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真假继承人:石家庄遗产案

2010-03-19 14:46 作者:葛维樱 2010年第10期
2008年王破盘刚躲过一场大灾难,他在年初被诊断为晚期淋巴癌。王中信作为儿子在身边陪侍了好几个月。“7月复查他已经一点癌细胞都没有了,他还很开心,说是我救了他一命。”两个人好不容易刚刚恢复了父子亲情。

遗产争夺的焦点——位于石家庄繁华地段的一栋高务楼

焦点是石家庄市中心黄金地段的一栋9层大厦。王破盘的儿女们从来不知道父亲这么有钱,他们总是听父亲说起一些不可思议的大话,长期疏离的家庭关系使他们并不了解这栋市值4亿元以上的大楼的情况。2008年8月8日,王破盘心脏病突发在大楼后面的办公室里过世。另一个自称是王破盘亲生女儿的女人王亚丽,在6天内变更了公司的所有权。王亚丽时任石家庄市团委副书记,她的身份在此后一年中被王家的儿女们层层剥茧似的调查了个清楚。所有和王亚丽仕途有关的人员目前已被刑事侦查。

人去楼空

王破盘的楼虽然值钱,公司却只有5个人,除了他和会计贾玉红,还有两名业务员和看门人。发现王病发的看门人第一时间通知了贾,贾又电话告诉了王破盘的儿子王中信。之后,“我在医院看到几个警察,他们说,王破盘的亲生女儿报警,王破盘死于谋杀。这时一个中年的胖女人突然走到我面前,瞪着我说‘你认不认识我?’我说‘不认识,你是谁?’她就气呼呼地走了,后来周围的人告诉我,这是市里领导王亚丽”。王中信此后忙于料理后事。尽管石家庄市公安局新华分局时时有人前来调查,王中信也一直以为是搞错了。

8月17日他来到大厦后面那个踏着木板楼梯才能上去的破烂办公室里。“屋里什么也没有了,我去找工商局问,人家说现在公司的法人改成‘王晓东’了。”王晓东是谁?王家人和相关的人都不清楚,他也从未出现过。在此案中,仅是一个名字而已。新华分局三中队将办公室所有的东西清理一空,片纸未留。王家的人这才紧张起来,他们不知道王晓东是谁,寻找到的王亚丽的公开资料只增加了困惑,“她的履历上写她是1978年出生,可是她看起来明明是40岁人的脸。原籍写的不是无极县,我找过那里也没有这个人”。

王破盘的女儿王翠棉天天到公安局希望要回公司的资料。但是公安局以“涉及刑事犯罪”为由,拒绝交还。“我在外面要,见到王亚丽坐在队长屋里,她也在要,但是警察对我们的态度是两重天。”这是王亚丽第二次出场。“我当时上去问她怎么回事,可是她极为趾高气扬,根本不理会我就走了。”王家儿女到工商局去问公司法人变更、股权变更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工商局回答说8月14日就都改了,王破盘此前的80%股份被转移,如今的股份为零。

2008年王破盘刚躲过一场大灾难,他在年初被诊断为晚期淋巴癌。王中信作为儿子在身边陪侍了好几个月。“7月复查他已经一点癌细胞都没有了,他还很开心,说是我救了他一命。”两个人好不容易刚刚恢复了父子亲情。

“主要是因为这个地段太好了,这里紧邻全国最大的批发市场,又在市中心。”王源的建筑公司接下了王破盘的大楼施工任务。王破盘认识王源的时候,“身上没有钱,他只有工程,有地皮,但是没有现金”。金华停车服务中心大楼是1996年王破盘从石家庄市政府承接的重点项目,王源说:“我投了有1000多万元吧,工程过后他连本带利还给我。”王破盘自从上世纪80年代到无极县打拼,是当地财富传奇人物。他不认识字,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文革’前他就到处贩山货,来家里买烟叶的人能排老长的队。‘文革’中他还被以投机倒把罪名投入监狱,他告诉我那时他在狱中认识了一些部队里的大官。”妻子于凤兰说,她与王破盘有一儿四女。王破盘的发迹是从无极县的道路开始的。“那时工程材料还不容易弄,无极县也穷,什么都没有。”王破盘认识的部队朋友帮了他大忙。“他修路全是用的部队的人、材料和车,路修得又快又好。”朋友李志高说,因为修路,王破盘和历任县委关系都极好,他将自己的年龄从1936年改到1942年,入了党又担任了县里的常委等职务。无极县将县东头一块40多亩的地给部队作为修路款,然而部队又将地皮转给了王破盘。依靠这块搭着自己辛苦和人情的地皮,财富越滚越多。2008年初得知自己重病时,王破盘写了一份全权委托书,让王源代他行使大楼的一切权力。北京治疗期间,他还给王源立下了口头遗嘱。“他说给贾玉红260万元,给周东风350万元,其他的钱让我给他的儿女们分。”王源说在王破盘死后接到王亚丽的电话,“要求我配合他们继续完工,我不愿意”。

