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英特尔的信号

2009-10-20 14:11
“英特尔未来的成功不会再依赖于我们现有的专利组合,依旧延续过去在X86架构上的路径,我们还会再创造新的技术空间。”

9月22日,英特尔首席执行官保罗·欧德宁在“2009英特尔开发者论坛”上发表讲话

“英特尔未来的成功不会再依赖于我们现有的专利组合,依旧延续过去在X86架构上的路径,我们还会再创造新的技术空间。”

净利润19亿美元,每股盈利33美分,比去年同期净利润和营收均下滑8%,英特尔2009财年第三季度财报并不好看,可华尔街似乎依旧很兴奋。英特尔财务报告下滑速度的放缓,被视作美国经济回暖的强烈信号,尽管10月14日当天英特尔股价只上涨了0.44%,可在盘后交易中英特尔股价被拉高到了21.5美元,涨幅4.98%,超越了过去52周20.69美元的股价高点。并且捎带狠狠地刺激了疲软多时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突破万点,以及让纳斯达克涨了1.51%,达到了2172.23点。

可这并不能掩饰英特尔正在面临的一系列问题,尽管即将到来的微软新一代Windows7操作系统,被很多分析师视作电脑制造产业全面复苏的兴奋剂。按照iSuppli的分析师马修·威尔金斯的计算,目前英特尔至少控制着全球电脑CPU市场81%的份额,可在智能手机和手持消费电子领域,英特尔的影响力远不及其在传统电脑界的威望。甚至一些手持消费电子制造商提出了去英特尔化的说法,在他们看来,过去20年间英特尔主导了整个电脑生态产业链的走向,造成全球电脑制造业的同质化问题严重。实际上,英特尔已经意识到了低功耗处理器的趋势,以及一些低功耗设备制造商的担心,催生上网本浪潮的凌动处理器,已经开启了英特尔在传统CPU之外的低功耗之路。可凌动处理器依旧是英特尔看家的X86架构,芯片组和匹配的内存并没有脱离传统的电脑套路。正是这种对于传统技术经验的迷恋,让以ARM公司为首的一批新兴低功耗手持设备芯片制造商们找到了突破口。苹果早在2008年春天就收购了芯片设计公司P.A.Semi,新一代的iPhone 3GS已经开始使用苹果自己的芯片,只不过苹果让三星代工制造,并没有在芯片上蚀刻苹果商标而已,这意味着英特尔与苹果在过去3年间缔结的联盟,正在变得松懈。而芯片ARM公司与AMD制造工厂Global Foundries在10月初达成的战略交易,让本就不占优势的英特尔,很有可能无法追赶ARM在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同时也让AMD分拆的芯片代工厂获得财务上的喘息。

另一方面,英特尔还在饱受诉讼持久战的煎熬,其实英特尔不担心欧盟10.6亿欧元反垄断罚单的天价数字,其手头持有的现金至少在百亿美元之上,但是如果对欧盟裁决屈服,势必会给英特尔在诸多领域的强势地位带来负面连锁效应。于是上诉到欧盟初审法院,成为英特尔诉讼持久战的一部分,要知道AMD状告英特尔涉嫌垄断还是2005年7月的事情。而一直对中央处理器市场虎视眈眈的Nvidia,早已不满足于自己在GPU领域的霸主地位,10月9日将英特尔送上了美国特拉华州法院。Nvidia希望能够延续兼容芯片组的授权,而一直在盘算再次复制迅驰平台商业策略的英特尔,根本不打算再延续过去20年间诸多兼容性授权。

除了竞争对手的压力外,英特尔内部也一直处于波澜不惊的状态。9月15日前任首席技术官帕特·基辛格和总法律顾问布鲁斯·斯威尔的突然离职,让现任首席执行官(CEO)保罗·欧德宁的接班人人选缩小了范围,马宏升(Sean Malony)和浦大卫(Dadi Perlmutter)两位副总裁成为主管日常事务的新核心。这无疑暗示着英特尔在管理层上的非技术性倾向,不再由工程师出身的高层主导英特尔,这成为财务部门出身的保罗·欧德宁开辟的新传统,市场研究公司AmTech分析师道格·弗雷德曼甚至开诚布公地表示,马宏升将是保罗·欧德宁的接班人。

专访英特尔全球副总裁、首席技术官贾斯汀·赖特纳(Justin Rattner)

三联生活周刊:手持消费电子设备的热销让ARM架构受到了追捧,10月初ARM公司与AMD拆分出来的制造部门签订了代工制造协议,这无疑将打破目前手持电子设备核心处理器的产能平衡。除了ARM,苹果也在研发专属自己的处理器,诺基亚和三星也有类似的计划,在低功耗处理器领域,英特尔并没有类似电脑通用处理器的市场地位,况且英特尔一直在坚持的X86架构存在着功耗问题。英特尔如何迎接在手持消费电子设备上的新挑战?

