丰富、见识面广、做事积极。”面对问题,明显王丽回答得更活泼,更大方,语言的表述也更加流畅。

王丽并不觉得周边的男同学有很多人符合她的男子汉标准。她觉得,在这所初中里,男生最能表现出他们像个男生的地方,就是学校的运动会。在那里学校的男生们表现出了他们的凝聚力和荣誉感。

相比徐晓阳和方舟,王丽反而是3个人中最早离开父母独立生活的。

“她的家庭状况有点复杂。”胡老师介绍说,“她的父亲、母亲是离婚后再结合的,因此年纪比较大,爸爸已经60多岁了。”

上初中后,由于家比较远,王丽就独自在学校附近租房。她租了一位老婆婆的房子中的一个单间,要自己做饭,自己照顾自己。

“我和老婆婆是互相尊敬,互不干扰。”谈到和房东的相处之道时,王丽说。

虽然是女孩子,王丽的成绩一直很好。王丽将之归功于父母的鼓励:“我父母一直鼓励我要上进,要勇敢要自信。”对于将来,王丽有非常明确的规划,她想从事英语翻译,上北大、清华,如果能争取到机会,就到欧洲去留学。

王丽是2008年上海市的优秀共青团员,在中学生里,这是一项“殊荣”,因为一个学校可能只有一个名额。

提到成绩,徐晓阳承认,班里成绩好的女生比男生多,但是他觉得这不要紧,他相信到了高中男生在理科上的优势就会显现出来。

“如果到了高中还发现女生成绩比男生好,怎么办?”

“不会吧……”

到目前为止,徐晓阳说,他从来没跟人起过正面冲突,没有打过架。本刊记者问他,万一遇到冲突怎么办。

“我就跟他讲道理啊。”

“那人不讲理,要跟你打架呢?”

“我姐夫是特警。他教了我一些招数。”

“可你没有实战技巧啊。”

“……”

……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