从丁家老三到小丽

人就是在修路的过程中结识的。她当时是以西验村丁小锅的三女儿丁增欣的原始身份出现在王破盘面前的。王小兰说,她是家里的二女儿,对于80年代末丁增欣这件事还有点印象。“我们也没见过这个人。”因为王家儿女当时已经被王破盘安排在县里上班,或者在家读书,都没有参与施工过程。西验村的丁小锅因为会算账,帮王破盘在工地上做事。村长丁三民说:“我记得他过钱都是几麻袋几麻袋的,王破盘特别信任他,什么都给他管。”笼络了大财主王破盘是丁家后来飞升的第一步。丁增欣从小是村里最活泼灵巧的女孩。“丁家老三喜欢和办红白喜事的戏班子一起玩,十几岁上不上学了,就天天去给人演戏。”老邻居也记得,自从丁增欣跟了王破盘就不再到处去玩耍了。

丁增欣的父母兄弟90年代初全都搬离了西验村。这个时间段就是王破盘夫妻分离的时候。王家儿女回忆起这段往事颇为尴尬。王破盘在无极县的农业局开了百货商店,王小兰替父亲管理,妻子于凤兰也在店里。“我父亲本来给我找的都是当官人家的男孩,我不愿意。”于是父女有了隔阂。“我大哥那时是最风光的青年人,父亲给安排了县计量局的工作,家里自行车、手表什么都有,但也找了个普通人。”王破盘和妻子也经常为了琐事吵架。“丁增欣第一次来,穿着军装,趾高气扬的样子,自己说是部队首长的女儿。”妻子于凤兰说,“可是后来发现她不是什么军人,老跟老王在一起。她把她父母兄弟都带到了商店,要我搬走。我儿子一直看不惯他爸爸的做法,女儿们出嫁或读书,我还和丁家的人打过架,但是老头子和我闹,还站在丁家那边,我只好走了。”

王家的儿女因为父亲和丁家走到一起,都感到无比难受。“我们一家子都要强,于是大家都靠自己,也不去管他们。”他们也从侧面打听过丁增欣和父亲的关系,“丁家有个远房亲戚对别人讲,‘年纪虽然大了点,东西也够吃一辈子了’”。王小兰的妹妹们都上大学在石家庄市工作,王中信和大姐在县里工作,王小兰和丈夫经营皮革生意。在很多年里,这一家人的亲情开始出现了疏离。父亲只是逢年过节,或者奶奶的忌日之类的时候,才会突然回家来,也从来不住。“我们觉得父亲还是认这个家的,他只有我大哥这一个儿子,虽然他俩都是倔脾气,我大哥很清高,不愿意让父亲觉得他必须要靠他。”

儿女们有时去王破盘寄住的部队大院。王小兰说:“门口有卫兵把守。有一次我孩子病了在石家庄动手术,我想找他,等了5个小时才见到。”亲情被这些有形的东西阻隔着。而部队大院里的邻居却记得一个自称“小丽”的女孩。邻居文燕说:“王破盘身边有个小姑娘,我们说这是谁啊,他说我闺女,军校上学呢。他和一个老首长关系好。那个小丽姑娘老来和我女儿玩,后来我觉得不对劲,她不是正经人,也不是上军校的。”文燕的女儿却叫王亚丽,典型的干部子女,当时是军医院的学生。丁增欣后来用的正是这个真正的王亚丽经历和身份。在她自己的公开资料上,填写着,王亚丽是军医院毕业,到正定武装部担任干部,1996年王亚丽以这个身份转业到交通局工作,开始做一个养路费稽查员。

……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