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Android代理人、3D电视强迫症和乐Phone的冒险

2010-01-25 15:08 作者:尚进
“消费电子业确实遭受了全球经济不景气的重创,但2010年CES展馆内外的一些征兆,让我意识到了复苏时代会来得很强烈。”消费电子协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盖瑞·夏培罗在接受采访中如此说。

1月7日,CES消费电子展上的三星展台

“消费电子业确实遭受了全球经济不景气的重创,但2010年CES展馆内外的一些征兆,让我意识到了复苏时代会来得很强烈。”消费电子协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盖瑞·夏培罗在接受采访中如此说。

2010年的CES消费电子展,现场气氛依旧充斥着躁动,贴满海报的展场,充分呼应着拉斯维加斯的赌城气质。与拉斯维加斯最近3年赌博业大兴土木的翻建扩张不同,CES在布展规模和人气度上都有些停滞不前,尤其相比2007年CES展会规模上的顶点。现在不再有蓝光和HDDVD这样的门派对垒,松下和三星也不再相互拆台似地比拼谁的电视屏幕更大,有的只是Andriod操作系统和ARM芯片体系的集体性泛滥,以及微软的Windows7困斗和英特尔提前升级32纳米制造工艺的自我保护。

之所以惠普、戴尔等电脑制造巨头没有在CES场馆内大肆搭建展台,很大程度上还是深受2009年初经济走势迷茫期的影响,因为CES展览预订展位都是在上一届展览之后就签订合同,当时陷入亏损边缘的众多消费电子制造商充满了怀疑主义情绪,普遍错过了展期,直接后果就是CES现场喧闹程度的降温。但这并不能阻碍消费电子业不遗余力地展示创造力,像NVIDIA、联想、惠普等厂商,索性将自己的新技术展示搬到了赌场酒店里,很多新产品演示伴随着老虎机的丁零作响。

移动互联网之争的前奏

“互联网正在深入,不再局限于消费电子单纯功能性的使用,通过内置软件的结合,互联网作为控制力和应用功能的延伸,伴随数字娱乐的自我繁殖,正在变得更加无孔不入。”消费电子协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盖瑞·夏培罗在CES上如此说。实际上,1月7日开幕的CES消费电子展,充分暗示了消费电子界正在集体做出的拐弯动作,传统手机制造者与传统电脑制造者之间的界限正在变得模糊。对于众多参加CES搭建展台的消费电子参与者而言,像Google和苹果这些一贯排斥CES的数字工业巨头,时时刻刻徘徊于他们的头顶之上,并且向CES参与者们充分施加着强大的压力。

“不到18个月的时间内,30亿应用程序被下载,这闻所未闻。”在CES消费电子展开幕前一天,苹果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乔布斯以官方声明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声音,声明最后那句“近期内,没有任何对手可以和我们相匹敌”,很明显是冲着Google和CES曝光的诸多新手机而言的。结果,在几小时后的Nexus One发布会上,谷歌产品发展副总裁马里奥·奎罗斯也反唇相讥,他说:“从一开始,谷歌与合作伙伴就通过开发人员友好的授权方式,将Android开源化,降低制造成本,快速投放市场,并且主要定位在应用程序。开放式的操作平台和开放式的市场创新,是我们应对iPhone的头号武器。”再之后,就是1月7日晚上CES开幕式,微软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鲍尔默作为头号演讲人在罗列一大套微软成绩单中特意夹带的那句:“当前我们有400万个Windows应用程序,2009年新增了80万个。”应用软件,突然间成为一贯以硬件新成果展示为卖点的CES上,大家都在炫耀的势力范围。

