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体育 > 正文

鸟巢的ROC大聚会

2009-11-02 13:28 作者:苗炜 2009年第40期

“鸟巢”的可用面积比前两个体育场大很多,因此在赛道设计方面有很大发挥空间,赛道更长,车速更快,莫顿说,“鸟巢赛道是我所设计的历届ROC赛道中最满意的作品”。

“起初这个比赛就是个派对,1988年有个法国车手在拉力赛中发生事故,赛季结束后,他的妻子和朋友们发起这个比赛,当年在巴黎举行,冠军为朱哈•坎库宁。最开始都是拉力赛选手参加,慢慢就有场地赛车手、F1车手,后来还有摩托车选手参赛,这就是所谓的‘王中王’,Race of Champions,中文名称为世界车王争霸赛。”张亚军是北京汽车摩托车运动协会的秘书长,正在谈论11月初即将在“鸟巢”举行的“ROC2009”比赛,他说,“真把体育场改造成赛车道,我们只干过3次,第一次是1988年在北京的‘工体’,当时是日本的一个摩托车队来表演,第二次是去年在浙江杭州,举办过一次‘中国王中王’,这次在‘鸟巢’,这个举办过奥运会的场地改造成赛车道,的确会吸引许多车手来参赛。”

负责把“鸟巢”改造成赛道的,是赛道总监、法国人米歇尔•莫顿女士。1982年,要不是在最后一站比赛中出现赛车故障,她可能会成为世界拉力锦标赛历史上唯一的女性总冠军。1992年,莫顿女士在西班牙的加纳利群岛建造了ROC专用赛道,ROC赛道是在场地赛道的特殊弯角处加上富有拉力感觉的泥泞赛道混合建造的。此后的12年,全世界的顶尖车手都会在加纳利群岛参加“王中王”争霸赛。为使观众能够更接近、更全貌地观赏比赛,使车手享受更多现场观众的欢呼,ROC于2004年进行了大胆的改革。莫顿在巴黎的法兰西体育场内建造了第一条场内赛道,以平坦、漂亮的沥青路取代泥泞的土路,将单赛道改为平行双赛道,比赛用车也在单纯的拉力赛用车基础上增加了场地赛用车。

这一改革大大提高了ROC赛事的观赏性、电视转播效果和商业价值。参赛选手范围也进一步扩大,F1车王舒马赫正是从这一年开始连续参加ROC。进入体育场之后,ROC比赛中还得以穿插各种汽车、摩托车特技表演,使赛事看点更加丰富。在法兰西体育场举办3届之后,ROC又连续两年在伦敦的温布利大球场上演,赛道设计和建造工艺也在不断改进。整个赛道的建造可以在4天内完成,且对体育场的草坪没有任何伤害。法兰西大球场、温布利球场都曾经举办过世界杯决赛,都堪称世界顶级球场,谈到“鸟巢”赛道,莫顿兴奋地表示,“鸟巢”的可用面积比前两个体育场大很多,因此在赛道设计方面有很大发挥空间,赛道更长,车速更快,一些十分专业的设计理念都可以实现,使比赛更精彩。她反复强调,在满足观众欣赏比赛之余,赛道设计更重要的因素是使车手感觉到赛道的挑战性,从而激发出车手潜能。为此,她在“鸟巢”赛道中加入了多个连续弯角,这在以往的赛道设计中是没有的。“鸟巢”赛道将包括直道、大弯道、正反连续小弯道、立交桥等多种元素,赛道总面积达到1万平方米,几乎充满整个体育场空间。莫顿说,“‘鸟巢’赛道是我所设计的历届ROC赛道中最满意的作品”。

舒马赫已经确定将参加这场“鸟巢”比赛,前两届ROC,他和同胞维特尔为德国队赢得了“国家杯”,他说:“能和全世界其他赛车项目的高手们同场竞技是一种美妙的感觉,在ROC的比赛又是相当轻松的。我想亲眼看看那个美丽而壮观的‘鸟巢’体育场。”在舒马赫的职业生涯中,曾在F1上海大奖赛征战过3次。而本年度的F1冠军巴顿也将到北京参赛,在ROC比赛前两天,他将参加本年度F1最后一站阿布扎比的比赛。

中国车手刘斌说,自打舒马赫退役之后,他已经很少看F1比赛了。“我觉得F1在中国可能太超前了,好多人看不懂F1,但ROC简单明了,就是两车PK,冲到前面的车就赢了。咱们的赛车运动还是不够普及,ROC热闹好看。”张亚军认为,ROC显然对场地赛选手和F1选手更有利,他们的技术要比拉力赛和越野赛选手更细腻,但参加过达喀尔越野和多项拉力比赛的刘斌并不同意:“我觉得ROC对场地赛选手更有限制,原本他们的场地赛,视野非常开阔,ROC的赛道是有护栏的,7米宽,这会给他们造成不利,相对来说,拉力赛车手可能更容易。”

