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姚滨和他弟子们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0-03-15 15:24 作者:李翊 吴丽玮 2010年第11期
2010年加拿大温哥华冬奥会花样滑冰双人滑短节目比赛,重新站在花样滑冰舞台上的申雪32岁,赵宏博37岁,已不再年轻。但是,当音乐响起,第一对出场的申雪、赵宏博依然给人们带来了惊喜。

当两面五星红旗伴随着中国国歌在温哥华太平洋体育馆内缓缓升起,姚滨——这位从事花样滑冰45年的教父级人物湿了眼眶。近半个世纪以来,不足向外人道的艰辛让姚滨情难自禁。回忆起在场边目睹弟子张昊摔在冰面上的那一幕,姚滨透露那一刻他甚至想到过最糟糕的结局:“当时我想如果后面也出现这样的情况,那我回去后就辞职不干了。”虽然最终是老大申雪、赵宏博为教练圆了奥运金牌梦,但是老二庞清、佟健完美的表现还是得到了姚滨更多的赞赏,末了,他也不忘表扬一下老三。从1987年就跟着姚滨一起训练的赵宏博用“伟大”一词来形容姚滨——“我们是为了事业而不是金钱走到一起,所以我们能走到现在。”

赢在相爱

2010年加拿大温哥华冬奥会花样滑冰双人滑短节目比赛,重新站在花样滑冰舞台上的申雪32岁,赵宏博37岁,已不再年轻。但是,当音乐响起,第一对出场的申雪、赵宏博依然给人们带来了惊喜。

“申雪、赵宏博与其他组合比最与众不同处,就是他们在冰上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化学作用,在场边看感觉就像他们二合为一。”由2005年开始为他们编舞的加拿大安省人劳瑞·尼科尔(Lori Nichol),向本刊记者坦言每次见到他们在冰上表演,都令她十分感动,“在短节目中,我为他们编了一首较为摇滚的小提琴弦乐曲《谁望永生》,就是想让评判和观众有新鲜感,更重要的是让申雪和赵宏博两人也有新鲜感。因为他们共舞了那么多年,很多曲目都试过,这乐曲会给他们一点惊喜。”结果,两人在短节目获得破纪录的76.66分,并且同以破纪录的216.57分勇夺金牌。

46岁的劳瑞在上世纪80年代曾经是花样滑冰女子单人滑运动员,职业生涯最好成绩是获得世界职业滑冰锦标赛银牌,但现在她是花样滑冰界首屈一指的编舞师,是2010年加拿大冬奥会男子单人滑金牌得主莱萨切克(Evan Lysacek)、我国选手陈伟群,女子单人滑铜牌得主罗切特(Joannie Rochette)、世锦赛冠军卡罗琳娜(Carolina Kostner)以及浅田真央,甚至是已退役的关颖珊的编舞。在业内,她被认为是最善于在新的计分制度下,能够为选手尽量争取最佳分数之余,又能保留整个项目的美感。想请她编舞的花样滑冰运动员很多,但她只选择自己喜欢的运动员。

“虽然第一对出场承受很大压力,但是我们的心态很好,因为不占什么优势,我们的想法就是享受比赛。”赵宏博在接受采访中告诉本刊记者,“这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参加职业比赛了,这个音乐说的就是我们自己。劳瑞在舞蹈中综合了我们以往多年的精华动作,我自我感觉很好,这也算是我和小雪互送出的最好的情人节礼物吧。”

自由滑比赛申雪、赵宏博是最后一对出场,他们之前,中国队“老二”庞清、佟健以完美的表演拿到了场上最高分,排名暂列第一。但是,出乎本刊记者想象,“老二”并不是当时赵宏博认为的争夺金牌的竞争对手。赵宏博说:“‘老二’能发挥成这样,我们已经预料到了。但是我们觉得,要拿金牌就是和自己竞争。自由滑之前,我问自己,怎么会出现失误呢?只要正常发挥我们的水平,冠军就是我们的。”

劳瑞说,申赵两人能胜过各国好手,除了高超的技巧外,全凭两人真心相爱,在冰面上让感情自然流露。“他们在冰上完全是忘我的真情表达。很多小动作如开场时喁喁细语,在一个周跳后轻抚对方,用一个眼神表达默契,完结后相互击掌鼓励,旁人看来都很贴心。很多组合是在冰上演出爱的动作,靠努力去培养默契,他们已经合作了那么久,一切都变得很自然。最重要的是,他们根本就是相爱,那种热情与爱的表达不用装不用演,就自然从细微的动作中流露出来,令评判及观众有深刻印象,我相信是这些令他们的项目分数如此之高。”加拿大滑冰协会顶尖运动员主管麦克·斯利普查克(Mike Slipchuk)亦认为,国家级选手比试中,技术层面其实大家都差不多,评分高低就是呈现在项目的艺术表达中。

事实上,在2009年5月申赵宣布复出时,他们并不被人看好。即使是教练姚滨,对他们的复出前景也没有明确的想法。“回来能怎么样?先试试看看。”反倒是老二老三,对老大的复出并不意外。“他们并没有放弃,他们在国外巡演的时候,我们经常联系,也知道他们一直在练习捻转,抛跳。毕竟,他们就缺一块冬奥会金牌。”张昊向本刊记者坦言。

复出前,赵宏博对申雪的父亲谈了自己的想法。“他针对自己的能力,分析了目前所有竞争对手的竞技状态,认为可以再打一下。”申雪的父亲申杰在首体宾馆的咖啡厅接受了本刊记者的采访,他说,“我们起初是不同意的,宏博年龄偏大,身体有伤病。虽然这两年参加巡回表演没有放弃过训练,但毕竟不等同于系统训练。按他们的一贯表现,回去就得付出更多。年轻队员恢复期短,他们不一样,大体力消耗之后恢复慢,这么一天天积累下来是否能消化?而这个时期最容易受伤。”申杰的顾虑也是当时冬运中心很多人的顾虑,“中心领导考虑更全面,他们的技术难度在新规则下是否能承认?裁判是否认可?会不会觉得‘老了,怎么又出来了?’”

离开国家队两年,申雪和赵宏博的身体素质和有些动作比如抛跳和捻转质量并没有降低,只是在跳跃和体能上有点问题,成套也有些费力。第一次队里测试他们扔了(失误)三个动作,第二次两个。或许是对“老大”的自控能力比较放心,姚滨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老二和老三身上。

“第一个月我们自己恢复训练,第二个月姚教练带着老二、老三去美国编排了。第三个月因为训练强度大,我膝盖受伤了。第四个月,身上能疼的地方都疼了一遍,刚开始靠按摩恢复,后来必须靠针灸来减轻疼痛。”赵宏博告诉本刊记者,当时队内的格局是老三连续两届世锦赛第二,状态最好;老二虽然两届世锦赛不是最好的,但是在总决赛上获胜了,也有机会。“我们是最没优势的,两年没比赛了,是不是在吃老本?大伙都不看好我们。”赵宏博也很“自觉”,虽然老二、老三一如既往地尊重老大,但是他们很低调。“我们找了韩冰教练带我们训练,他是姚教练的助教,上冰的时候,我们和老二、老三是分开练的,我们和二线的小孩们一起训练。”之所以这么做,赵宏博说,是为了把最好的东西留给最有希望的老二、老三。

……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