“每年CES的热点,往往可以被视作引导全球产业发展的风向标。”消费电子协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盖瑞·夏培罗在接受采访中说,“技术本身不是体验,消费者在使用各种消费电子设备时,更直接的是在接触消费娱乐内容本身,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新的尝试,以消化蓝光DVD为我们提供的超大容量存储空间,同时更看到了互联网挟持手机带来的移动体验增值。”下一个CES趋势,这是开幕式当天的一个议题之一,在“创造力、内容与现金”的主题之下,所有人都意识到了移动互联网的掘金风向,不得不承认苹果两年前开创的iPhone模式,无形中牵制了CES上众多作为追随者的消费电子巨头。但从摩托罗拉到联想,从LG到诺基亚,所有这场下一代手机之争的参与者都很清楚,自己并没有多大的把握复制iPhone的商业下载狂热,尤其是Google在CES展前一天联手宏达电子开卖Google自己的Nexus One手机,更加印证了诺基亚首席执行官康培凯在威尼斯人酒店演讲中的调侃:“我们不确定通过这次手机界的移动互联网竞争,会产生多少新奇的软件应用,但我们肯定会有新的发现,关键是信赖自己的技术,而不是依赖谁。”很明显这话是冲着Google说的,Google没有在CES布置展台,甚至没有派一个高层来看展览,可在CES上可以轻易找到众多委身于Android系统下的Google代理人。尽管Android一直在强调自己的开放源代码定位,绝不会干涉消费电子制造商的具体产品开发,可所有人都很清楚Android的潜能。微软在电脑操作系统上的海量授权,成就了微软过去30年的商业成就,Android不收取授权费,却可以利用Google的关键词网络广告,获取移动互联网生态链上的顶层地位。

3D电视的普及课

“我正试着劝说ESPN采用3D技术来转播冰壶比赛。”索尼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霍华德·斯金格在CES开幕演讲上透露出一个强烈的信号,不再满足于推动全球电视台升级到高清数字电视播放标准,电视巨头们将未来5年大屏幕数字电视的增长点,定在了3D视觉体验上。实际上,詹姆斯·卡梅隆的《阿凡达》已经帮霍华德·斯金格在全球进行了一次3D视觉效果普及课。从技术层面看,3D电视还必须依赖3D眼镜,以左右眼闪烁的技术原理提供3D视觉体验,但对开始进入增长瓶颈期的液晶电视制造业而言,将高清晰电视引入到3D显示功能,除了可以增加目前大尺寸电视的消费竞争力外,更能拉动电视内容提供商们的创作热情。

松下迫不及待地在CES上争夺3D电视屏幕尺寸上的优势,152英寸的等离子3D电视,画面效果相当于将9台50英寸电视连接在一起,松下寄希望于3D电视的热门规格,可以将等离子显示技术从没落状态中拯救出来。松下北美地区首席执行官Yoshi Yamada在接受采访中透露道:“超大尺寸的3D电视将会成为那些顶级家庭视觉享受者的新玩物,3月份松下就会开始正式投产3D电视,尺寸规格从50英寸到65英寸不等,我们不会再犯当年高清电视初期的高价格错误。”

松下的等离子3D电视之外,索尼、三星、东芝、LG等传统液晶电视制造商也都在CES现场展示了自己的3D电视,对应的则是美国市场研究公司DisplaySearch在CES开幕第一天就发布了自己的预测报告。在他们看来,2010年3D电视的全球出货量将达到120万台,2013年全球需求有望扩张到1560万台,3年时间销量增长率可以达到12倍。作为横跨消费电子和影音娱乐产业的巨头,索尼无疑在3D电视领域有着独特的整合优势,在CES开幕的前两天,索尼宣布了与探索频道和IMAX影院的合作备忘录,他们将为3D电视单独开创一个3D电视网,专门播放符合3D电视显示方式的视频内容。更激进的3D电视狂来自NBA小牛队老板马克·库班,他在CES展会现场戴着3D电视专用眼镜接受采访,他解释道:“HDnet将会把黄金时段和周末节目都制作成3D的,3D电视绝对是一种很刺激的体验,我想小牛队的比赛应该优先在ESPN 3D频道上播出,那才是充满现场感的视觉享受。”