ROC之所以搬进体育场,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它为车迷们提供了丰富的互动、参与的机会。其中最难得的就是“同车参赛”。从2004年开始,ROC特别增设了车迷与车手同车比赛的内容,所有参赛车手在比赛中都将带上一名幸运车迷同行,在2008年的温布利ROC比赛中,一位幸运的英国女观众乘坐舒马赫驾驶的KTM战车,参加了ROC“车手杯赛”。本届的“鸟巢”赛事将延续这一传统,此外,还将邀请大量演艺明星参加比赛。林志颖、孙楠将在“鸟巢”亮相,歌星高旗也将参加比赛。

2004年的12月,高旗受邀参加爱果士冰上拉力赛试训,作为国际汽联注册的赛事,爱果士已经举办了10多届。爱果士的法国老板原本是一个职业车手,在冰雪上赛车也只是自己的私人爱好,但他后来忽发奇想,开始组织“冰上拉力赛”。高旗说:“这也是个派对性质的赛车,参赛选手有F1前世界冠军普罗斯特这样的车手,还有高山自由滑雪冠军奇切里特(Chicherit Guerlain)这样的冬季运动高手。比赛大多是在滑雪胜地举行,这样就是赛车和滑雪相结合,好多人来滑雪,顺便看赛车,这是因为法国有赛车的传统,也有户外运动、滑雪的传统,零下17摄氏度,观众还非常多,你要是冬天在‘鸟巢’比赛,估计观众都会觉得冷。”

爱果士的冰雪汽车赛,在阿尔卑斯山的滑雪场举行,加拿大的滑雪地也曾承办过几站比赛,总决赛也曾在变成了冰场的巴黎法兰西体育场举行,吸引了约6万名观众前往观阵。赛事创办者也曾希望能把冰上汽车赛搬到北京的工人体育场举行。这项赛事的一大特点就是业余选手的表现,演艺明星、模特、欧洲小姐都可以在冰雪赛道上开赛车。但他们显然过于乐观地估计了中国汽车运动的市场。

张亚军说:“这次ROC,组织者一开始的报价是350万欧元,他们觉得中国的市场非常大,但他们好像并不了解,中国的汽车文化还没有形成。他们认为,3天的比赛,门票收入在3000万元人民币以上不成问题,可F1上海站,也是3天的比赛,据我了解,门票收入也就是3000多万元。今年上海站之后,法国报纸有评论说,这将是F1在中国的最后一站比赛,赛车还没有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我觉得,这个判断非常准确。我们原来叫自行车大国,但未必能出自行车赛手,现在我们是汽车大国了,北京有400万辆机动车了,但未必能出来4个好的车手。”刘斌参加过达喀尔拉力赛,但2009年达喀尔移师南美之后,中国车手大多因路途遥远放弃了参赛计划,刘斌说:“前几年中国车手连续参加了达喀尔拉力赛,但比赛挪到南美,赞助商就有点儿退缩,认为成本太高。”

中央台一位赛车记者回忆自己在法国观看摩托车赛的经历:“我们坐着大巴车去赛场,路上不断有摩托车超过我们,到了赛场就是一片节日景象,漫山遍野都是摩托车,那场面让我立刻明白,开什么车就看什么样的比赛。”张亚军同意这说法:“你要是开一捷达,自然应该看看捷达改装车的比赛,看一看人家能把捷达车开成什么样,你非看奔驰车怎么开有什么意义呢?汽车文化就是要细致和专注,比如我们有路虎俱乐部,人数也不少,但在英、法,会有路虎发现俱乐部、路虎揽胜俱乐部,车型不同性能不同,分得非常细致。”这位赛车运动的积极推广者承认:“当年促使我搞400米直线加速比赛的,就是因为出了‘二环十三郎’,社会上都在谈论,现在经常能听到新闻,说富二代又开着法拉利、兰博基尼在哪儿飙车,这种现象当然不好,但赛车的确是一项很花钱的运动,400米竞速后来逐渐萧条,这比赛看起来简单,谁都能参加,但最后看还是谁的车改装得更好,还是看钱,拿冠军的老是那几个,自然就没有吸引力了。ROC比赛相对来说还是有亲和力,你看舒马赫开的就是福特或者大众的尚酷。这次ROC比赛,还会安排许多精彩的汽车特技表演,我们希望大家能通过这个派对更了解赛车运动。”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