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从罗纳河谷到勃艮第

2010-02-22 15:35 作者:王星 2010年第8期
在这片更具法国传统风范的地区,葡萄酒其实更接近一种家酿的土产,正如我们四川家家敝帚自珍的自腌泡菜。

在这片更具法国传统风范的地区,葡萄酒其实更接近一种家酿的土产,正如我们四川家家敝帚自珍的自腌泡菜。

“葡萄酒的力量足以填满一切真理、知识与哲学的灵魂。”在他那本充满了各种雅致絮叨的《恋酒事典》(Dictionnaire amoureux du Vin)中,贝尔纳·皮沃(Bernard Pivot)郑重引用了波舒哀(Bossuet)的这句话。

波舒哀全名“Jacques-Bénigne Bossuet”,17世纪法国神学家,路易十四的宫廷牧师,以雄浑华丽的布道辞出名,号称法国历史上最卓越的演说家。引用这样一位“脱口秀”鼻祖对葡萄酒的赞颂,对于出身法国博若来(Beaujolais)的酒农之家,后来以文化评论及主持书评脱口秀节目著名的皮沃来说是顺理成章的。在自己的电视节目里,皮沃总会给接受采访的各界文化名人准备几瓶好葡萄酒,然后静观受访者如何在微醺到大醉之间自由发挥。在他的《恋酒事典》里,皮沃同样没有放过那些在法国历史上可能与葡萄酒有些八卦的文化名人。

多亏皮沃的提醒,我知道了:伏尔泰堪称头号馋酒鬼,但“给朋友喝挺好的博若来,自己躲起来喝勃艮第”;孟德斯鸠以《论法的意志》一书留下身后声名,活着时其实是靠卖自家波尔多酒庄里的葡萄酒为生,他在“葡萄酒的酿造与交易中展现了同样的智慧与热情”,收入颇丰,以致“在思想与生活上得到极大的自由”;与孟德斯鸠相仿,同样坚持左手笔耕、右手农耕的是政论作家、希腊学学者库里耶(Paul-Louis Courier),他的葡萄园在卢瓦尔河谷,他署名时甚至将“葡萄酒农”的头衔排在“荣誉军团成员”之前,“在他的眼里,没有任何东西比得上葡萄酒农的威望”;相形之下,1952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里亚克(Francois Mauriac)则有些“败家”,他继承了自家在波尔多与著名的伊更堡(Yquem)毗邻的酒庄,却从未为发扬推广自家的葡萄酒尽过力,他在文字中称颂“葡萄嫩枝在壁炉里燃烧的气味”,但很少提到葡萄农的工作,曾有葡萄酒出现在他的小说里,只可惜也是邻家的:“从前的夏天在伊更堡的酒瓶里燃烧,逝去年代的夕阳染红了格吕欧-拉罗斯堡(Chateau Gruaud-Larose)。”总而言之,感谢皮沃,让我得以在真正抵达法国之前先遥窥了一下这些法国名人的私家酒园子,也明白了葡萄酒于法国人其实并不意味着一种“产业”,而更接近一种家酿的土产,正如我们四川家家敝帚自珍的自腌泡菜。

真正可能与我的旅途直接相关的是拉马丁(Alphonse de Lamartine),这位诗人是勃艮第南部3个城堡酒庄的主人。拉马丁对葡萄园营收的关爱不亚于他对诗歌缪斯的热情,只可惜天生不会算账,总做赔本买卖。但是,这并不妨碍法国人后来专门以这几处酒庄为卖点推销所谓“拉马丁朝圣之旅”。

不过,这并不是我这次旅程的线路,而且与拉马丁邂逅也是旅程后半途的事。旅程的第一段是在罗纳地区(Cotes du Rhone),随后才是勃艮第(Bourgogne)。

……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