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81.9%和框计算

2009-09-16 14:50 作者:尚进
美国互联网同行的借鉴性,正在被多角度淡化,中国互联网越来越强烈的本土特色,为很多投身于网络游戏敛财的公司,施加了越来越重的技术创新压力。

8月18日,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在2009百度技术创新大会宣布推出“框计算”

美国互联网同行的借鉴性,正在被多角度淡化,中国互联网越来越强烈的本土特色,为很多投身于网络游戏敛财的公司,施加了越来越重的技术创新压力。

“中国还没有太多创新性的公司,这令我们失望。”这话是早期互联网奠基人之一温顿·瑟夫在8月17日讨论互联网未来时的感慨,他现在的身份是Google全球副总裁,在他看来,超过3亿的互联网人口,足以支撑中国互联网界出现世界级的大公司。可同时,足够丰富的商业收入源泉,又往往让大公司们并不急于进行技术研发,造成整体技术环境的裹足不前。搜狐首席执行官张朝阳在7月底的一次演讲中,也或多或少暗示了创新疑虑,在他看来,中国的互联网公司都得偷偷摸摸地创新,一旦被别人发现,“寡头”们就拿过去了。

实际上,整个中国互联网界正在经历技术方向性的磨砺,过去美国互联网的前车之鉴,可以为各种模式的互联网公司提供参照雏形,从技术应用到商业模式。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中国互联网界流传着只与美国同行保持6个月差距的说法,尤其是Web2.0催生的快公司逻辑,加重了这种趋势。可互联网商业空白点的减少,为习惯性的技术借鉴主义添加了难度,加之经济危机重灾区的美国互联网巨头或多或少放慢了研发节奏,自我创新动力正在中国众多互联网公司间悄悄积蓄。可包括搜狐在内的众多互联网公司依旧延续传统的趋利思维,大多数公司更乐于投入网络游戏,而不是更基础性的软件研发,盛大、巨人、九城、网易等等,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网络游戏公司远多于传统意义上的互联网企业。

百度在8月20日提出的“框计算”概念,也许仅仅是搜索引擎界的事情,但却深深地考量着中国互联网界的集体技术创新态度。按照互联网数据中心DCCI的调查数据,百度在2009年上半年搜索市场份额达到了81.9%,拥有如此高昂的市场份额,并没有让百度忘却早先的工程师文化。实际上,Google一直是摆在百度面前的技术榜样,尽管Google中国公司被百度挤兑得只剩下了近15%的市场份额,国际上颇有影响的雅虎搜索和微软Bing,在实际覆盖用户数字上已经被百度甩在身后。作为世界第二大搜索引擎的百度,急切地希望以技术概念的表达,来证明自己对互联网经济的控制力,尤其是在核心算法等要害技术上。

在百度和Google之外,还有很多小众的搜索引擎存在,雅虎3721时代引入的技术随着工程师们的跳槽,被嫁接给了众多互联网公司,除了搜狐的搜狗、腾讯的搜搜和网易有道等通用搜索引擎,还存在着读秀图书搜索、爱帮生活搜索、Soaso购物搜索等众多窄搜索公司。甚至淘宝网页内的商品检索功能也在悄悄向搜索引擎进化。品牌黏度正在成为全球搜索引擎界的唯一法宝,大多数使用者很难从使用体验中品味出技术区别,微软Bing一直以此来攻击Google。而百度一直以来也饱受中国“G粉”们的轮番批判,如何在市场份额和搜索算法上全面制衡Google。百度的“框计算”与Google的“云计算”有什么异同?如何看待目前中国搜索引擎的格局?为此本刊专访了百度首席产品设计师孙云丰。

三联生活周刊:百度新提出的“框计算”概念,如何在搜索算法中体现,搜索技术架构上引入了什么新的算法和技巧?Google的云计算更接近服务器后台技术,似乎框计算并不将焦点集中于类似云计算的领域,而是更多停留在语义分析、行为分析和智能人机互动上。你认为两者有什么异同吗?

