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披上社交网络外衣的Android反击

2009-10-19 14:47 作者:尚进
除了3分钟掌声,欢迎史蒂夫·乔布斯的病愈归来,9月9日苹果展示的众多新款iPod,并没有引起太多的轰动。反倒是9月10日,摩托罗拉在GigaOm Mobilize 2009大会上曝光的第一款Android手机,第一次打通了智能手机与社交互联网间的隔阂。

9月10日,桑杰·贾介绍摩托罗拉第一款Android手机

除了3分钟掌声,欢迎史蒂夫·乔布斯的病愈归来,9月9日苹果展示的众多新款iPod,并没有引起太多的轰动。反倒是9月10日,摩托罗拉在GigaOm Mobilize 2009大会上曝光的第一款Android手机,第一次打通了智能手机与社交互联网间的隔阂。

“这无疑是摩托罗拉反弹的关键点,第一款具备社交功能的电话,CLIQ和Moto Blur界面无疑将开启Android平台新的一章。”北美最大移动电话运营商T-Mobile的首席技术与创新官科尔·布罗德曼(Cole Brodman)在GigaOm Mobilize 2009大会上如此说。上一次让科尔·布罗德曼如此高调为一款手机捧场,还是2008年10月,第一款使用Google Android手机操作系统的G1,当时他认为,只有Android手机才有可能跟苹果iPhone展开正面竞争。事实上,很长一段时间只有宏达一家代工在制造Android手机,Android更近似电信运营商们的宠儿,使用体验并不比iPhone好多少,更无法与iPhone拥有的超过5万款应用软件相比较。而摩托罗拉在闷头开发近10个月后,以新设计的CLIQ手机杀了回来,作为摩托罗拉第一款使用Android系统的智能手机,CLIQ与已有的几款Android手机最大的不同,在于摩托罗拉憋出了一个Moto Blur的用户界面,一个号称社交互联网方式的手机聚合概念。

Twitter、Facebook、MySpace、Gmail、Yahoo、Last.fm,成堆以社交网络为思路的互联网应用,被直接堆在Moto Blur上,用户可以任意选择自己常用的社交软件,直接在CLIQ手机上控制,甚至可以在同一界面下同步登陆多个社交网站。如果说昔日RIM黑莓开启了商业邮件推送机制的拇指文化,那么Moto Blur注定把这种拇指文化引向极致,这种针对移动手持互联网的直接切入,杀伤范畴远高于黑莓。以社交互联网应用作为手机设计概念,一方面极大迎合了目前互联网泛滥的SNS年轻群体,另一方面让摩托罗拉避免跟苹果iPhone正面对抗。iPhone更乐于靠应用软件下载商店无数0.99美分的订单堆积获利,而躲避在Google Android庇护下的Moto Blur,更渴望成为一种流行的手机互联网入口,并不过分依赖Google应用软件下载的分成模式,跟T-Mobile等电信运营商订制捆绑套餐的分成,就已经足以让渴望收益的摩托罗拉手机部门满足。在摩托罗拉充分展示CLIQ之后,第二天股价就上涨了8.91%,达到了8.68美元,突破了过去52周8.62美元的最高股价瓶颈。摩根富林明投资基金的分析师塔维斯·麦克柯特(Tavis McCourt)甚至预测摩托罗拉凭借Moto Blur的社交手机概念,只要单季度销量达到200万部,就可以使摩托罗拉手机部门恢复盈利。

其实总部设在英国的INQ公司,早在今年初就公布了针对Facebook的社交网络手机,Palm也在叫好不叫座的Pre手机中将Facebook与电话联系人整合在了一起。但是谁也无法像Moto Blur这样,以拉网的方式将目前全球流行的各种社交网站一网打尽,信息聚合器成为新趋势,并且向整个互联网界开放API接口,可以想见中国本地化的开心网和微博们,会毫不犹豫地挤入Moto Blur界面。尽管第一款CLIQ手机的屏幕只有3.5英寸,很难堆满大量中文字符,可已经习惯短信文化的中国手机用户,应该可以适应聚合多种互联网界面于一屏幕之下的眼花缭乱。

