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ROC世界车王争霸赛:F1之外的选择

2009-11-23 13:11 作者:李翊 丘濂
83350——这就是11月2日到4日,连续3天的2009ROC世界车王争霸赛的观众总人数,而“鸟巢”的观众坐席约为9.1万个。按照承办方高德公司副总徐彦博的说法,“实际售出门票数量低于这个数字。其中有部分赠票”。

11月2日,2009 ROC世界车王争霸赛在“鸟巢”拉开帷幕

83350——这就是11月2日到4日,连续3天的2009ROC世界车王争霸赛的观众总人数,而“鸟巢”的观众坐席约为9.1万个。按照承办方高德公司副总徐彦博的说法,“实际售出门票数量低于这个数字。其中有部分赠票”。

胜出的“鸟巢”

2005年,ROC赛事创始人、IMP(International Media Productions,ROC版权拥有者)主席弗雷德里克·约翰森(Fredrick Johnson)已经开始为把ROC推广到中国做准备。“我去了北京工人体育场,想看看那里是否适合改装成ROC赛场。那时候鸟巢正在建设当中,所以我们想为什么不等它完工之后,奥运会举办完来利用这个场馆?”弗雷德里克·约翰森告诉本刊记者。

约翰森原是个体育新闻的记者,报道F1、世界拉力锦标赛、足球,还有其他体育赛事,为瑞典最大的保守派日报工作。在一次拉力锦标赛上,他碰见了米歇尔-莫顿——世界上最棒的女拉力车手。“我对她说,我们可以搞一个比拉力赛更具观赏性的比赛。因为在现场看拉力赛的时候,你站在茫茫树林之中,看到赛车开过,不知道到底谁领先。除非你是个专业的、狂热的车迷,你才懂得欣赏它。如果是两辆一样的赛车在一起齐头并进地开始比赛,又汇集了有名的车手,赛事就会好看得多。”

约翰森首先有了创办这个比赛的想法,米歇尔-莫顿从一开始就帮助他组织这个活动。1988年ROC第一次举办。莫顿曾经是公司的共同所有人,现在约翰森持有公司的大部分股份,莫顿也持有一部分,她现任ROC赛道总监一职。

2008年10月,北京高德体育文化有限公司开始计划当年的比赛项目。英国的一家叫联合体育的中介公司向高德推荐了ROC。但是,2008年申请举办ROC赛事的一共有5个世界级的体育场馆。如何在竞争中胜出,高德颇费了一番心思。“IMP那边本来没想过鸟巢,是我们和他们说完,他们眼前一亮,说为什么不来鸟巢。是我们主动推荐给他,他觉得这个方案有竞争力。”高德副总徐彦博对本刊记者说。

因为对鸟巢后期利用以引进国际重大体育赛事的理念深得体育局、朝阳区政府以及鸟巢运营方——北京市国资委的认同,高德公司与鸟巢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谁都可以租用鸟巢,但是首先得赛事不错,鸟巢愿意接,客观条件也能接,你能交得起租金。我们不仅有租赁的关系,还有利润分成的关系。奥运会之后,鸟巢引进的赛事就一个超级杯,其他都是演唱会,我们将来应该每年都会在鸟巢做两三个赛事。鸟巢的优势是,本身这个场馆有号召力,劣势是成本很高。租金成本还在其次,更主要的是使用成本,比如安保。鸟巢的安保级别非常高,还是奥运会时候的标准,另外鸟巢使用起来的消耗很大,水、电、人员各方面。开一次灯成本要比‘工体’大多了。”

鸟巢方案的提出让约翰森很容易就做出了决定:“鸟巢是中国的标志性建筑,2008年全世界的人都看了奥运会。其他场馆虽然很重要,建筑风格也很美,但是和鸟巢这个在去年才举行了奥运会的场馆相比,逊色一些。鸟巢的可用面积比以前举办比赛的法兰西大球场和温布利球场都大,因为可以在运动场上建赛道,而不是像在温布利那样,只能利用它的足球赛草坪。鸟巢比伦敦和巴黎的体育场都大,赛道长,车手跑起来速度快,会感到很刺激。”

