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专访 > 正文

“不要把甲流和SARS相提并论”

2009-11-16 10:39 作者:王鸿谅 2009年第42期
——专访中国疾控中心国家流感中心主任舒跃龙。“从病毒的角度来说,现在的‘甲流’和5月份的是同一个疫情,没有发生大的改变,差别只是,目前传染的范围更广,感染的人群更多。”

——专访中国疾控中心国家流感中心主任舒跃龙

“从病毒的角度来说,现在的‘甲流’和5月份的是同一个疫情,没有发生大的改变,差别只是,目前传染的范围更广,感染的人群更多。”

三联生活周刊:10月18日,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做出的最新判断,外界普遍担心甲型H1N1流感疫情第二波已经开始。这种判断的科学依据是什么?

舒跃龙:从流行病学的角度,针对甲流疫情第二波有各种判断的标准。但是我在这里想澄清一个概念,甲流疫情一直没有间断过,不要因为“第二波”的说法,就觉得好像疫情中途消失过,现在又卷土重来。从今年5月11日第一例感染者开始到现在,疫情一直在持续。中国的甲流传播,经过了从国外输入到本土化的这么一个过程,早期的大规模围堵,的确是有效的,使得疫情从国外输入之后,得到了有效的防控,没有大规模传播。但是经历了几个月,疫情进入本土化阶段之后,随着开学季的到来,疫情传播从9月份开始进入大规模的快速上升阶段。以前是在部分地区高发,目前是全国范围爆发。

三联生活周刊:今年的甲流疫情,中国掌握的信息和其他国家相比是否同步?

舒跃龙:其实在今年的甲流疫情里,中国获得信息的速度,是非常迅速的。世卫组织里,有一个专门的全球流感监测网络组织。这个组织的基础是各个国家的流感中心,目前已经有100多个国家的流感中心加入进来。在流感中心之上,有一个叫流感参比研究合作中心的组织,负责收集全球的信息。目前参比中心的参与国只有4个,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英国。中国在2007年的时候,积极努力要求成为第五个参比国家,也是因为这种积极的参与和努力,所以今年甲流疫情袭来的时候,中国和其他4个国家一样,是在第一时间拿到了关于病毒的信息——美国CDC分离出的病毒株和病毒序列。我们之所以能够这么迅速地研制出甲流病毒诊断试剂,也是得益于我们主动参与到世卫流感监测网络的活动。下周我们将要接受一个为期一周的评估,如果成功,就能正式成为第五个参比国家。

三联生活周刊:为什么甲流疫情会从秋冬季开始进入新的高发期?

舒跃龙:从目前的观测看,甲流符合季节性流感的某些特点。秋冬季就是普通流感的高发期,这点两者是相似的。但甲流也有和普通流感不一样的地方,人体对于病毒的免疫力不同。季节性流感的高发时期是12月底到1月初,而现在看起来,甲流疫情比普通流感提前了1个月。其实这和我们当初的预计是一样的,5月份甲流来袭的时候,我们就分析出,可能11月份将进入一个高发期。目前看,甲流疫情还没有到达高发的顶峰。至于什么时间会到达高发期,如果甲流疫情保持这种与普通流感的一致性,那么,我个人认为,顶峰将在1个月之后到来,但这也需要继续观测。

北方只有一个流感流行季,就是秋冬季,而南方除了秋冬季之外,六七月也是流感的流行季。而且从以往的数据看,南方秋冬季的流感,历来就弱于北方。南北方季节性流感疫情一直就不同,这也是科学家们一直研究的问题,但目前没有权威性的结论。

三联生活周刊:5月份甲流传入中国的时候,你所在的研究所最早成功研制出甲流病毒快速检测法,在4小时内就可以确诊病例。目前的疫情快速上升阶段,病毒是否产生了新的变异?

舒跃龙:对于甲流病毒的密切监测一直都在继续。我们建立了411个网络实验室,有556家哨点监测医院,基本覆盖了所有的地市级区域,每天都有专人在做标本采集,分离病毒,对病毒的序列做分析。从目前的观测结果看,病毒没有发生变异,以前的检测手段,现在依然是有效的。所以,从病毒的角度来说,现在的甲流和5月份的是同一个疫情,没有发生大的改变,差别只是,目前传染的范围更广,感染的人群更多。

三联生活周刊:这是否意味着病毒未来不会发生新的变异?

