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京津球迷恩怨录

2009-09-02 15:26 作者:王晓峰 2009年第31期
事实上,在中国足球赛场的看台上,球迷之间的情绪对立已经超出了各为其主的竞争范围,早就上升到城市间的对立了,越来越多体育之外的因素被带进了足球场。

6月13日,北京国安主场迎战天津泰达,双方球迷再次发生冲突

事实上,在中国足球赛场的看台上,球迷之间的情绪对立已经超出了各为其主的竞争范围,早就上升到城市间的对立了,越来越多体育之外的因素被带进了足球场。

恩怨直接原因

“这事儿我从正面说,天津球迷会骂我。从反面说,北京球迷会骂我。我想王文也跟我一样面临这样的压力。”天津球迷协会会长王津洲对谈论京津两地球迷之间的矛盾显得有些顾忌。因为之前有家网站在首页上有一篇文章《天津球迷向北京球迷示好》,结果王津洲被天津球迷骂了,同时也没从北京球迷那里得到什么好反馈。两地球迷把互联网当成第二看台,虽然各方尽量从正面引导球迷,希望缓解矛盾,但在网上相互谩骂与攻击似乎并没有因此缓和,反而逐步升级。目前,京津两地球迷的矛盾已经成为一个危险的火药桶,随时可能点燃不可预知的后果。
京津两地球迷组织关系一直很好,王津洲说:“前几天王文给我准备了两张国际米兰与拉齐奥队比赛的票,我实在没时间去,因为周末泰达有主场比赛。”但两地球迷在看台上并没有表示出这样的友好。

王津洲回忆说:“上世纪90年代甲A联赛比现在还火,我们到北京,打出‘向北京球迷致敬’;北京球迷到天津,打出‘天津球迷你好’这样的标语。那时候在现场的对立情绪不像现在这么浓,注意力主要还是在球场。现在跟比赛关系不大了,直接是看台上的较劲。以前京津球迷是三角关系,现在就是球迷对球迷。以前一支球队输了,发泄下情绪,1995年北京球迷大巴在天津被砸过,2000年天津大巴在北京也被砸过,那时候媒体报道的也不多。炒得不像现在这样过,结果加深了两地球迷之间的恩怨。我认为最直接的原因是网络,在网上直接对攻,不光是在一年的两次碰撞上,而是每天在网上。上一轮陶伟有一个蹬踏动作,这新闻一报,双方就开始对骂。”

北京球迷协会会长王文说:“10年前、5年前网络还没这么发达,没人组织,现在组织个小论坛网上就开战,而且没有什么限制,所以今年国安主场对天津就出现这个问题。比赛前网上两地球迷已经是战争状态了,而且北京确实有个别球迷在网上跟天津球迷说‘来了有去无回’,天津球迷说‘来了专打绿毛龟’,网上已经把火点起来,导致这场比赛出现这么多事情。”

北京、天津球迷的恩怨到底是怎么形成的?为什么在近几年愈演愈烈?王文回忆说:“我应该是最直接的见证人,这应该追溯到‘甲A’年代,从1994年开始出现了球迷相互间异地观赛的情况,一直到现在。每年国安主场对天津的比赛,都会有天津球迷过来看球。天津主场也会有北京球迷去。职业联赛这么多年,北京和天津几乎一直在同一级别的联赛中,相遇的机会就多;另外球迷之间的交流应该是最多的,虽然不一定是最良好的,但交往机会最多。我印象里,从1994年到2009年,每年国安主场对天津,和天津主场对国安的比赛,都有客队球迷到现场的。首先是北京和天津距离比较近,另外两地足球有很多渊源。包括职业联赛以前,那时候是赛会制,北京和天津就比较较劲,延续这么多年了。而且球迷之间也存在这些问题,只要是国安主场对天津,和天津主场对国安的比赛,都是一年联赛中上座率最高的比赛之一,这不一定是两支球队水平的较量,而是觉得有乐子。天津也一样。从1995年我们第一次大规模组织北京球迷到天津看球开始,十几年组织了若干次,有组织、成规模的至少三五百人以上,应该不下七八次。给我印象深刻的是,1995年我们组织了2000多球迷开着40辆大巴车浩浩荡荡去天津,那场比赛国安客场4比1赢了天津,球迷在看台上对抗也比较激烈,导致了那一年北京和天津球迷之间正式结下梁子。当时我们的大巴、国安队员的大巴从场子里出不来,憋了3小时,结果当地调动武警、警察才解救出来,一路上也是遭受到一些袭击,天津路窄小巷多,有球迷从胡同里头扔砖头的,砸伤了不少人、砸坏不少车。第二年,国安主场从先农坛搬到工体,出现了施连志飞脚踹高峰这个情节,两地球迷之间的梁子又延续了或者加深了。”

