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观察 > 正文

未遂飞机袭击案引发的恐惧症

2010-01-18 12:49 作者:蒲实 2010年第2期
“恐惧在相当程度上推动着现在美国国内的讨论和政治氛围,如果它变得不理性,那才是对自由的真正威胁。”

2009年12月28日,美国洛杉矶国际机场内加强安检措施

“恐惧在相当程度上推动着现在美国国内的讨论和政治氛围,如果它变得不理性,那才是对自由的真正威胁。”

“圣诞节的梦魇仍缠绕着我。”密歇根州律师库尔特·哈斯克尔在底特律接受电话采访时告诉本刊记者。对许多美国人来说,12月25日未遂的飞机袭击案,让他们重新笼罩在“9·11”曾经有过的恐惧中。

“我和妻子洛丽一起,刚结束了在乌干达的游猎旅行,从肯尼亚转道阿姆斯特丹返程,目的地是底特律。”哈斯克尔向本刊记者回忆。圣诞节那天,他是达美航空公司253次航班278位乘客中的一名,他说:“我坐在第27排右边靠窗的座位上。飞机开始下降,我在座位上看显示屏上的飞行信息,我记得听到机组人员广播说,飞机将在10分钟后降落。这时候,我闻到了烟味,像是从地面冒上来的。我站起身,我记得烟是从第19排过道左边冒出来的。很快,飞机上出现了骚乱,人们惊呼着:‘着火了,着火了!’‘恐怖分子!’‘灭火器!’乘客和机组人员上前阻止了一个非洲年轻人,他没有什么反抗。我没有时间去判断发生了什么,我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起火上,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生还。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恐怖袭击。”另一位乘客丹尼尔·惠辛格在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说,当时他听到了一声爆裂声,就像鞭炮声。他看到,被制服的袭击者阿卜杜勒-穆塔拉“穿过过道被带走,他被烧伤了。他没有叫,甚至没有反抗,他面无表情,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到愤怒或害怕”。

哈斯克尔告诉本刊记者,他之前见过这个非洲青年:“在阿姆斯特丹机场的登机口,我看到他和一位五十来岁的男人在一起,他可能是印度或者东南亚国家的人,从衣着看显得很富有。这个五十来岁的人和青年一起来到售票处,我当时坐在10英尺开外的地方,听到中年男人对工作人员讲,这位男士没有护照,但他需要登机,他是苏丹难民。工作人员说,你需要和经理谈,然后我看到他们跟着工作人员走了。”荷兰警方称,他们正在调查是否有同案犯协助尼日利亚袭击者阿卜杜勒-穆塔拉的可能。有一位警方人士说,阿卜杜勒-穆塔拉从拉各斯到达阿姆斯特丹机场时,未能通过护照检查,但警方发言人认为,如果不能出示护照,他很难通过登机过程中的节点。在接受BBC采访时,英国国土安全局秘书阿兰·约翰逊说,2005年到2008年穆塔拉在伦敦大学读书期间,英国安全部门就在调查他的伊斯兰信仰是否变得极端,并在2009年5月拒绝了他延长英国签证的申请。英国安全部门把他列入了观察名单,按照程序,这一行动会通知美国当局。而美国一些媒体报道则称,他持有尼日利亚护照,同时持有2008年6月在伦敦签发的去美国多次往返的两年有效签证。荷兰国家反恐协调员办公室说,客机起飞前,荷兰方面按照程序向美国递交了乘客名单,包括涉案嫌疑人,名单上有乘客的详细个人信息,美国方面同意他们登机。

“下飞机后,我们被带到底特律海关等候。”哈斯克尔回忆说,“他们带来了警犬,警犬嗅出了另一位30岁左右的男人,似乎是印度人,随身携带的行李内有什么东西。这个人站在离我大概20英尺远的地方,他被带到一个房间里检查,当他再次出来的时候,被戴上了手铐。”而美国海关发言人史密斯·罗斯解释说,除了爆炸性物质,警犬还能嗅出毒品、货币等其他物质,并称这位被逮捕者不是253次航班的乘客。

这场未遂的爆炸案触动了美国人敏感的神经。“基地”组织成员将80多克的PETN强力炸药缝在内裤上,携带着一个由装有粉末物质的袋子和装有液体的注射器组成的爆炸装置,穿过“9·11”之后欧美最为关注、安保投入最多、安全措施最为严格的机场,登上了飞往底特律的班机。心有余悸的美国人于是被卷入激烈的争论中。