孙云丰:如果追溯“框计算”的源起,还应该追到百度的阿拉丁计划,2009年初我们推出一个通用开放平台,它将接口开放给独特信息数据的拥有者,从而解决现有搜索引擎无法抓取和检索的暗网信息问题。框计算应该可以算是阿拉丁思路的扩展,阿拉丁框架围绕网页搜索展开,聚焦的是信息资源,而框计算的思路,聚焦的不仅仅是资源,还有应用。框计算概念从技术上简单说就是两点,开放的应用对接平台以及需求的智能化识别,关键的难点在于智能识别,涉及语义分析、用户行为分析、人机智能交互、需求强度计算、机器学习等课题。Google早先提出的云计算,说白了就是对大规模数据的分布式计算能力,数百亿的网页超级链接提取只有云计算才能应付,对框计算而言,云计算是一个基础要素。其实国内互联网界早已有很多云计算案例,网易邮箱、百度有啊,都是云计算式的分布结构,只不过Google用了“云”这个词做概念。云计算的焦点是计算能力,其价值追求在于低成本的网络实现方案,而框计算的焦点是需求,其价值是为用户计算出最合适的资源与服务。如果把云计算比作富士康那种强大无比的集约化制造模式,那么框计算就对应于苹果那种聚焦于需求的产品理念。并不能说谁比谁高,实际上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体系概念。

三联生活周刊:在中国互联网环境下,我们注意到越来越多的研发精力集中在了有效应用上,百度大部分产品都依赖于网页浏览器的状态。在你看来,不论手机浏览器还是电脑浏览器的Web界面,足以容纳下百度未来产品技术的扩张吗?

孙云丰:百度还是个发展中的公司,搜索引擎这个领域还有很可观的提升空间,作为百度首席产品设计师,我认为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百度仍会聚焦于搜索。至少还不会涉足操作系统等基础软件领域。

三联生活周刊:百度在过去几年内,整个搜索引擎做了什么大的技术调整?在你看来,这种随时性的调整,是否能跟得上海量信息的扩展,尤其是像Twritte等即时信息平台。

孙云丰:互联网上的技术创新往往是外界难以直接洞察到的,Google一直被视为搜索技术创新的先锋,可为什么包括百度在内的Google竞争者的市场份额并没衰减,反而稳中有升呢?关键就在于搜索技术积累上的技巧,百度在搜索引擎算法上的改进模式,有点像滚雪球,或者说放贷的利滚利。每天的进展假定是微不足道的0.05%,但是100天的迭代后,就可以达到1.05倍。搜索领域必须时刻保持技术的更新,洞察网络信息的变化,如果百度有一个季度没有做任何技术改进,估计Google中国掌门人李开复就要笑开怀了。Twitter这种即时的网络应用出现以后,我们深入进行了研究,尽管中国类似的应用还没有流行,但我们已经做好了应对的技术预案。

三联生活周刊:微软Bing在最近两个月内突然爆发,给包括Google在内的众多搜索公司带来了竞争压力,你如何评估Bing在算法和搜索技术上的水平?在你看来,搜索技术依赖于算法,还是依赖于拥有丰富的数据积累,哪个方向对于优化搜索结果的效能更高?

孙云丰:微软的Bing绝对有优秀的地方,但无论是从第三方的评估来看,还是从百度内部评估,它离这个领域的排头兵还有一段距离。但无论如何,互联网搜索引擎领域多一个强劲的技术竞争对手,无论对于技术界,还是使用者,都是有促进作用的好事。搜索引擎的进步,既要有强力算法,也需要丰富的数据积累,否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微软Bing在跟雅虎结盟后,无疑获得了雅虎的搜索市场,可以借助雅虎的用户来做数据积累和效果验证。

三联生活周刊:百度目前拥有中国搜索市场80%以上的份额,但更多非传统的搜索应用正在悄悄涌现,譬如淘宝作为商品买卖平台的内部检索,以及诸如爱帮等窄搜索概念。从架构上评估,通用性搜索的效能高,还是窄搜索更有用?框计算的概念是否有可能对其他搜索产生融合效应?

孙云丰:不要指望搜索引擎能够通吃天下,没有万能的信息检索工具。在网络信息时代,每个人要记忆的所有有价值的信息,应用成本并不低,通用性的搜索引擎作为一个互联网信息的导航入口,仍然是最主流的首选。之所以百度提出了框计算,就是希望提高通用搜索的精确性,智能地根据每个人的不同需求提供不同帮助,我们期望的是,让擅长的人做擅长的事,百度在后面提供动力和支持。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