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民营”改造和没有家族的家族全球扩张

2009-10-28 13:08 作者:尚进
2009年9月中科院所持联想股权退居36%,只比联想控股员工持股会高1%的股权比例,则完全有可能成为联想控股扩张的新起点。

8月25日,联想在韩国首尔举行了IdeaPad S10-2笔记本电脑推介会

2009年9月中科院所持联想股权退居36%,只比联想控股员工持股会高1%的股权比例,则完全有可能成为联想控股扩张的新起点。

“再干5年,我就逐渐隐退,我更乐于打打球,看看书。”这是柳传志在2009年2月重新出山执掌联想集团董事长的时候,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表达的心境。9月8日联想控股宣布引入中国泛海控股集团受让中国科学院持有的29%股份时,柳传志并没有改变自己一贯的态度,只不过将自己的退休时间设定在了一个大致区间,以根据不同情况做出不同安排。而这一切的背后,不仅关系到联想控股多元化发展、柳传志的接班人问题,关系到联想控股员工激励制度的进化,真正根源还在于联想集团作为联想控股的起家资产,柳传志内心深处希望联想需要一个强悍的核心业务,并且可以把这种模式复制到未来下一个核心业务之上。

而柳传志与中国泛海董事长卢志强之间的莫逆关系,不仅是民营企业家们早年的泰山研究院那么简单,在2004年泛海需要资金拆借的时候,第一个伸手相援的就是柳传志,所以卢志强在得知中科院筹划公开售卖联想控股股权的时候,会亲自登门向中科院院长路甬祥做自我介绍,并且以“只帮忙,不添乱”的民营资本姿态参股。柳传志对于选择民营企业作为参股方,也有自己的盘算,在他看来,外资很多领域受限,而国有企业又有颇多掣肘处。实际上,中国泛海以27.55亿元的价格接手联想控股29%的股份,不仅是中科院对持股企业进行社会化改革的尝试,更为联想控股和联想集团全球化发展提供了新的基石,至少联想集团不会再在开拓海外市场的时候,遭遇对联想集团是国有企业身份的质疑。

如果说2001年联想控股调整治理结构,中科院持股65%,联想控股员工持股会占35%,激励了联想控股分拆成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此后联想投资、融科智地和弘毅投资作为子公司的崛起,甚至包括联想集团购并IBM个人电脑业务的大胆尝试,都可以归功于2001年那次股权变化,那么2009年9月中科院退居36%,只比联想控股员工持股会高1%的股权比例,则完全有可能成为联想控股扩张的新起点,一个以联想投资和弘毅投资获取现金正流入的资本扩张期。按照柳传志在采访中的说法:“联想控股未来做直接投资,就是要购买核心业务,我们必须采取另外一种投资形式,只有控股自己买回来,才可能长期持有。”很显然,柳传志眼中的核心业务,不仅仅是新兴的业务项目,他绝对不会割舍自己对于联想集团的情怀,作为蛇吞象式地并购IBM电脑业务,代价则是联想控股目前还只持有44%联想集团的股权。尽管在年初柳传志重新接手联想集团的董事长时,他一再强调联想集团收益能力在联想控股的地位,并且盘算如何分散资本风险,他甚至对郭为掌管的神州数码可以只持有18%的股份,可柳传志心中依旧最挂念联想集团的前途。尤其是联想集团酝酿已久的回归A股市场,按照柳传志的说法:“我们会尝试着将联想控股下辖的各个公司单独分拆上市,借此提升规模,并为母公司提供支持。”