不过,场馆只是约翰森选择北京的一个方面,更多的考虑来自经济。“这是ROC第一次走出欧洲。现在世界经济普遍低迷,中国经济却仍然保持增长,尤其是汽车工业发展迅速。我们承认中国赛车运动的市场尚未完全建立。ROC为普通车迷提供了一个感受赛车运动的机会。去体育馆,找个舒适的座位坐下,接着可以看到来自世界各类顶级职业车赛的新老冠军比赛,用不同的车型。比赛每几分钟就能产生个输赢,观众不会觉得无聊。他们会对获胜的选手保持持续的关注,更加了解赛车运动。”

预支的未来

“鸟巢里面怎么赛车?”“和F1有什么区别?”“用的是F1赛车么?”“什么人过来?”“什么叫ROC?”这些都是在赛事推广期徐彦博被问得最多的问题。他颇为无奈:“F1赛事在中国人心中太根深蒂固了,但它只是赛车中的一个项目。专业车迷更喜欢WRC,即拉力赛,他们心目中的第一号英雄不是舒马赫,而是像勒布、彼得汉塞尔这种拉力车王。F1属于很特别的一个场地赛。”

2009年4月,高德与IMP签约。IMP的责任是把比赛带到鸟巢,带来车手和赛车,设计赛道,带来对赛事进行国际转播的团队,总共有250名工作人员来到北京。签约后的准备期中,约翰森来过北京4次。高德则负责北京当地的运作,负责落实体育场、赛道、售票、宣传推广、接待等等。半年时间,对赛事组织来说是足够了,但是对于推广和招商远远不够。

徐彦博说:“我们在前期虽然竭尽全力推广,但是效果不好,赛事不太容易讲明白。我们在北京4个报纸上做专栏,也去电台做了访谈,网上聊天和电视专题片都做过。百闻不如一见。通过3天直播,大家才知道ROC怎么回事。至于招商,因为4月份才签约,一些大企业的预算期已经过了。最后我们有一些赞助商,中国联通、七匹狼、中国银行、长安福特、红牛。但是金额不是太高,都是计划之外,人家看到这个机会很好,额外申请的经费。”

因为没做过赛车,高德公司还遇到了进口问题。“外国人不熟悉中国海关的审批流程。我们没做过赛车,也不是很熟悉,造成很多东西运过来之后进不了关。比如这回从国外运来一批车载摄像头,就是装在赛车上面,可以从内部拍摄车手的表情、动作。它是无线的,转播的时候可以把这些画面切到屏幕上。摄像头早就到海关了,但是不让进,需要报批。海关说摄像器材牵扯到广电,于是我们跑到广电总局要批文。结果广电说这不归我们管,因为是无线摄像头,有无线电波,应由无线电管理局负责。可是无线电管理局出批文要一周到两周的时间,最后就没来得及,摄像头就留在海关了,比赛中就只能看到从外部对赛车的拍摄。这些设备在欧洲运转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问题,那边是共同体,进入中国就不一样。”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11月2日ROC开赛当天,正逢北京今年的第一场雪,气温骤降。在北京协助约翰森工作的女儿发给他一张照片——场馆里的赛道都被雪盖住了,而此时,约翰森在不停地出汗。“10月31日,我在阿布扎比观看F1比赛,那里有40摄氏度。”约翰森说,“我并不担心赛道,因为积雪清除后,赛道稍微有些滑,但是能让赛事更精彩。如果在英国,人们习惯了坏天气,很冷也会去看比赛。但这次天气变化得很突然,一部分人可能选择在温暖的家中看转播。”事实印证了约翰森的判断,11月2日,鸟巢售出门票2.0324万张——不到鸟巢全部坐席数的1/4。

票价是高德基于足球比赛的经验来定的,而且放低了一个档次。“我们参照了超级杯,比它的票低一到两个档次。最低100元到最高1680元。我们和IMP签约之后,给它付一部分固定的费用,其他的收益是我们的。我们的票房和他们没有关系。”