王津洲说:“很多地方的球迷在攻击北京球迷时,从来不喊‘北京傻×’,一直都是喊‘国安傻×’,可是北京球迷在攻击别的地方球迷的时候,都用了当地城市名字。我们的球迷文化跟国外不一样,他们的注意力还是在现场,我们这儿是上升到城市。前两轮我还跟天津球迷说,我们不要骂北京,他们骂天津是因为‘天津’两个字对他们没有任何意义,但我们跟北京都有关系,因为你出国,人家知道你的首都在北京。但现在北京球迷的挑衅太过了,从来不喊泰达,从来都骂天津。”

王文说:“异地观球的球迷一定要有挨骂受气的思想准备,毕竟不是你的主场,不是你的家乡,到人家的地方去,多少得怂着点儿。从这些年的足球发展的整体趋势,包括球迷这么多年一步步走过来的状况看,有些赛场出现的情况不是很正常。也不能说反映了地域文化和两地球迷之间的赛场的文化交锋,有些观众是用过于敌意的态度对待客场球迷。另外在表达方式上,越来越趋于野蛮、不理智,包括北京球迷。”
非理性狂热

北京是较早组织异地观球的城市之一,从1995年开始,北京球迷协会几乎是动用海陆空交通工具去异地看球,当时有甲A联赛的大多数城市都去了。北京球迷也是至今口碑最不好的球迷团体之一。王文说:“我感觉去外地看比赛比较危险,也跟当地人的性格有关系,去大连、沈阳、长春,东北汉子都比较粗犷,也发生了一些问题,一些小摩擦。北京球迷也有咱们的弱点,嘴比较贱,心比较齐,比较张扬、招事。现在球迷文化融进了一些本不是赛场的东西,使得足球赛场的环境显得越来越复杂。”

北京人有一种先天的优越感。这是很多外地人对北京人的印象,体现在球场上,就是北京球迷带着侮辱整个对手城市的京骂。而另一方面,在甲A联赛时,八一足球队由于体制原因,不能引进外援,所以在实力上会受一些损失,相应地他们就会受到一些照顾,比如不能降级。后来八一队淡出职业联赛,很多地方的球迷便把国安队当成八一队,这支球队一直以来在场内场外多少都会受到一些照顾,这样更加深了外地球迷与北京球迷的敌对。在所有对立中,京津球迷之间的冲突尤为激烈。现在,不管国安队主场与任何一支球队比赛,球迷都会挂出一些侮辱天津的横幅或喊一些侮辱天津的口号,天津球迷在主场也以同样方式回击北京球迷。

王文认为,从职业化以来,球迷构成的最大变化就是年轻化了,非理性狂热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多年轻人观看比赛,无论男女老少,赛场气氛合适的话,都有污言秽语出口的可能,这也说不好是什么现象。过去我们曾经搞座谈,讨论京骂是怎么回事。比如两口子带孩子看比赛,初期很多,后来越来越少了,原因是家长带着孩子看比赛,现场都是污言秽语,让家长觉得很没面子。所以这些年家长带孩子看比赛的越来越少,这是一种迫不得已的现象。但现在更多的人参与,只要环境合适,更多人参与京骂,这是个挺大的变化。在先农坛还好点儿,一到工体就开骂了。”

王津洲到过很多地方,谈到球场上的谩骂,他说:“天津这个地方也不是所有客队球迷都不接受,客队球迷加油的时候,顶多是嘘声。北京跟各地结梁子的原因可能就是,不管多少人去北京看球,他们都是拿那俩字招呼你。天津除非是客队领先了,球场上再有什么过火的地方,客队球迷再拿什么刺激主队球迷,主队球迷才会攻击客队。北京不一样,一进场就开始骂。天津这几年跟大连闹得挺凶,大连球迷也没有上来就骂的,个别人指指骂骂很正常,但没有全场喊。山东、青岛都是,去年长春有个小孩在天津给打了,所以长春有些攻击,但也不是全场骂天津,只有北京例外。人少点还好,如果超过一百人,不管从哪儿来的,都是等不到开球就开始骂了,别的地方真不是这样,天津球迷够招欠的了,到别的地方也没有这样。”

