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者来信 > 正文

房子,三代人面前的一座山

2009-10-13 12:26

我的祖辈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如今,父母已过古稀之年仍在山里种着几亩薄地。本人高中毕业回乡务农,高考恢复后进了高校读书,现在一家地级市委机关报工作。妻因机构改革几年前从政府机关公务员的岗位上提前退休。儿子在上海,今夏硕士毕业,先是考博被录取,后又考上公务员。本来,儿子“在职读博”是我家“双喜临门”,可我的感受却是喜忧参半。忧啥呢?儿子在上海买不起房!

早在去年底,国际金融风暴袭来,我们盼望“危中有机”,指望上海房价能够降一些,考虑给儿子买个小套或二手房,先给个二三十万元的“首付”。谁知,今年上半年,上海房价不降反升,到了8月份,商品住宅成交均价创下历史新高,达18502元/平方米。当时,儿子在考公务员面试时,领导谈话就说起上海的高房价问题。现在,儿子作为公务员,申请保障房不够资格,只有面向市场买商品房,靠他那份工薪收入买房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唯一的办法就是靠我们父母支援。我们夫妻1984年从单位分得一套80多平方米的房子,虽说旧了些,还能凑合住着,但问题是,旧城改造已到家门口,楼前马上要新辟一条步行街,不少人家早已买新房外迁了,但我家却不敢有“以旧换新”的奢望,因为儿子的房子连影子也没有。

 为人父母者,我们自己还有着赡养父母的义务。平素里虽说给几个小钱补贴乡下的双亲,但是他们仍像往常那样节衣缩食,父母记挂的是“孙子还要在上海买房”。有时候,两位老人进城回去,搭不上顺路的农用车,他们宁愿步行10多里山路也不愿花几块钱打车。儿子现在暂居学校,等到读博3年之后就快30岁了,也该成家了,但“家”在哪儿?这3年内,上海的房价是升还是降?我们一家三代人正为此发愁呢!

徽巢湖  张轶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