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者来信 > 正文

只怕公众浪费表情

2009-12-01 11:18
我市“百名高学历城管上岗,本科以下全部淘汰”的新闻引起全国关注。显然,在就业状况相当不景气的前提下,死抱学历而论“浪费人才”是一件很无稽的事情。不过,作为一个在合肥生活了8年之久的市民,以我所见,还真不敢妄称有了“百余名高学历城管上岗”就能通向社会期待的“为城市管理破题”。

我市“百名高学历城管上岗,本科以下全部淘汰”的新闻引起全国关注。显然,在就业状况相当不景气的前提下,死抱学历而论“浪费人才”是一件很无稽的事情。不过,作为一个在合肥生活了8年之久的市民,以我所见,还真不敢妄称有了“百余名高学历城管上岗”就能通向社会期待的“为城市管理破题”。

同各地一样,合肥的城管和“对象”之间的关系也是“不和谐”的,并在2003至2004年间达到了极致,也就是这个皖中城市“拆迁”与“靓化”的日子。一番“打打杀杀”的运动之后,总算强力执行了下来,街道宽了,代价是:原本欣欣向荣的街头巷尾突然间变得一片死寂。随后几年间,摊贩们不再搭建固定的营业场所,发挥各式改造型三轮车的功能,在“运动”中“游击城管”。城管要来的消息,多半提前就为摊贩们“侦破”。偶遇的一个情景我总算明白了——头一天一位居委会大娘挨个摊贩转了一圈,第二天早起一瞧小区街道边的摊贩全没了,中午“城管大军”扬长通过。原来不知不觉间,摊贩们已与街道社区形成了“共生共荣”的关系,提供便利的服务并获取“地方保护”。

之所以会有今天的城管,既是前期制度设计的问题,也体现出以“城市管理者”自居人士怪异的“城市审美观”。可细想一想,摊贩们果真煞了城市的风景、影响了城市的美观吗?还是某些以“拆迁”为能事的行为本就破坏着城市有机的生存功能?说到底了,城市需要的,除了服务者还是服务者;我们所拥有的,却尽是一厢情愿的“管理者”。

合肥  司振龙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