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明星、粉丝、操盘手的新逻辑:偶像产品的制造与消费

2009-12-15 12:41 作者:李伟 2009年第47期
不管怎么算,娱乐工业都是刚刚起步。问题是起步后究竟通往怎样的方向——“钱规则”至上,娱乐业实际上正越来越成为少数操盘手操纵的一张关系网,偶像与明星都变成操盘手精心谋划的产品,娱乐就变成一场场精心组织的传销。

2009年中国电影市场总票房会达到60亿元,其中有8亿元集中在12月份的贺岁档。至少有4部贺岁电影参与这场票房的绞杀。其中《三枪拍案惊奇》的目标最高,投资人张伟平希望能够抢到4亿元票房,也就是横扫一半的贺岁档。

导演还是张艺谋,演员阵容却十分有趣。主演中,除孙红雷和闫妮,另外3位都来自二人转舞台,出身江湖草根,直接从观众口袋里“讨钱”。换句话说,他们都是被市场捧红的。

北京的演出市场现在已经没有淡季,只是年底格外扎堆。李宇春、陈楚生、张杰3名选秀偶像的票房会成为“粉丝”们PK的焦点。这种竞争的火药味,已从当年选秀舞台转移到了工人体育馆和五棵松体育馆,PK的不是选票、计分器,而是票价和销量,票价与销量代表一个明星的真正号召力。从出道伊始,李宇春就把她的VIP票价定在了1680元,碧昂斯在中国也是这个价。这个年轻的成都女孩儿,在3个小时内就实现了700万元的门票销售,演出商太合麦田甚至后悔没有把演唱会安排成两场。

“粉丝”阶层已经成为娱乐市场的超级购买者、核心消费群。他们已经成为电影公司和演出商们的底气,也是回收投资的保证。钱不是问题,关键是为谁花钱。在这个意义上,娱乐工业的本质似乎变得更直接,更纯粹——不再是“好”与“不好”的价值判断,而是收入高低的量化比较,抑或“值”还是“不值”的消费者体验。钱已经成为决定一切的标准,这就是当今娱乐业值得深思的“钱规则”。

“钱规则”正在这样疯狂地带动整个娱乐产业链条重构。尽管传统唱片业已经被挤到了音乐产业的末端,但这个市场在中国还是扩张到了千亿元以上。新产品取代了旧产品。今年中国移动无线音乐的收入会达到240亿元——尽管看起来不过是彩铃的小玩意儿。但在“粉丝”的冲击下,一首红歌下载量会超过1000万次,带来2000万元以上的收益。这样看,传统唱片不过就是一张略显昂贵的“海报”了。

娱乐业的变化发生在方方面面。市场细分的程度进一步加剧,演戏、唱歌只是艺人入行的门槛,而不再是决定性因素。人气固然难以捉摸,但是偶像生产的流水线已经隆隆启动,经纪公司已不再甘当艺人的保姆加司机。北京交通广播电台提醒公众,周末期间大电影院周边已经开始出现堵车状况。

在这样一个整体转型期,华谊兄弟公司登上了创业板融资,天娱传媒与盛大公司联手,开始打造一个新媒体的娱乐平台。这些事件仅仅是拉开了产业链条重组的序幕,而远非结束。

今年全国电影票房实现60亿元,按照登记的4000多张银幕计算,每张银幕每天平均收入约4000元。平均每天5场。如果每场平均票价30元,那么每场观众不到30人。如果每张银幕可容纳100人,上座率还达不到30%。中国电影人期望5年之后能够达到日本的水平,约300亿元左右,而现在距离韩国每年100亿元的水平还差很多。不管怎么算,娱乐工业都是刚刚起步。问题是起步后究竟通往怎样的方向——“钱规则”至上,娱乐业实际上正越来越成为少数操盘手操纵的一张关系网,偶像与明星都变成操盘手精心谋划的产品,娱乐就变成一场场精心组织的传销。

泱泱大国,文化消费如此贫瘠,怎么说都有些可悲。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