对于颇令北京人尴尬的京骂问题,媒体的批评和讨论一直就没有停过,尤其在奥运会之前。但是,这个问题非但没有解决,反而随着地域间的冲突变得更加突出。这就像在工体,有“文明观赛事,理智对输赢”这样的正面标语,也有充满暴力和挑衅的“誓死捍卫”或者“跟丫死磕”“谁来灭谁”的口号。换句话讲,过去我们一直用所谓的正面引导方式是否出了问题?球场语言暴力是很值得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去研究的,针对今天观众的心态,是否有更合适或者更有效的引导方式引导球迷观看比赛,而不是一味说教?同时,球场作为一种公众聚集地,一定会把球场外的内容带进来,观众所表达的已经远远不只是对主队的助威或是对对手的侮辱,它包含了更多情绪在里面。

王津洲也想过吸取一些外国球迷现场鼓劲加油的经验,比如向韩国的“红魔”取经,但他发现好像不太适合中国情况。他说:“我跟俱乐部的官员、球员也有交流,拿日、韩来说,他们在现场整场唱不停,一成不变,但国内的球员觉得这样跟比赛的进程结合得不好。现在浙江的‘绿魂’挺著名的,它的模式就是模仿‘红魔’,他们主要是让‘绿魂’烘托赛场气氛,从而为俱乐部增光添彩,但对于90分钟的进程,帮助并不大。我们也在探讨,为什么帮助不大?激进的球迷学的只是日、韩球迷文化的表现力,日、韩球迷私下里跟俱乐部和球员关系很好,球迷真正和俱乐部是一体的,只要是俱乐部会员,每年都有一次机会要求俱乐部任何一个球员跟你合影,有个球迷要求球员跟他的爱犬合影,球员就跟他爱犬合影了,而且很自然。在中国,这个不可能,俱乐部、球员跟球迷之间都没有达到这种真正交融在一起。”

地位的较量

在中超赛场上,除了没完没了的京津较劲,比较明显的还有上海与浙江、青岛和济南。在华东地区,上海无论在经济和影响力方面,肯定是老大,但是浙江省在近几年经济发展迅猛,已经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与上海抗衡,而上海的传统优越感就是看不起近邻,两地球迷间的较劲也日趋明显。青岛和济南比,青岛作为海滨旅游城市在某些方面比省会济南更有知名度,但是济南从行政级别上又压着青岛一头,青岛经济这些年发展较快,消费水平也在提高,越来越不服老大哥。天津也是如此,这几年经济发展很快,从生活水平的变化直接影响到京津两地人之间的心态变化,带到球场上,就意味带进来一种谁也不服谁的情绪,在球迷看来,这是一种地位的较量。

王津洲讲了一个故事:“天津与青岛比赛结束后,两地球迷组织一起吃饭,大伙酒喝得很多,到最后一块儿唱歌放焰火,围着圈儿唱歌,唱着唱着就开始喊口号,喊着喊着把两地最爱听的口号都喊了,青岛是骂山东鲁能,天津是骂北京国安。当天刚好有两个山东的球迷也在大排档吃饭,一骂鲁能,那两个球迷就不干了,最后就打起来了。从这些细节可以看出来,天津和青岛的关系能好到这个程度,就因为这两个城市从很多方面都没有冲突。”

球迷之间的冲突,总体来说,是球场文化的一部分,中国足球的水平比较低,观众看球容易走神,所以只能制造更多看台上的内容,看台文化就变得越来越繁荣。低级的足球水平对应的一定是低级的看台文化,更多到现场看球的人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赛场之外。以京津之间的比赛为例,大多数人是为了图个乐子,并且很享受这种低级的乐子——尤其当它以捍卫某种荣誉为说辞的时候,就变得更加疯狂。在斗嘴方面,天津人能编出很多顺口溜,而北京人除了两句京骂,似乎在语言表现力上显得非常贫乏。

王津洲说:“到了2001年,职业联赛开始走下坡路,之前的几年,天津和北京也没这么较真儿,北京的球市不行,天津也差。去年国安主场在丰台体育场,整个体育场才多大?天津去了800多人,加上北京去的球迷比较少,天津球迷相对来讲是个集体,比较整齐划一,北京球迷又比较散,口号不能统一,所以比较吃亏。今年6月13日,我觉得很多人不是奔着球来的,有的人是来报复的,有的人是来看乐呵的,所以现场干扰就没停。那场比赛真是让我太震撼了,5万多人一块儿骂街。10月5日,可能很多北京球迷会来天津。”