舒跃龙:病毒变异的可能当然是存在的。病毒的变异一方面来自于病毒本身的复制,另一方面来自人体的免疫选择压力。今年大部分人对于甲流的免疫都是空白,这就是说,目前的甲流病毒没有免疫压力的选择,所以今年秋冬到明年3月份之前,从目前的观测看,病毒发生突变的可能性不存在。

三联生活周刊:为什么这一轮疫情中开始出现了直接感染甲流导致死亡的病例,而且感染者集中于青少年?

舒跃龙:出现了死亡和危重病例,并不是说病毒变了,而是感染的人群基数大了,自然出现死亡病例的情况就会增多。季节性流感的传播,呈现U字形,两端人群最易受感染:老人和小孩。而目前甲流的感染群体是10岁到20岁的人数最高,这背后是什么科学原理,目前还不能完全解释,但这个年龄段与学校人群是匹配的,9月份开学之后,目前的疫情也主要集中爆发于学校。从全球的数据看,目前全世界因甲流死亡病例中,70%都存在基础性疾病,这也就是说,甲流主要是引发身体的基础性疾病,从而导致患者死亡。这也意味着,存在严重基础性疾病的人群比较危险。虽然现在的病例集中在青少年,但老年人相对来说是基础性疾病比较严重的群体,只能说,目前甲流因为种种原因还没有在老年人中爆发,若一旦爆发,老年人也不是安全的群体。

三联生活周刊:你是否会担心甲流的大规模流行将造成类似SARS的恐慌?

舒跃龙:SARS和流感完全不同,没有可比性。不要把二者相提并论。

三联生活周刊:目前甲流病毒是通过飞沫传播,这对于防控来说有什么意义?

舒跃龙:流感历来存在飞沫和空气两种传播可能,以前也是以飞沫传播为主,而这次,是疾控中心首席科学家曾光的实验室用科学数据证明了甲流传播的这种特点。对于防控来说也是有意义的,飞沫传播的距离是有限的,和SARS不同,佩戴普通的口罩就可以起到一定的物理预防作用。

三联生活周刊:你如何看待疫苗安全性的问题?

舒跃龙:任何一种疫苗都是有风险的,不存在绝对安全的疫苗,注射疫苗,也是一种风险比较,要放在每种情况中具体来评价,究竟是疾病更有风险,还是疫苗本身更有风险。许多人都说到了1976年的美国,但那次是判断失误,疫情只是在一个军营流行,并不是大规模流行,而这次甲流是全球范围内的大流行,风险性完全不一样。1976年因为疾病本身的风险有限,那么大规模注射疫苗,就是放大了疫苗的风险。而这次不一样,在这次的情况中比较,是甲流的传播更有风险,而不是疫苗。

而且从疫苗生产技术上说,虽然甲流疫苗的生产只用了3个月,但使用的是和以前季节性疫苗同样的技术手段,差别无非是这次使用了H1N1的病毒株。其实就是季节性流感疫苗的生产,病毒株也会根据每年不同的变异来更换,世卫组织在全球每年都会召开两次会议,一次是2月份,讨论北半球国家的疫苗组分;一次是9月份,讨论南半球国家的疫苗组分。简单地说,就是用哪种病毒株,生产什么疫苗。确立了病毒株之后,生产时间也只需要几个月而已。关键在于,目前的疫苗生产技术是稳定的。以前研制疫苗的时间长,是因为要从无到有,而甲流疫苗的生产,不过是在现有的基础上,更换新的病毒株而已,其他技术都是一样的。在把好了质量关的前提下,疫苗就是安全的。对于疫苗,我们用什么来做评价标准?当然是质量标准,甲流疫苗,我们的质量标准绝对没有降低。

三联生活周刊:我们还是看到了许多关于疫苗副反应的消息,你自己是否会选择接种疫苗?

舒跃龙:疫苗是有副反应,但那不是全部。不要只集中于对副反应的强调,要看到目前接种了多少例,不良反应的比例究竟是多少?我当然会接种疫苗。目前病毒没有发生新的变异,那也意味着我们通过病毒株生产出来的疫苗是有效的。如果病毒发生了新的变异,我们自然会分离新的病毒株来生产新的疫苗。人类和其他动物的区别,也在于面对疾病,人类是主动地去预防传染病,我们的武器,就是疫苗。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