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古道西风数码

2009-12-29 10:22 作者:大仙 2010年第1期
我会数数,更会码字,以为就懂数码。错。数我能数清,特别是数钱;码我也码过,不仅码过字,也码过感情。但是,数和码一旦合成,升级换代成数码,我就晕。

我会数数,更会码字,以为就懂数码。错。数我能数清,特别是数钱;码我也码过,不仅码过字,也码过感情。但是,数和码一旦合成,升级换代成数码,我就晕。

都是高科技,可我不懂科学,只会文学。考大学数学才得6分,一直以为,哥德巴赫猜想是诗人歌德与音乐家巴赫一起猜想艺术人生。更以为微积分是把危机分给别人,自己别独自承受,一人承受多辛苦啊?独自在风雨中,这不成,凭什么我在风雨中,你在阳光下?一定要把你拉进来,咱们共享风雨。

1979年,我在提高班复习准备考大学,买到一本《莎士比亚全集》第11卷,里面全是他的诗。扑面而来的是这样的诗句:“因为你的脸发秀挺英,霞蔚云蒸,华升精腾,有芬芳气息喷涌,叫人嗅着,爱情油然生。”于是我环顾我们文科班的女生,没一人能达到如此水准,心想:撤吧,别跟她们为伍了,到社会上寻找爱情。于是,我大幅度旷课,一猛子扎向社会,以四门考试总分155的败绩,根本不答理高等学府。

之后,我默诵着莎翁优雅的十四行诗,成为798厂咱们工人有力量中的一员。莎翁的那首诗一度在我耳畔嗡嗡作响,造成我强烈的耳鸣——因为哪里会有女人那么淑贞,她那处女的胎不愿被你耕种?哪里有男人那么蠢,他竟甘心,做自己的坟墓,绝自己的血统?在莎士比亚古老的英国诗篇中,我彻底抛弃数理化,学好文史哲,何惧人生总没辙?

后来,为混一大专,我放下手里的板儿砖,一个健步就考上北京广播电视大学首届中文专业。在班上跟教古典文学的老师搬杠,愣说南唐后主的“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中的“莫”写错了,应该是“暮”。古人就喜欢凭栏,特别是在夕阳红尽处狂凭栏,这帮人除了凭栏还会干什么呀?他们要不那么勤着凭栏,能写出那么多诗来吗?老师说:“看来你已经超越古典了,以后古典文学你可以不上了。”我说:“那我现代文学中关于徐志摩‘蜜甜的忧愁’还有新发现。”老师说:“徐志摩不归我管,我只管李后主。”

那天,跟一个广院女生“蛋侃”,说我特想专转本,就如同蹲改坐,农转非,能不能在你们广院戏剧影视文学专业进修两年,弄个学士当当,挣个大本文凭?我就恨自己,学了一辈子,还不是学士。广院女生说:“你到我们学校,谁敢教你?你都能教教授。”我说:“我就怕把教授教成野兽,我上来就给他们讲野兽派马蒂斯。”

数码手机、数码相机、数码摄像机、数码或数字电视、还有数字电影,是高科技,我是没科技。可能是我打小学文科学偏了,对理科一点都不理。剑出偏锋那叫偏吗?我不仅偏锋、斜锋,甚至180度回锋,360度跟自己兜锋,720度向人生冲锋。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