这部分固定费用,在约翰森看来,比上海承办F1要便宜得多(根据英国《F1商业》杂志最新刊登的数据,上海购买举办权费用每年高达3000万美元)。不同国家承办ROC所需要支付的费用是差不多的,但具体是不是从门票收入中分成,经过双方谈判后,每个国家各不相同。约翰森说,比如一些国家,我们的报价相对较低,然后从门票收入中得到部分收益。

尽管这次全部门票收入归高德公司所有,IMP仍然很关注赛事的上座率。“11月2日售出门票2.0324万张,11月3日售出2万多张,11月4日售出4万多张,总共售出8万多张(网站的新闻发布是8.335万张),这比我开始的期待要低,但这次比赛受到了一系列因素影响:天冷、比赛在工作日举行。”事实上,徐彦博指出,8.335万的数字是指观众人数。因为其中有送票,人数和售票数并不一样。“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心理准备,在11月份的气温和中国人都不熟悉这场运动的情况下,票房不会特别好。我们没把眼光放在今年,重点在以后。”

比赛没有安排在周末,是因为11月1日周日的时候,F1锦标赛收官之战才在阿联酋的阿布扎比结束,一些重要的选手比如塞巴斯蒂安·维特尔(Sebastian Vettel)、舒马赫、大卫·库特哈德(David Coulthard)要搭乘周日或者周一晚上阿联酋航空公司的飞机才能到北京。约翰森说,下次如果ROC仍然在中国举办,说不定会把它设在“十一”的黄金周。

相较于高德公司遇到的一系列麻烦,困扰IMP的问题则简单得多。“我们对鸟巢中餐厅提供的膳食不太适应。按以往的惯例,我们的合作伙伴洲际酒店会向车手及贵宾提供一流的餐饮服务。但是这回规定,只能有唯一一家餐饮公司进入比赛场馆,我们唯有去适应这个规则。我有个笑话想讲给你听。在比赛之前,我把车手集中在一起开了个会。最后,我半开玩笑地问他们:‘有没有人想吃麦当劳?’结果有11只手举起来,其中还有个车手特别要求:‘能不能来盒麦乐鸡块。’于是我们派人买回来20个巨无霸、麦乐鸡块,还有薯条。我想我们知道了规则,去寻找适应的办法,下次就不会有同样的问题。”

在集中精力举办北京赛事的同时,IMP收到了许多国家关于承办明年赛事的申请,这其中也包括高德公司。IMP与高德签订的是一年的合约,并有继续保持4年合作的选择,可以做像这次的ROC World(世界车王争霸赛),或者ROC China(中国车王争霸赛),或者ROC Asia(亚洲车王争霸赛)。高德公司已经表示出继续来做世界车王争霸赛的兴趣,还有一些强有力的候选者,比如来自德国、美国、巴西及澳大利亚的公司。

对于ROC的未来,约翰森有着商人的考量。“不一定非要在体育场,尽管在过去的6年里我们都在体育场举办。我们可以在市中心、公园、停车场来做,我们有能力来根据场地情况搭建赛道。之前我们的赛道是建在西班牙的加纳利群岛。我们现在也在想是不是要在某处建一个永久性的ROC赛场,在那里停放ROC比赛的专用车,将它变成集驾驶、训练、体验为一体的场所。你可以开舒马赫开过的车,坐他曾经坐过的位置,看看跑完一圈比赛比舒马赫慢几秒。我们也想在中国的各地发起对ROC参赛选手的资格选拔,这个过程通过电视播放可能有点像一档真实秀节目。车手们接受考验,然后不断进步,之后有个投票的过程。人们观看ROC,认识了这些自己国家的车手,也对世界其他国家的明星车手更加熟悉,能够对他们投入感情、有认同感,继续关注他们将来参加的其他职业车赛,很自然地赛车运动就得到了普及。”

“正因为赛车运动市场没有完全建立,通过像ROC这样的活动,才可以提高人们对赛车运动、对车手的关注度。欣赏一场ROC赛事的门槛很低,就算你买的是最便宜的票,也可以俯瞰整个赛况,始终保持兴奋。”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