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者来信 > 正文

我的“村官”生活

2010-03-09 13:23
经过为期一周的培训,我和其他三位大学生村官于某日下午被接到了A镇政府。短暂的闲聊中,一位村官前辈告诉我:“我们基本上不去村子里的,我被分配到信访办,你们很快也会接到自己的任务的。”

经过为期一周的培训,我和其他三位大学生村官于某日下午被接到了A镇政府。短暂的闲聊中,一位村官前辈告诉我:“我们基本上不去村子里的,我被分配到信访办,你们很快也会接到自己的任务的。”

第二天接到通知,让每人写一下个人特长交给组织委员。随后分管领导找我们谈了话,给我们都分配了任务,最后说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到村里去转转。我们几个有的被分到党政办公室,有的被分到武装部,有的被分到纪委,我被分到民政办公室。就这样,我们在镇政府的办公室里开始了自己的村官生涯。对于下村工作,我是非常热心的,所以每当民政方面的工作完成后,我都有一种下村的冲动,可是每当我要下去的时候,不是被这个领导叫住,就是被那个领导叫住。后来其他乡镇的一位大学生村官前辈对我说,像我们这样经济发展水平一般的地区,乡镇工作人员很多是低学历、高年龄的人,而且很多科室都缺人,大学生村官正好弥补了这个空缺,如果我们去村里,这些工作谁来做?这些工作直接关系到乡镇领导的政绩,可我们大学生村官发展得如何却与他们毫无关系。

去年10月,县委组织部召集全县大学生村官进行一次培训,其间,我询问了很多大学生村官同事的情况,才发现其实大家都差不多,很多都是在镇里打杂,真正下村的、真正创业成功的是少之又少。与此同时,我也隐约听到很多“廉价劳动力”之类的抱怨和不满。既然很多大学村官下不了村,那如何解释许多新闻报道里大赞特赞的明星村官们的创业事迹呢?一些不习惯的大学生村官选择了辞职,到目前为止,全县今年新来的大学生村官中已经有5名大学生村官离开了。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问题是,大学生村官政策不能很好地执行,究竟错在哪里?

江苏宿迁  张吉星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