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科技 > 正文

教授也疯狂

2009-11-09 14:10 作者:曹玲 2009年第39期
录制从2008年6月开始,因为资金约束以及布兰迪的假期安排,只有5个半星期的时间。“周期表有118个元素,所以我们的速度令人发狂,但是一气呵成的录制让整个视频有一种清新的感觉,如果不是赶制出来的可能就很难保持。”波利亚科夫告诉本刊。他们比计划时间提早完成了录制,一共录制了120个视频,包括118个元素、一个开头和一个结尾。

“疯狂的化学教授”波利亚科夫

英国诺丁汉大学化学教授马丁·波利亚科夫在互联网上拥有另外一种生活。他的主业是普通人听不太懂的超临界流体和绿色化学,但是在互联网上的身份则是“疯狂的化学教授”。他用各种“噼里啪啦”的爆炸和火焰展示中学生所学的化学元素周期表,成为YouTube上的明星。化学和工程学并不是YouTube上的热门学科,但是他所制作的元素周期表视频吸引了600多万的点击率,还获得了2008年英国化学工程师学会的Petronas杰出教育奖。

元素周期表视频是一个站点(www. periodicvideos.com),每一个元素都有相关视频,在YouTube上还有个镜像。这些视频一开始只有摄影记者布兰迪·哈兰(Brady Haran)和波利亚科夫(Martyn Poliakoff)两人参与,在学校内部流行,但是很快波利亚科夫的4个同事也参与进来。视频的整个调调轻快而充满热情,将元素标本和信息、轶事、实验混合起来,长度从45秒到10分钟不等。

记者布兰迪从2007年中开始追踪诺丁汉科学城中科学家和工程师的工作,自从他拍摄了波利亚科夫之后,这两个看似不挨边的人一拍即合。“虽然布兰迪不是科学家,但是他以前是一位很有激情的澳大利亚化学老师,所以他对化学也有一种特殊的喜爱。布兰迪提到他真的很希望制作元素周期表的视频,于是我很快就沉迷进去。我找到一些资金,然后就开始了。”波利亚科夫在接受采访中告诉本刊,“这个开头并不是很麻烦。”

一开始,他们设想由波利亚科夫在办公室解读元素,由同事皮特(Pete Licence)和高级技术员尼尔·巴恩斯(Neil Barnes)在实验室里进行试验演示。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人手不够,实验室里的空间也过于狭窄,所以波利亚科夫研究硼和氢元素的同事黛比·凯斯(Debbie Kays),以及研究重金属的同事史蒂夫·利德尔(Steve Liddle)也过来帮忙,将很多试验场地转移到了屋外。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制作手稿、编写台词,几乎都是临场发挥,但布兰迪惊讶地发现,录制的视频竟然非常连贯而有趣,于是大家就在布兰迪的指导下继续遵循这种看似随意的录制。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视频是在波利亚科夫的课堂上录制的,在场的观众都是他的学生。

录制从2008年6月开始,因为资金约束以及布兰迪的假期安排,只有5个半星期的时间。“周期表有118个元素,所以我们的速度令人发狂,但是一气呵成的录制让整个视频有一种清新的感觉,如果不是赶制出来的可能就很难保持。”波利亚科夫告诉本刊。他们比计划时间提早完成了录制,一共录制了120个视频,包括118个元素、一个开头和一个结尾。

拍摄中没有遇到太大的麻烦。原本波利亚科夫以为,铀元素之后具有放射性的重元素很难在录像中解释,但是它们让波利亚科夫找到一个机会来谈论普通的原理,比如什么使元素具有放射性,它们可能会有什么性质,为什么人类对制造这些元素感兴趣等等。“同时,这也是一个好机会可以告诉青少年元素命名背后的故事。”波利亚科夫说。

谁也没想到,视频会在互联网上大受欢迎,“粉丝”出现的速度之快令人惊讶,富有热情的网络追随者随着视频的增多而逐渐增多,当布兰迪度假回来,点击率就已经超过50万。“元素周期表视频显然已经有了生命,我们不能停下来。结果,我们的团队决定让元素周期表视频成为一个持续的项目。”于是在接下来的数月中,他们又开始扩展与更新视频,“粉丝”团也在不断扩大。

观众的范围很广,从年轻学生和中学老师,到化学教授、工程师甚至诺贝尔奖得主。“我们就是很简单地跟着制作思路走,也没停下来定义自己的观众群。不过我们重点瞄准的是非专业人士,尤其是年轻的观众,希望我们的热情能够引起年轻人对化学和工程学的兴趣。”波利亚科夫告诉本刊,“一般说,如果布兰迪不能理解他拍摄的内容,我们就重来一遍,换一种解释方式。”