贾斯汀:低功耗处理器市场的竞争异常激烈,不光有ARM,有MIPS,还有Power PC等,但我们依旧认为,英特尔在这个领域有自己的优势。很多人低估了英特尔多年打造的产业生态系统,这轮低功耗电子设备的热潮,根源还在于消费电子产品与互联网应用的融合,所以我们及时拿出了凌动处理器,牢牢掌握了上网本的风向,很多传统电脑制造商非常轻盈地借助英特尔实现了过渡。实际上,在生产凌动处理器之前,英特尔研究院专门做了诸多研究,我们希望评估是不是英特尔X86架构在效能方面真的比ARM低下,结果一系列测试告诉我,英特尔的架构可以实现与ARM等架构同样的能效。在上网本的凌动处理器之后,我们还会设计针对手机和手持消费电子设备的凌动,研发代号分别是Moorestown和Medfield,譬如Moorestown,它在闲置状态的功耗将只是上一代Menlow平台的1/50。

三联生活周刊:微软即将发布Windows7操作系统,很多人寄希望于能够优化电脑使用体验。而在过去几年,英特尔一直在利用多核处理器捆绑的策略提升性能,目前四核处理器已经很普遍,但是软件与硬件效能之间阿姆达尔定律的存在,让多核效能越来越差。也许几年后1024核并不会比256核快多少,况且半导体制造工艺也将在8纳米后遇到物理极限,你如何看待这个未来问题?

贾斯汀:阿姆达尔定律所带来的软件和硬件不匹配瓶颈,并不是将来才会碰到,我们现在已经真切地面对这个问题了。目前使用广泛的双核处理器并没有能充分发挥出应有的性能,因为现在大多数软件和应用根本不是针对未来多核处理器来设计的。上世纪80年代,在高性能计算领域,我们也遇到过类似的问题,改变软件架构是最有效的解决办法,我们必须要认识到今天的众多处理器核心是为未来构建的。下周英特尔将在IEEE视觉计算会议上提交一篇论文,讨论我们Larrabee处理器在医疗影像方面的效率,多核系统可以极快地渲染医疗影像的3D视觉效果,比目前任何GPU都要快得多。

三联生活周刊:最近英特尔进行了一系列公司架构的重组,很明显,这种调整是在为下一任英特尔CEO的出炉做准备,而你所领导的英特尔研发部门也进行了重组,这种调整会为英特尔带来什么?

贾斯汀:我们的CEO欧德宁更希望能将精力和时间集中于战略层面的问题,所以几乎所有业务的事业部门都在向马宏升和浦大卫负责的英特尔架构事业部汇报,他俩将处理英特尔的日常运营管理,明年你将会看到欧德宁的战略思考,如何为英特尔重新战略定位。而我所领导的研发部门也进行了一系列调整,在研究院体系,我们渐渐意识到原有体制不能再像预期那样有条不紊地高效工作,因为英特尔有各种事业部,研究院需要更好地配合各个事业部门,以应对全球半导体技术格局的变化。将英特尔中国研究中心升级为英特尔中国研究院,给中国研究院更多自主研发权利,将是这次调整的重点。

三联生活周刊:最近英特尔面临非常多的诉讼,包括欧盟的巨额罚款,与Nvidia之间的专利官司,还有一直悬而未决的AMD反垄断诉讼。这些诉讼很多都与英特尔的专利和市场地位有关,这些专利和协议很多已经临近过期,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争执。很明显英特尔不能再依靠这些专利和授权来延续过去20年的商业自我保护策略,英特尔如何开创新的商业技术环境?

贾斯汀:其实法律问题并不适合我来回答,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英特尔未来的成功不会再依赖于我们现有的专利组合,依旧延续过去在X86架构上的路径,我们还会再创造新的技术空间。其实英特尔内部一直在不断地自我淘汰,处理器设计架构和制造工艺都在按照一个恰当的规律递进,现在我们的工程师在努力降低处理器的功耗。除了半导体领域,英特尔也在尝试更宽泛的技术探索,包括之前的Wimax,以及3D互联网。从二维互联网升级到三维网络,计算能力需要提升几十倍,3D互联网需要3D显示器,需要众多3D接口标准,关键在于开放技术。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