可在夏普总裁兼首席运营官片山干雄看来,3D电视在很长一段时间还会是小众产品,为了平衡人眼生理功能,看3D电视时必须佩戴3D眼镜,这无形中增加了视觉享受时的疲劳度。在片山干雄看来,与其人为营造光源表现方式的3D视觉效果,不如在物理层面改良目前的液晶电视。夏普在CES现场公布了自己的四原色技术,就是在目前高清电视红、绿、蓝物理原色之外,再添加上黄,从而通过4D色彩营造出接近3D立体效果的视觉特性。而一贯以研发特殊材料著称的3M,则在CES展览开幕式的前一晚,单独公布了自己的裸眼式3D技术——一种被称为指向背光的3D电视背光,3D电视搭配两组LED背光源,配合快速反应的液晶屏幕,让3D内容以排序方式进入观看者的左右眼,从而甩掉3D眼镜的包袱。尽管增加一组LED背光肯定会提高3D电视的硬件成本,但至少可以甩掉3D眼镜对鼻梁的压迫。

乐Phone的冒险

乐Phone,联想终于拿出了自己的互联网手机谋略,尽管很容易被误读为iPhone或者OPhone的近似延续,但联想确实撇开了传统单一的电脑制造商角色,进入到了一个更宽泛的商业角色上。戴尔和宏基在此前已经推出了基于Android系统的智能手机产品,但是他们的产品策略依旧延续着电脑制造商们的惯性思维——标准的硬件,标准的软件。相比,联想在研发上要跑得更远一些,乐Phone自己开发的使用界面,很像摩托罗拉那套MOTO Blur的社交大集合,不过乐Phone集成的是电话、短信和QQ之类的联系人快捷制度,以及可以同时开6个屏幕的推送应用界面。不过乐Phone在很多技术规格上更另类一些,瞄准Google自己的Nexus One手机的800×480屏幕尺寸,联想自己的软件下载商店,尤其是明显被淡化的Android痕迹。不过这种独立的平台策略充满了冒险,有利点在于联想掌握着核心控制力,不会像戴尔那样流俗,具备了和摩托罗拉等老牌手机制造商们单独戮力的潜能,弊端则是原本的大开放环境被小小地封闭了一下,很多Android已有的软件应用未必能够充分共享。同时乐Phone如何与运营商合作也是一个颇具悬念的课题,除了iPhone与联通磕磕绊绊的捆绑合作,国内电信市场还没有更多前车之鉴。联想最擅长的“渠道为王”思路,并不是直接就可以简单复制过来的,殊不知Google在前一天发布自己的Nexus One手机的时候,明确提出了前期只在Google网站上售卖的电子商务走向,制造者与用户之间的端到端售卖,早已是高端使用者习惯的自我渠道。为此,本刊记者专访了联想集团首席执行官杨元庆和联想集团首席技术官贺志强。

三联生活周刊:两天前Google正式推出了自己的Nexus One手机,除了传统手机厂商,包括戴尔和宏基在内的一些传统电脑厂商,也开始借助Android的免费开源系统,陆续推出了自己的智能手机系统。但是大多数Android手机存在着同质化的问题,只是系统界面和外观工业设计的一些变化,联想的乐Phone有什么独特之处,乐Phone的Android内核是哪个版本?我并没有在测试机上看到Google的软件下载商店。

贺志强:联想的移动互联网终端战略,已经谋划了近两年,中间在设计理念和如何对接互联网的方向上出现过一些调整,但是大方向一直没有变化。即便2009年初因为全球经济原因出现的业绩下滑,也没有影响联想在手持互联网设备上的研发。我们并不想以传统电脑制造商那种组合硬件、直接灌录软件的方式来发展手持互联网设备,这让联想与传统手机厂商和传统电脑制造商都不同。乐Phone的屏幕尺寸不是常规Andriod的标准比例,我们拉长了长度,800×480的3.7英寸屏幕,强调高分辨率LCD规格带来的视觉冲击力。独特的屏幕尺寸,决定了乐Phone上的应用软件需要单独重新开发,而不是直接照搬其他Android手机应用,对应地我们会独立运营联想自己的互联网应用软件下载商店。主体模式上类似苹果iPhone和Google手机已有的付费商店下载,但我们还会推出更多样的服务功能,尤其是在手持设备的云计算服务上。目前测试阶段的乐Phone内核使用的是Andriod 1.6版,在正式上市销售的时候会升级。

三联生活周刊:你们是从何时开始筹划乐Phone的?