“没有家族的家族企业”,几乎快成了柳传志最近的口头禅,在此之前,他总唠叨的是联想搭班子定战略的传统。在资本规模扩张和真正将联想控股定位为国际企业之前,柳传志更在乎如何延续老联想的企业文化,一种被他自己称为联想风格的管理文化,一种以优化组织管理成本和运营效率的联想作风。柳传志甚至在此前特意比对了瑞典银瑞达集团、沃伦·巴菲特和李嘉诚的发展方式,在他看来,联想控股与李嘉诚有些类似。而作为联想集团的董事长,柳传志似乎已经不再像2009年初刚接手时那样“紧张”,至少他不再过问具体业务层面的内容,更多关心如何让董事会与管理层更好沟通,以及如何让全球化运行的联想集团更坚持联想自身企业文化的传承。而中国泛海入股联想控股的发布现场,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兼新兴市场集团总裁陈绍鹏作为代表出席,无疑应对了柳传志对联想控股在世界范围内影响力和国际控股的期望。作为联想集团重点拓展海外新兴市场的主管,陈绍鹏几乎肩负了过去20余年很多联想老一辈创业者的期望,毕竟联想电脑在品牌建设上已经逐渐获得了国际公众的认可。而联想集团作为中国这个新兴市场国家的一家国际化企业,又在以开拓其他新兴市场机会为突破口,这种业务战略方式本身就很有借鉴性。新兴市场企业的经验是否可以直接嫁接于其他新兴市场,这也是颇具教科书价值的中国式试探。而对于联想控股布局的多项投资业务而言,多业务平台下的全球借力,无疑还可以进一步全球化地补完柳传志念念不忘的联想管理文化本身。

俄罗斯、印度、马来西亚和土耳其,在联想控股调整股权结构,试图为未来战略铺路之际,联想集团已经提前加速了自己开拓新兴市场的力度,尽管与联想投资和弘毅投资手头众多热门投资项目不同,可对于试图强调核心业务的联想控股,全球化绝对是必须强化的重点,而这4个重点新兴市场成为第一波攻击的重点。为此本刊记者专访了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兼新兴市场集团总裁陈绍鹏。

三联生活周刊:联想控股的股权结构调整,明确了联想集团回归A股市场的方向。我们注意到,柳传志非常关注联想集团在全球新兴市场的开拓经验,那么在新兴市场联想的现状如何?

陈绍鹏:联想集团不论在成熟市场还是新兴市场,发展根基还是联想控股和联想大家庭的这个平台,特别要感谢中科院前瞻性的英明决策,非常有助于联想集团在全世界的企业形象和品牌建设,有助于我们渗透到更广的地区和更深的领域。在开发全球新兴市场的时候,还是双拳出击,稳固关系型业务,大力开拓交易型业务,也就是充分利用Think和Idea产品组合,强调优化成本结构。我们在东盟市场最近斩获颇丰,吉隆坡和印度的品牌概念店,大大促进了我们在当地的业绩。

三联生活周刊:在马来西亚我们注意到,除了联想和海尔,也就勉强能够找到奇瑞等中国品牌,更多时候中国品牌被忽略了,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树立起品牌。全球其他新兴市场似乎也都如此。如何推进联想品牌的认知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如何平衡联想品牌与中国整体产品在海外市场的传统影响间的关系?

陈绍鹏:中国产品在海外市场的传统形象正在逐渐改变,由过去的质劣廉价,转向高质量高附加值的品牌形象,正如30年前日本企业取得的成绩那样。目前,以联想、华为、海尔等为代表的中国企业,已在全球市场扮演着重要角色,这些企业的崛起正在潜移默化地改变世界对中国制造的形象定格。这也是联想控股对于联想集团非常期望的一点。真正参与到全球化商业竞争环境,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课题,中国制造上的成本和工业优势已经很明显,关键在于打造一个集合技术研发和品牌建设的高效率架构,我们非常愿意尝试打造出一条值得借鉴的联想道路。

三联生活周刊:新兴市场除了高端消费群对ThinkPad的认可外,似乎对于IdeaPad的上网本很热衷,某些市场上网本的受欢迎程度甚至远远高于联想在中国本土市场的受欢迎程度。是否意味着有机会以低价格方式大量获取新兴市场的份额,甚至为新兴市场开发更具本地特色的机型?

陈绍鹏:对于上网本产品的趋势,我们始终保持高度关注,联想上网本在新兴市场是一道独特的风景,非常适合联想在新兴市场的多元产品定位。联想非常重视移动计算设备的研发,这种类型产品具有很高的可塑性。新兴市场国家的文化差异,让我们认识到每个地方的人对于产品偏好有很大不同,比如泰国,人们对于颜色的喜好是根据时间变化的,周日是红色,周一则是黄色,所以我们改变了包装模式,彩色的笔记本电脑包装,就在当地非常畅销。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