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扒手轶事

2009-09-08 12:25 作者:刘俏到 2009年第34期
资深的公共交通体验者们,谁没见过扒手呢?七八年前的我,有一次坐公交车,上车前还掏出手机看过时间,下车后想再看时间时,已经遍寻不见。彼时我尚年轻,还在和她谈情说爱,你说这手机于我是多么关键啊。但现实真是好残酷,我连疑似扒手的人都回忆不起,而人生的第一个手机已经离我而去。

资深的公共交通体验者们,谁没见过扒手呢?七八年前的我,有一次坐公交车,上车前还掏出手机看过时间,下车后想再看时间时,已经遍寻不见。彼时我尚年轻,还在和她谈情说爱,你说这手机于我是多么关键啊。但现实真是好残酷,我连疑似扒手的人都回忆不起,而人生的第一个手机已经离我而去。

那当然不是我的第一次。印象较深的还有之前一次坐火车,春风沉醉的夜晚,我伏在茶几上半梦半醒,就有一只手从我半开的夹克衣缝里伸进来。放现在,我或可装把幽默:老兄,我家那口子出手比你快呢。但是,第一我那时还不认识她,第二即使是现在她也不靠我养活,所以那时我只来得及错愕地和那扒手对视了3秒。我或者是想认准他,可他显然对醒着的男人没有兴趣,施施然暴走而去。

被扒多了,事后回想,总能恍然大悟间找到不少蛛丝马迹。比如那次晚上随她回老家时路过昆山,我们像往常一样挤着水泄不通的104路,不经意间有某男朝我们回眸一笑,感觉像是老熟人,可我脑子里怎么也搜索不到他的名字,只好微笑点头以示回应。下车问她:刚才那男人朝我们笑,你认识么?她惊讶地说“我以为认识你呢”,接着便发现了她手机的失踪。于是分析,多半是那个回眸一笑男捣的鬼吧。这当然是马后炮,就像股民总要等到套牢后才为下跌寻找理由,实在毫无意义。好在手机这东西,我早就丢过,如今她也丢了,算是扯平,求得了内心的平衡。

真要说起对扒手的了解,在我家,还属她强。她常坐的104路连接着市中心与城郊结合部,那车正是扒手乐园。而她,在长期遇扒的磨砺后,成长为资深的扒手观察人士。她说104路的售票员挺善良的,每有扒手上车,都会提醒“注意保管行李物品”。她说扒手真好认,上车后东瞄西瞟,不像你我望着窗外百无聊赖。她说扒手工作很有规律,出了市中心才上车,且不论战绩如何,底站前一定下车。但她又茫然若失:知道又有什么用呢?作为女人,她曾用小动作提醒了另一位遇扒而不自知的女人,结果是扒手失败下车,却从窗外伸进来一只暴力的拳头。那时,她无助亦无奈。

扒手啊,原以为是个高风险职业,其实却不见得。群起而攻之,扒手胆惶惶,那是当然,但谁第一个站出来呢?你我尚在犹豫之间,扒手却已攻城略地:十步扒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你我遗恨在心头。唯一的例外是最近南京的一位小妹,手机被扒后放声痛哭,其情也真,其声也惨,终于哭动了围观者中的扒手男,扔还手机后才告辞而去。唉,可惜这是个案,可以当做谈资却不可复制。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