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从延边到朝鲜的豪赌通道

2010-02-01 14:31 作者:刘鉴强 2005年第4期
在离中国边境54公里的朝鲜罗先市东海边,一座在朝鲜境内从未见过的豪华高楼孤零零矗立在海边,那里是“英皇娱乐酒店”,中国人称其为“英皇赌场”。2004年底,记者在赌场的时候,五六十位中国人,正在里面没日没夜地玩“百家乐”、轮盘赌和老虎机,将钞票大把大把地扔给赌场。

 

在离中国边境54公里的朝鲜罗先市东海边,一座在朝鲜境内从未见过的豪华高楼孤零零矗立在海边,那里是“英皇娱乐酒店”,中国人称其为“英皇赌场”。2004年底,记者在赌场的时候,五六十位中国人,正在里面没日没夜地玩“百家乐”、轮盘赌和老虎机,将钞票大把大把地扔给赌场。

如果再看一眼周围的环境,会发现,在这里发现如此豪华的赌场,是多么奇异的事情。赌场不远处,即有朝鲜民居,低矮破旧,门窗极小,想来是为了抵御朝鲜北部冬天的寒风。再往远处走,有一个市镇,其陈旧萧条,极像上世纪70年代的中国小镇,一派灰蒙蒙,惟一鲜艳的,是那气势恢弘的高大水泥宣传栏,上书鲜红的朝鲜文:“金正日是21世纪的太阳!”

而在英皇赌场内,充足的暖气、红色的大理石地面与红色的座椅,以及绿色的热带植物盆栽,会立即让人忘掉这里是寒冬中的朝鲜。大厅里的上百人,全说中国话。即便是朝鲜服务员,也操着流利的汉语。赌场的大门,有朝鲜保安把守,除了朝鲜员工,严禁其他朝鲜人进入赌场。中国人同样是这里最主要的赌客。不久前,中国吉林延边州交通运输管理处处长蔡豪文,挪用公款351万元到境外赌博,事情败露后,畏罪潜逃。

最便捷的赌资通道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简直无法相信,避开中国的法律,到朝鲜赌博,居然是如此轻而易举。

2004年12月中旬,记者来到吉林延边州,这里有许多旅行社,门口竖着刺眼的招牌:“入住英皇”。“英皇”即是设在朝鲜北部罗先市的大赌场。这里的旅行社,将入住英皇进行赌博,作为招徕游客的金字招牌。不需要护照,只要交上450元,拿到一张“入出境通行证”,你就可以去朝鲜一赌。

第二天早上8点,33位赌客,乘坐旅行社的白色中巴车,从延吉出发,赴珲春圈河口岸。在导游手里的名册上,这些人的身份清一色全是由旅行社代填的“个体”。显然,如果赌客是领导干部和公务员,身份也不会暴露。吉林延边州原交通运输管理处处长蔡豪文,就像这些赌客一样,沿这条线路,很方便地赴朝鲜赌博。7个月间,他去了27次,输掉公款351万元,以及亲戚朋友的借款。

对东北三省和华北的赌客来说,与远赴澳门、缅甸参赌相比,近在咫尺的朝鲜赌场显然更加方便。蔡豪文案后,延边州纪委到圈河口岸调查得知,这个口岸一年出入朝鲜人次达25万。而从州公安局得到的数字,其中“休闲游”,也就是纯粹到朝鲜赌博的,超过5万人次。

中巴车在冰冻的图们江左岸疾驰,江那边,就是被白雪覆盖的朝鲜。导游小姐提醒乘客,朝鲜规定,入境只许带人民币6000元,或是美元5000元。“你带美元比较合适,”导游小姐说,“那等于40000人民币,而且,在英皇赌场,筹码也是用美元计算的。”

导游和记者说,如果需要带更多的钱入境,他可以给你提供一个交通银行的银行卡号,你把钱存入卡内,拿着银行的收据,到了英皇赌场就可以提现金。

实际上,即使不用银行卡,大量现金过镜也畅通无阻。在中朝边境,朝方对现金入境的控制,只是象征性的,朝方禁止入境的是以下物品:手机、传呼机、MP3、光盘。对报纸、杂志、书籍的入境也严格控制,如果是在朝工作的中国人,坚决要求带入某些报刊,则必须登记,不管在朝鲜境内呆多长时间,离境时,一定要带回曾登记的报刊。英皇赌场的一位工作人员后来告诉记者,一位中国赌客误将手机带进朝鲜口岸,被朝方查获,等他赌完回国时,朝方人员给他一个塑料袋,里面是拆碎了的手机。对所有的信息传播载体,朝鲜闭门不纳。他们最欢迎的,是中国赌客的钱。