首当其冲遭到攻击的是情报机构。2004年,美国专门建立了情报沟通中枢——国家反恐中心。《纽约时报》报道说,2009年8月,国家安全局曾窃听到“基地”组织关于一个神秘尼日利亚人的谈话,同月,阿卜杜勒-穆塔拉到也门学习伊斯兰法。美国政府官员说,监听情报已经翻译并通过机密电脑网络散发到各情报和反恐机构。2009年11月,阿卜杜勒-穆塔拉的父亲,一位受尊重的尼日利亚富商,来到美国驻尼日利亚大使馆,说他很担心自己去也门的儿子正变得越来越极端,并提醒尼日利亚的美国情报官员,他儿子可能是个安全威胁。一些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美国官员和情报官员称,11月20日,大使馆官员发给国家反恐中心一封电报,传达了这位父亲的警告,指出阿卜杜勒-穆塔拉“在也门受到宗教极端分子的影响”。在尼日利亚的中情局官员也准备了一份独立报告,建立了阿卜杜勒-穆塔拉的生平档案,并电传给中情局总部,但没有散发给其他情报机构。当时没有任何情报表明阿卜杜勒-穆塔拉计划发动恐怖主义袭击,而只是“一个背离了富裕生活方式,变得虔诚的年轻人”。反恐中心在11月、12月接到了情报,说恐怖主义组织打算在圣诞节前后发起袭击,但情报分析人员没有把这一情报和阿卜杜勒-穆塔拉联系在一起。最终,反恐中心把阿卜杜勒-穆塔拉列入有55万个名字的监视名单中,却没有将他列入范围更小、审查更严格的禁飞名单中。

“9·11”后的8年中,美国在改善国家安全机器的情报沟通上烧了数以十亿计的美元。但这一次的事故表明,美国情报和反恐系统仍然未能将零碎的情报整合起来。正在夏威夷度假的奥巴马总统为此两次发表讲话,称这次未遂袭击案的发生,是恐怖主义威胁的“严重警告”,是安全和情报机构“人为的和系统的失败”。他说,“我们的政府部门早就得知了这名极端分子的信息,但这一信息没有被有效散发和正确处理”。如果这些情报得到共享,“就可能引起高度戒备,嫌犯就不可能登机来到美国”。然而,根据情报史学家马修·埃伊德在研究国家安全局的《秘密警卫》一书中的统计,国家反恐中心每天收到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情报大约是国会图书馆信息存储量的4倍。美国政府还需要多少投入来提高情报的效率呢?
接着是政党之间的相互攻击。密歇根州的共和党议员皮提·霍克斯特拉在还未得到事故报告前就开始攻击说,“我们必须开始搜集有关事件的细节,这些细节或许也能串起奥巴马政府的点点滴滴”。共和党人还攻击奥巴马政府对有明显纰漏的国家安全系统改革缺乏兴趣。前副总统切尼立即开动了他的公关机器,发表电视讲话说,奥巴马总统“假装”美国不处在与恐怖主义的战争中,以为低调回应这次袭击就能免于战争。美国政治评论家鲍勃·西斯卡著有《恐惧之下的国家》一书,他也是美国著名名人博客Huffington Post的政治专栏作家。他告诉本刊记者:“不用说,涉及恐怖主义问题,切尼有资格摆出权威的样子,毕竟他和他的班子让我们8年都没受到恐怖主义袭击。当然,这不包括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炭疽病毒袭击,弗吉尼亚州‘环城狙击手’的连环枪击案,以及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上在恐怖主义袭击中丧命的士兵,以及美国盟友在伦敦和马德里所遭受的恐怖袭击。又是哪届政府释放了关塔那摩的也门囚犯呢?是2007年,布什总统和切尼副总统正努力反恐时候的事情”。奥巴马政府的官员回敬说,布什政府专注于伊拉克战争,让“基地”组织乘机壮大起来。民主党人对此事的反应普遍谨慎一些。民主党议员、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主席本尼·汤普森和民主党参议员、参议院商业委员会主席杰·洛克菲勒承诺,将在2010年1月份召开此事件的监督听证会。

在如何解释这次袭击案上,舆论展开了激战。哈斯克尔无奈地告诉本刊记者,作为目击者,他在接受了路透社、福克斯电视台等媒体采访后,竟被卷入了漩涡中。“我只是站出来说出我所经历的故事,结果遭到了周围人的一些攻击,有人说我想以此赚钱,有人说我想借此机会从政,我对这些其实毫无兴趣。联邦调查局来找过我两次,让我详细描述当时的情况,我的描述没有改变过。”毕竟事件的细节,涉及许多部门的责任,以及政党的利益,而事实的真相还有待调查结果。西斯卡说,袭击事件发生后:“曾任布什政府官员的共和党人迈克尔·切尔托夫正积极推动在机场使用全身透视图像扫描仪,这种仪器能够照X光片。切尔托夫在一家代表扫描仪生产商的公司工作。”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称,正在研制一种更为快速的透视扫描安检系统,计划2010年在美国机场安装150台。应美国的要求,欧洲各国也都对飞往美国航班采取“特别安保措施”或“额外安保措施”。阿姆斯特丹机场也计划采用一种灵敏度更高的新型扫描安检系统。

美国国土安全部运输安全局12月26日发表声明说,加强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的机场安全措施,增加的安检措施包括搜身和扫描,并部署更多安检人员和嗅探犬,这不得不大大延长安检时间。“我们也许可以获得完完全全的安全,但我们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西斯卡对本刊记者说,“恐惧在相当程度上推动着现在美国国内的讨论和政治氛围,如果它变得不理性,那才是对自由的真正威胁。”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