重新认识赛场

王文说:“中国足协会有严格规定,主场比赛一定要给客队留看台,球场两边的看台,等于3个看台要留出来,不管坐几十人也好,几百人也好,其他两个看台要作为真空看台。这是前些年才有的规矩,比如1995年去天津看球根本没有限制,两边的球迷都挨着,看着看着就打起来了。现在北京赛区的安保措施应该比较严,矿泉水瓶子都带不进来,但你不能不让他带手机,这次客队球迷被打伤,是因为虽然隔着真空看台,手机电池能扔过去,有球迷把手机电池卸下来扔过去。北京天津球迷较劲,一定程度是文化,咱们到客队看球,天津球迷满场飞绿王八,国安队绿色是传统色,玩具绿王八满场都是,有的还点着了。咱们主场对天津,北京球迷弄大包子,有的是真包子,有的是白布包什么东西,等于扔包子就是狗都不理,也是一种羞辱性方式。2009年和1995年比所谓社会风气和人的素质心态都差远了,有些人到现场觉得我不骂人我干嘛来了,就是发泄。”“90年代,我觉得球场行为还基本都是体育范畴内的东西,现在是真和体育没关系。这次我去北京,看到很多人都没怎么看球,一直在和北京球迷对峙。原先职业联赛最激烈的时候,也没这样过。”王津洲说。

“每年好多球迷都把国安主场、客场对天津的比赛当成一个事儿,这些年国安主场对天津都是最高的上座率之一了。一个是比赛本身好看,国安和天津一直都没有谁比谁差太多,还有球迷之间知道有国安比赛天津肯定有球迷来,其实往好处说这是一种赛场文化,但是赛场上总出现些问题,包括比赛中恶毒语言攻击,球迷散场后,安保一定要把这些人安全护送到车上,护送出工体,甚至还有警车开道,护送到四环路。曾经有一年,有一球迷散场后开车到高速路口等着,车一过来大砖头就扔过去了,这是一个特例,但也反映出两地球迷之间冲突的激烈程度。今年国安主场对天津比完后,两边在天津搞了一次座谈会,包括两地足协、俱乐部、公安、球迷协会。座谈会搞得不错,包括天津媒体,现场效果和媒体宣传效果不错,但网上球迷依然是这样。”王文说。

座谈会后,反而出现了反作用,在比赛现场,天津球迷打出了“接受道歉,拒绝联谊,反对京津球迷是一家”的横幅绕场走一周。王津洲说:“足协的处罚决定,绝对是造成现在升级的根本原因。今年天津赛区挨了两次赛区警告,而北京赛区只得了一个通报批评。6月13日那场比赛,现场混乱程度远远超过了谭望嵩的恶劣程度。其实球迷对于足协处罚谭望嵩没有任何异议,这一点天津球迷还是值得肯定的,他们还是懂球的,最要命的是对赛区的处罚。我们车被砸、人被打、现场到处都是激光棒,只给了一个通报批评。工体是国安的主场,出现这么多事情,俱乐部起码要表示一下,‘对远道而来的天津球迷表示点歉意’这样的一句话俱乐部没说,球迷被打也没有任何说法。王文从座谈会回去后就挨骂,原因就是他首先说了道歉,北京足协说了道歉。但天津的球迷挺有脑子,他是针对国安俱乐部,第二是公安。事情发生在你的主场,俱乐部应该说话,还有就是公安应该告诉大家,最后这些人怎么处理了,是怎么回事儿。包括我们去大连看球,订完车了,走的前一天旅行社的车派不出来了,就因为在北京被砸的大巴问题没有解决,所以连旅行社的人都等着10月5日:‘我们球也不看,就等着砸几辆大巴,让他们回去自个儿解决。’处罚结果不公才是矛盾升级的真正原因。中国足协在这件事上没有处理好,才造成现在这个局面。”

异地观赛导致的一些矛盾已经变成了一个很严重的社会问题,中超比赛每轮都会出现一些球迷冲突,即使像苏格兰格拉斯哥流浪者与凯尔特人两支球队之间的比赛也不会出现频繁的冲突,因为这两支球队不仅是竞争,更多是历史和宗教上的冲突。但是中超每轮都会出现赛场冲突就是管理上的问题了。比如山东和青岛两个主场,他们有意把主队球员的照片挂在客场球迷的看台下面,这本身就带着一种挑衅。有时候,主队可能出于避免客队挂出一些言语过分的标语的考虑,但这样往往会适得其反。相对比较温和的浙江绿城俱乐部球迷在青岛因为挂标语与工作人员发生冲突,造成两边拆座椅互砸的情况。