英皇赌场里,有一排排的老虎机,也有轮盘赌,人气最旺的,是5台百家乐纸牌桌,最低下注额分别为10、50、100、200、300美元。在赌场一边的台阶上,屏风后面,是两台下注额最大的牌桌。一位40来岁的东北男子最引人注目,下注额最高,短短10分钟内,就赢了40000人民币。每当开牌时,大家狂呼乱叫,翻纸牌的手颤抖着,等翻过来,纸牌已皱得像折扇一般。几个回合下来,输了的人,一句话也不说,转身离开,转战别的牌桌。

边境线上赌场林立

英皇赌场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英皇赌场属于香港英皇集团,老板是杨受成,几年前英皇集团经朝鲜同意,在此地建造英皇娱乐酒店,花费数亿港币,赌场开业不久,成本便收回。

延边州纪委的李敬民主任曾赴英皇赌场调查。他说,英皇赌场的税收不交给朝鲜罗先市政府,而是直接交给朝鲜中央政府。但至于每年交多少钱,他没有确切的数字。

赌场的那位工作人员说,英皇赌场有大约500名员工,高层管理人员大多来自香港,其余职工,中方和朝方各半。中方一般员工,月薪自2000元人民币起不等,而朝鲜员工不论职位高低,一律月薪80美元。后来,朝方提出,因为美国是朝鲜的头号敌人,朝方不愿领美元,改为月薪80欧元,约合人民币800元。

但是,朝方员工的大部分收入要上缴国家,自己仅能留下大约24元人民币,这等于朝鲜一般工职人员月薪的两倍。李敬民在调查时,曾问过一位朝鲜员工:“你们的收入还不到中方员工的1%,会不会觉得不公平?”

这位朝鲜员工很自豪地说:“赌场向我们国家交了大量的钱,我们很荣幸为国家做贡献,所以,我们不在乎自己的工资。”

为朝鲜财政做贡献的,自然不是朝鲜员工,而是中国赌客。李敬民在赌场秘密调查时,亲眼看见一位长春女士,在一天两夜里,不吃饭,不睡觉,连续36小时赌博,最后输掉5万人民币。而赌场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曾见到,一位中国赌客在一天半的时间内,输掉400多万人民币。而目前被通缉的交通运输管理处处长蔡豪文,在7个月里,挪用的公款加私人贷款、借款,共贡献给英皇赌场700万元人民币。

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朝鲜大量走私日本汽车进入中国,使延边许多汽车走私商人暴富。“英皇”建立后,最先来赌的就是这批人。很快,这些暴富者的钱全扔进了赌场,现在大量被赌场套住的人,除了地产商人,就是企业主和官员。

李敬民算了一笔账,每年有5万人次进入英皇赌场,如果以每人每次输掉5000人民币算,一年就是2.5亿人民币。这还是最保守的数字。

更为严重的是,像英皇这样的赌场,密布在中国的边境线上,并且正在快速增加中。在黑龙江的中俄边境线上,只要有口岸,就会有大大小小的赌场。最近,在绥芬河的中俄边境线上,香港上市公司“世贸中国”投资100亿元建设的“绥——波”贸易综合体里,就包括一个巨大的赌场。

从圈河口岸往北走30公里,就是长岭子口岸,从那里可以进入俄罗斯。在靠近中国边境的克拉斯基诺市,中国一公司开了一个赌场。如果从克拉斯基诺市乘船,两个半小时后,就可到达海参崴,那里有个大赌场。当然,不管是哪儿的赌场,赌客基本上都是中国人。

而在中蒙边境线上,也刚刚建了一个赌场。据云南公安部门最近公布,周边国家靠近云南边境地区就有赌场82家。这些赌场的基本目标都是中国人,在朝鲜,除了英皇的朝鲜员工,任何朝鲜人不许进入赌场。

11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吴官正在一次会议中说,党员到境外赌博的,要一律开除党籍。
但如何查处这些官员,显然并不是那样容易,延边州纪委党风室主任李敬民现在掌握了到朝鲜的5万人名单,但是,调查赌博者非常困难,“他要是死活不承认,你没有旁证,也没有办法。”他说。延边州公安局的一位工作人员也说,中国公安部目前对中国公民赴境外赌博也没有好的办法,“我们希望他们尽快出台一个政策,否则我们不知道怎么做。”他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