之后,他们的网站被英国广播公司(BBC)和当地电视台看中,通过国内外媒体以及专业杂志的介绍,元素周期表视频被无数二级网站转载。很多人在YouTube、博客以及单个元素视频页面留言。有观众说:“我爱你的视频,观看它们学到的知识比我一个学期学到的东西还多。”老师说:“这些视频帮助我们教学。”波利亚科夫还收到一个美国朋友的邮件,说他六年级的儿子很喜欢这些视频,把整个周期表看了很多遍,而且还告诉了自己的科学老师,于是他的很多同学也成了小“粉丝”,并且热衷于讨论自己喜欢哪个元素。

视频甚至得到了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的赞扬,美籍波兰裔化学家罗尔德·霍夫曼(Roald Hoffmann)和英国化学家哈利·克罗托(Harry Kroto),也表达了对波利亚科夫的钦佩,赞许他在科普方面做出的贡献。

波利亚科夫自然的表演风格甚至征服了他最严格的批判者——弟弟斯蒂芬。作为英国知名的剧作家,斯蒂芬曾编写并指导过多部广受好评的剧目和电视片,他说哥哥实现了他儿时从镜头前获得荣誉的梦想。斯蒂芬说,他自己一直想成为一名演员,但是哥哥却以一种古怪的方式成为国际明星,他留着让人印象深刻的发型,完美演绎了在实验室里变魔术的“疯狂”科学家。

诸多视频中最为流行的要数“再现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为阐释核事故背后的化学反应,波利亚科夫与助手在实验室中引爆一个充满氢气的气球。由于爆炸不够猛烈,他们又用一个更大的气球在室外重复这项试验,结果制造出一个炽热的红色大火球。在另一个受欢迎的视频中,他们演示了所谓的“barking dog”反应,这是在闪光灯出现前用于在照相前打光的放热化学反应。在一个昏暗的讲堂,他将液态二氧化碳和笑气(一氧化二氮)混合,制造出电视里才能见到的燃烧效果。

至于118种元素中哪些元素最受欢迎这个问题,波利亚科夫说:“从前几个月统计的点击率来看,铀的点击率最高,有20.8万,接下来钠是16万,氢10万,硫8万,钚6万,氧6万。就算排名最后的元素镥,每月也会新增500点击量,尚未用实验方法检测到的117号元素每月也能新增600的点击量。”波利亚科夫自己最爱的是108号元素,黛比最喜欢硼,皮特喜欢锌,史蒂夫喜欢其他的。

波利亚科夫觉得,有很多因素造成了视频的成功。“就连我的发型也成了观众们讨论的对象。”他说。他那一头爆炸式的灰白色头发让人联想到爱因斯坦,于是有人说他“故意打扮得像个科学家”,还有观众把他的头像和浑身灰白绒毛的雏鸟进行比照。“布兰迪高明的编辑也很重要,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我们并没有说教,没有试图教给读者任何东西,只是把自己喜欢的东西拿来娱乐群众。人们喜欢我们的爆炸,我们跳出窠臼,不按常理出牌。”波利亚科夫说。

观众的热情和来自各方的评论极大地鼓舞了波利亚科夫,他表示:“视频能够激励大家进行科学对话和讨论,这让我甚感欣慰。”即便是并不能确定视频会否产生持续的影响,他也打算继续下去。“互联网吸引眼球经常是短暂的。不过现在我们有1万多YouTube订户,他们对我们何时上传新视频非常关注,大多数最新视频在第一天就能达到2000的点击量,不需要借助任何宣传第一周就有1万多点击量。”

接下来,他将计划有规律地补充包含更多知识的视频,讲述更好的故事,找到更好的表现形式。新的视频强调新闻里的化学,比如去年北京奥运会时,金、银、铜就被和奖牌联系起来,而大型强子对撞机开撞时,就通过它来解释氮,因为它的工作需要使用氮。去年10月,波利亚科夫录制了一个视频,解读了2008年诺贝尔化学奖背后的科学,吸引的观众人数比诺贝尔奖官方网站的视频还多。此外,他们还致力于制作主题短片揭示庆典场面中的科学,比如中国春节庆典和焰火之夜,以及用狗玩具作为分子模型解读催化作用和绿色化学等概念。

他们还想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些视频,试图给视频添加字幕。YouTube给他们介绍了一个自动翻译设备,已经添加了一些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和英语字幕。波利亚科夫还在寻找一些能将元素周期表视频带给更广泛公众的途径,也计划为学校制作DVD,特别是为经济不发达的国家。“有些发展中国家的互联网普及程度可能没有那么理想,我们需要一些赞助,然后让更多人看到这些视频,点燃对化学的兴趣。”波利亚科夫告诉本刊。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