由于异地观赛带来的问题,现在相关部门尽量限制异地观赛人数,甚至传出在国庆之前暂停异地观赛。王津洲说:“如果限制异地观赛,应该有具体东西才行,不然我们怎么说服球迷,我们也扛不了。球迷有人身自由,他们要去看球,我们怎么管?去那儿之后你不管,更容易有问题,所以我们作为组织方就比较麻烦了,天天跟足协、公安打交道。他们光是说,没有条文出来。比如今年6月13日,我们准备200多人到北京,最后去了1000多人,因为你限制不住。当时我跟俱乐部说,如果这1000多人不跟我们走,而是开车散着去,危险性更高,而且你根本控制不了。如果你1000多人都是开车去,北京公安得挡着,等北京球迷散场了才放你出去。要是都是大巴的话,公安一带就带走了,所以有组织的更好控制和管理。我们去大连也是,要求我们提前退场,这些人1000里地到大连,下半场只看了十几分钟,如果没有组织的话肯定做不到。”

足协每年关注的是上座率,上座率决定中国足球受关注的程度和商业利益,上座率低,相对安全一些,但是足协没有面子;上座率只要一高,一定会出现赛场暴力问题。因为足协每年向公安部门上缴安保费,就把责任推给公安部门,现在公安压力很大。但很多问题不是公安部门可以靠人数和强制手段解决的,现在足协也不强调上座率了,因为足协控制不了球场上的混乱,公安部门面对的赛场也比过去复杂多了。这就需要这些部门必须重新认识赛场,用更合理的办法去解决疏导。

在观众看来,安保还属于服务行为,但是在赛场上,这种服务意识稍有不足,就有可能激发观众情绪。王津洲说:“打亚冠,天津跟韩国浦项制铁一个组,浦项制铁全场只有80个警察,在天津泰达主场有8000个,很可怕。2002年世界杯我们去韩国,警察跟球迷关系很好,警察甚至替你擦座椅,示意你这并不脏。在国内赛场上,别说警察了,服务人员也不这样,好像你不是球迷,你不是买票进来的,态度极为生硬,造成还没有开始比赛,球迷就已经有抵触情绪,所以比赛的时候就骂街,反正你也不能逮我,甚至借机会把警察一块儿骂了。实际上,中国足协这么多年,探讨经验时绝对不会探讨外国球迷是怎么组织的,也没有这种部门,我们也提过建议,足协还停留在不见棺材不落泪的阶段。异地观赛、主场球迷规范,都应该引导。我看国外的联赛,球迷也不像我们隔这么远,AC米兰和国际米兰更是死敌,但也没有到用武力去解决的地步。现在的球迷已经是足球的一部分了,以前足协只要管踢球的就行,现在应该把球迷列入工作范畴,这么多年他们都没有动过脑子,加上长时间积累,造成了今天这个结果。球迷本身就是联赛的一部分,他们没有意识到,可能到现在还没想明白。”

伴随着危险而来的往往是一种刺激,异地观赛虽然像地狱之旅,但却能让人体验到一种平常感受不到的乐趣,这也要求到异地观赛的球迷必须具备很强的心理素质。“太刺激了。”王津洲说,“我们去大连看比赛,去的时候要躲开大连球迷的视线,迅速进场。而且还不能透露行程路线,上次去长春,因为行程安排提前泄露,出站时跟当地警方联系临时换了出口,不然就有可能发生冲突。去大连,赛前还和当地球迷在一起交换礼物,比赛一开始还是互相攻击,最后还要被迫提前退场。现在想提前离场还是对的,因为大连球迷还是比北京球迷疯狂一些,而且北京警力也强些,大连那边就几个警察,当时我看局面够呛,就靠一个门拦大连球迷。我同意撤了之后,发现天津大巴已经被五六辆车堵在里面了,开不出来。”

现在球迷把异地观赛的惊险之旅当成异地观赛的一部分内容了,大巴车堵在高速公路上几分钟人们就会烦躁,但是被堵在球场里几小时人们也没有怨言。王津洲说:“作为一个普通球迷,不会想很多事情,但是对于我这个组织者而言,客场观赛简直就是一种摧残。可是球迷觉得挺愉快,很刺激,每个环节都很刺激。”

现在人们都在关注10月5日国安客场对泰达队的比赛,王文开玩笑说,要过去5000人。北京公安局的负责人在两地座谈会上也开玩笑说:“祝天津公安10月5日好运。”说完大家全乐了。如果两地球迷真的把未来的比赛升级成一个乐子而不是冲突,那还真得把京津两地特色文化带到足球场上了。

(实习生魏玲、温馨、童亮对本文亦有贡献)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