Moto Blur界面的出现,无疑也将给其他Android手机以巨大压力,宏达最新的廉价Android手机Tattoo,只拥有了成本优势,甚至LG将在柏林消费电子展会上曝光的Etna,也失去了神秘的光环。为了应对Moto Blur挟持社交网络的手机信息聚合概念,诺基亚在9月12日,也就是Moto Blur公布的第二天,闪电收购波士顿的新兴社交网络公司Plum。现在智能手机界的格局非常微妙,苹果iPhone在两年前的一鸣惊人,已经在商业模式和手机应用模式上,将其他手机制造商远远甩下,就像25年前苹果开创图形用户界面的麦金托什电脑之于众多小型电脑制造商那样。而Google的Android操作系统又很近似早期的IBM兼容机,当年的X86兼容标准就如同现在的Android操作系统,摩托罗拉、宏达、三星、LG等等Android手机制造商,无形中承担了当年康柏、戴尔、惠普和东芝的角色。而远在芬兰的诺基亚,即便依旧拥有庞大的全球手机市场份额,可面对iPhone和Android手机,尤其是勾结社交互联网概念的Moto Blur,显得稍许迟钝。不论诺基亚应用软件下载商店还是OVI门户,都慢了半拍,如果套用20世纪80年代初那场个人电脑革命的话,诺基亚似乎有些王安电脑的影子了。

押宝Moto Blur:专访桑杰·贾

谁还记得高通当年夭折的Brew?尽管Brew是一整套手机平台应用开发的解决方案,与今日摩托罗拉的Blur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可近似的名字,不由得让人产生联想,要知道目前掌管摩托罗拉手机部门的桑杰·贾(Sanjay Jha),在一年前还是高通公司的首席执行官。CLIQ手机内置528MHz的高通MSM7201A处理器,更暗示了摩托罗拉能够快速复苏背后的扶持力量。如何平衡摩托罗拉目前三种手机操作系统之间的关系,如何适应社交网络应用在区域上的巨大差别,为此本刊记者专访了摩托罗拉公司联席首席执行官兼移动终端事业部首席执行官桑杰·贾。

三联生活周刊:除了Google提供的Android平台,摩托罗拉同时还在使用微软Mobile操作系统,以及摩托罗拉过去传统的软件系统。如何平衡这三种不同技术方向在摩托罗拉内部的关系?

桑杰:我们非常看重Android平台,可以说,很长一段时间的研发重心都集中在Android上,很明显Android更适应移动互联网的未来,但并不代表摩托罗拉只会向Android倾斜,我们需要审视未来手机生态系统的需求,以平衡不同产品类型的不同需求。我们计划在年底前在美洲和欧洲先推出两款Moto Blur界面的手机,类似型号最早可以在春节前在亚洲上市,明年全球计划至少会发布10款不同型号的新手机。

三联生活周刊:苹果iPhone的应用软件下载商店无疑为手机经济带来了全新的商业模式,诺基亚也已经在欧洲试验性地推出了Ovi手机门户,并且也打算模仿苹果应用软件商店的下载商业模式,摩托罗拉会不会也采取类似的商业尝试?

桑杰:Google已经有了类似iPhone商业模式的软件市场,Android平台软件系统的手机拥有统一的商业模式,摩托罗拉并不需要再单独做一个独立的下载平台。我们更希望设计出一种端到端的新手机应用环境,每个人都可以直接在手机上找到社会化互联网的捷径,在同一个界面下贯通Facebook、Twitter、MySpace、Gmail等很多传统意义上的典型电脑网络应用。

三联生活周刊:中国移动作为Google Android平台的早期加盟者,一直在完善Ophone的开发,而摩托罗拉的Android手机无疑跟Ophone有很多血缘关系。此外,中国很多本地手机制造者也对Android平台跃跃欲试,那么摩托罗拉在未来如何处理同电信运营商在手机终端上的关系,如何在相同操作系统的环境下保持产品独特性?

桑杰:中国三家电信运营商都跟摩托罗拉有很长久的合作关系,我们希望在Moto Blur界面环境下实现平滑转移,并不会局限于某个运营商来合作。摩托罗拉在过去积淀的设计能力和品质管理,并没有懈怠,我们希望修补过去一段时间在品牌上的损失,无疑需要拿出让大家兴奋的产品,恰恰Moto Blur带来的社会化手机环境,为我们提供了一次聚合式超越的可能。这时候你会发现,拥有Moto Blur的手机更近似一个开放的手持互联网消息器,一个以互联网服务为核心价值的手持信息聚合工具。

三联生活周刊:我们注意到Moto Blur界面下的很多第三方互联网应用,目前都集中于美国互联网界的流行应用,而其中有很多网站并不是全球化的,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有自己本地化的社交网站。摩托罗拉如何推进Moto Blur的本地社交?

桑杰:对于Moto Blur嵌入的社交互联网应用,我们保持一种开放的态度,多元信息服务是未来手机最重要的内容。我们内部将全球分成了几个区域,针对每个国家和地区当地流行的社交网络应用,试图让Moto Blur更具弹性。当然这需要我们与当地社会互联网应用提供者沟通,我们的API开发端口是全天候开放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