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初三的友情

2010-02-23 13:32 作者:覃天 2010年第9期
其实放假和放学是一样的,结业式那天,老师说了声放学。初三的上学期结束了。然后,在寒假之后将是中考前的最后几个月,初中三年的最后一个星期。坐在我后面的是我最好的朋友尘,他抬起头,对我说:“今天咱一起走。”

其实放假和放学是一样的,结业式那天,老师说了声放学。初三的上学期结束了。然后,在寒假之后将是中考前的最后几个月,初中三年的最后一个星期。坐在我后面的是我最好的朋友尘,他抬起头,对我说:“今天咱一起走。”

初一、初二我们都还在老校区上课,那边的树比现在这个校区多些,如果从学校大门走到我们的教室,会经过一条长长的林荫道。我喜欢走过那里,因为总能听到树叶哗哗的声响。在我刚刚迈进这所学校时,窗外还有久久的聒噪的蝉鸣,教室外面的墙壁上布满了爬山虎,老师们一个个上台自我介绍,一缕稀薄的阳光从外边透过爬山虎鲜红的叶片过滤下来,折射到我们脚下的地板上,连这些阳光都带着鲜艳的红色,如我们胸前的红领巾一样。

尘与我的交情是从那时开始的,他坐在我后面。慢慢的,刚刚进入中学的那种与同学之间的距离感和陌生感被好奇心融化,我和他无所不谈:我们经常在历史课上调侃历史人物;把美术书上的蒙娜丽莎改得面目全非;英语课老师听写“Would you like a cup of coffee?”我们接下茬:“No,thanks.”音乐课老师问《命运交响曲》的作者,尘答莫扎特。他还会习惯性地在老师介绍历史名人时冒出一句“我哥们儿”。比如老师说:“列夫·托尔斯泰是俄国伟大的文学家。”我身后的他就答:“哦,我哥们儿。”

我们追跑打闹,互相开玩笑,那时主课还只有语、数、外,学期结束,成绩下来,都还过得去。

初二的学习是枯燥的,又加了门我不擅长的物理。班里重新排了座位,尘离我远了。老师也管得更严了,笑声少了,追捧打闹也少了。我有些心疼。我的小学就换了3个,没有发小,比起那些6年都踏踏实实天天在一起的同学们来说,我的同学是一面之缘。终于,有一个3年可以让我享受。小时的那种特殊的环境让我对友情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当它突如其来的时候,像落在荷叶上的水珠,漂亮得晶莹剔透,却又生怕它一不小心就滑落。

时间到了初三。阴差阳错地,班里又换了一次座位,尘坐到了我后面。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初一的时光。每次上课前,铃声响3下,卷子从第一排传下来。然后,整个教室都是这个声音了。难得的是,初三的每天放学后,我和尘都推着自行车,迎着彩霞回家,我们聊天,说笑。我们互相倾诉,互相倾听。

有一次和爸爸到外面吃饭,席间有位叔叔聊到了我们这一代的问题,除了说我们现在和以前的差距以外,还说了几句话,我印象很深刻,具体记不清了,但大意我知道:多少年后,同学之间的友情会变得极其淡薄,我们之后的一代又一代还会有无数个初中3年。

初三上学期结束了,老师在台上滔滔不绝地讲寒假作业和要求。阳光从窗外斜射进来。只是,这边没有林荫道,没有爬山虎。

老师说放学,同学们电影散场。尘推了推我说:

“该走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