杨元庆:乐Phone是我们的首席技术官贺志强最早提出的想法。大概两年多前,他牵头开发了一个类似黑莓手机的产品,当时苹果iPhone还没有,我们主要还是瞄准黑莓,强调多种信息源的推送机制。原型机做出来以后,给电信运营商内部评估,他们对早期设计不屑一顾,这有点刺激了我们,我非常坚决地要求研发部门开发消费者适用的功能,再之后Android内核的引入,改变了原来的使用体验层次。

三联生活周刊:我们注意到联想的移动互联网战略并不是只有智能手机,还包括了ARM芯片架构的Skylight智能本,采用了类似传统超薄笔记本电脑的设计结构。但是单线程运行架构和操作系统又是非常独特的Linux方式,再算上基于Android的乐Phone,还有联想传统的微软操作系统电脑,联想在未来将保持三条不同的软件战线,其中Android和Skylight智能本定制的Linux平台很近似,但目前又没有多少兼容性,你们如何平衡如此多的软件架构?

贺志强:乐Phone更偏向应用软件下载的思路,而Skylight智能本则是Widgets预设软件窗口的套路,这是两条近似但截然不同的软件路线。我们未来并不排斥将这两条软件思路归向融合,尤其是在涉及云计算的应用软件层面。但是我们目前并没有考虑采用浏览器作为应用软件的平台,这种WebOS的方向还有很多不确定性,尤其是对互联网的依赖,还不是非常适合大众性的手持应用思路。未来我们会考虑接受第三方软件开发者的开放模式,如何分成和付费还不能公开,要等到5月份乐Phone正式上市的时候,才会同步开放应用软件商店。

三联生活周刊:对移动互联网的尝试,让我们看到了联想传统电脑制造商以外的角色延伸,在你看来,如何为这些移动互联设备做一个恰当的价格定位?

杨元庆:我相信移动互联网将来会有一个爆炸性的增长期,现在差不多处于前夜阶段。我们这次在CES上公布的几个相关产品相对属于高端设计,经过一段时间试水后,基本会成为我们移动互联的主流,然后在中低端再进行多元化的产品覆盖,我们希望在这块市场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相信一两年以内,乐Phone等手持设备的市场零售价格有可能进入到2000元以内,甚至是1000元左右的产品。

三联生活周刊:你明确提出乐Phone是针对中国本地市场的移动手持产品,那么与电信运营商如何捆绑?

杨元庆:我们跟电信运营商一直有交流,他们迫切希望更多的移动手持产品,尤其是符合中国消费者的新应用需求,还必须照顾多个档次,大家都知道苹果的定位,我相信他们是不会把产品卖到2000元以内的。我希望联想的移动互联网产品未来兼容所有移动通讯标准。刚刚回购的联想手机部门目前就与中国移动在OPhone上有合作,对TD标准进行了捆绑。我想乐Phone既会通过运营商来销售,也会放到开放的手机销售市场,还会进入联想擅长的电脑渠道。

三联生活周刊:目前看到的乐Phone,电池容量只有1500毫安,却使用了1吉赫兹的高通Snapdragon芯片组,电池与芯片速度在重量和使用时长上的矛盾,越来越突出了。尤其是乐Phone为了追求小巧,只能放弃大容量电池组,未来如何解决这个矛盾?

贺志强:我自己一直在测试乐Phone,如果只使用常规电话等信息应用,电池还可以满足大多数一天以上的长效待机,这主要归功于Snapdragon芯片的低能耗,但不得不承认,一旦涉及3D游戏和3G网络的时候,电池消耗就会成为问题。实际上,苹果iPhone一直备受电池耐久性的困扰,所以我们在设计乐Phone的时候,优先考虑了用户可以自己更换备用电池的可拆卸性,我们尽量以优先用户体验作为设计原则。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