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乐活 > 正文

葡萄园里,有座“家具陈列室”

2009-08-10 10:54 作者:陈晓帆 2009年第29期
亨兹·霍夫-维特曼(Heinz Hofer-Wittmann)和妻子乌尔瑞克·维特曼(Ulrike Wittmann)及4个孩子住在维也纳郊外一座带葡萄园的宅子里。他们的房子所在的村庄,隐没在森林连绵起伏的绿色丘陵中,周边遍布葡萄园、温泉,历史上一直是奥地利的度假胜地和葡萄酒产区。

维特曼家的住宅有20世纪初的现代风格

家具制造商的家是公司产品的非正式陈列室。

亨兹·霍夫-维特曼(Heinz Hofer-Wittmann)和妻子乌尔瑞克·维特曼(Ulrike Wittmann)及4个孩子住在维也纳郊外一座带葡萄园的宅子里。他们的房子所在的村庄,隐没在森林连绵起伏的绿色丘陵中,周边遍布葡萄园、温泉,历史上一直是奥地利的度假胜地和葡萄酒产区。

维特曼家的葡萄园里种两种葡萄——雷司令和绿斐特丽娜。从他们家走出50米,有座很大的酒庄,每年葡萄收获的季节,维特曼夫妇亲自采摘葡萄送到酒庄,用它们酿造两种白葡萄酒。酒装瓶后贴上印有他们家族徽记的酒标,并不公开出售,只是作为馈赠亲朋好友的礼物,或在家宴、公司派对上为来宾们助兴。维特曼夫妇不是葡萄酒酿造商,他们是家具制造商,酿酒纯属自娱自乐的喜好。

亨兹·霍夫-维特曼先生告诉我,维特曼家族的品牌创立于1896年,最早制作马具。维特曼家族一开始就走精品路线,制造出了奥地利最好的马鞍。“二战”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马成了宠物,马鞍和别的马具自然不再是生活必需品。而奥地利是欧洲最坚持手工艺传统的国家,拥有欧洲最多的家庭手工艺作坊。于是维特曼家族转向手工制作家具,他们做出了奥地利最好的家具。亨兹是家族品牌的第4代传人。他1944年出生,毕业于维也纳大学工商管理专业,在雀巢等公司接受了初期商业管理训练后,1973年才进入家族企业,目前执掌家族企业。

亨兹1984年与乌尔瑞克结婚,4个孩子相继出世后,他们决定换所房子。他们在维也纳附近的一个小村子里,买下了一座转让的葡萄酒庄。酒庄里并没有适合居住的房子,维特曼夫妇请来维也纳著名建筑师路易吉·布劳(Luigi Blau)为他们设计住宅。房子要怎么盖,夫妇二人和设计师费了很多脑筋。

他们想建一所现代风格的住宅,但是酒庄紧邻一座教堂,旁边还有栋老建筑,如果新建筑的风格过于突出必定破坏原本已经协调的环境。在家族企业中,维特曼夫妇是参与设计的,维特曼品牌的家具遵守一个哲学:设计要有永恒感。专业顶级家具从来拼的是工艺,因此要求设计必须经得住时代、潮流的考验。这并非将设计置于次要地位,通俗说,就是任何年代看着它都不觉得过时,“甚至它会成为传世的收藏品”。维特曼先生说。正是出于这个原因,维特曼家具在2006年努力得到约瑟夫·霍夫曼(Josef Hoffmann)基金会的授权,“复活”了这位20世纪上半叶最著名的建筑师、设计师在1910年之前设计的几款家具,有Fledermaus、Club、Salon、Kubus几个系列。霍夫曼是奥地利大师奥托·瓦格纳的弟子,他继承了老师“抑制使用装饰”的先进思想,设计的座椅、沙发多用直线条;他又是奥地利新艺术运动(即“维也纳分离派”)的中坚分子,率先采用正方形、黑白两色,喜欢用突出的小方块来体现自己的抽象风格,Club沙发最清晰地体现了霍夫曼设计的这一特点。今天看维特曼复活的Club沙发,哪里看得出20世纪初的影子?

“永恒的设计”观点自然深刻影响了亨兹对住宅的设想。路易吉·布劳给了他们一幢白色房子,它没有掩饰外立面的装饰语言,只有装饰艺术风格的半圆结构和曲线,还用横条铝材装饰了一楼的外墙——这是霍夫曼首创的。这栋房子的现代风格是属于20世纪初的,它白的主色调,红瓦的屋顶,一楼凸出部分的黑色铝棚顶,朴实无华的传统门窗,都配合了邻居的老建筑,嵌在周围环境中根本看不出它是新加入者。内部起居室的壁炉,是一个利落的长方形,黑色,配上白色墙壁,再次证明了霍夫曼黑白两色永恒的装饰能量,表达了对大师的敬意。

家,对于维特曼夫妇而言,也是公司产品的非正式陈列室。他们毕竟是家具制造商,他们家使用的家具经常发生变化,这就意味着其他装饰尽量少变,甚至不变。

地球上有那么多种颜色,主色调定为哪一种?白色。墙壁全部刷成白色,门框、窗框也是白色。地板铺上桃花心木,有厚重的红棕色,但太多又显得平庸,于是有的房间地面铺上石料,间或铺几块剑麻地毯增添几分柔软。既然地板是深色,墙壁的色彩一定要亮。亨兹和乌尔瑞克用了一种半光泽漆,这种漆干后光亮度介于光亮平滑和无光泽之间,屋外的铝装饰条也用了这种漆。他们每次刷完墙壁,都要看看它,不约而同地说,还是不够亮白,这么着前后刷了五六层漆。

与其他颜色不同,白色永远不会看上去只是“白”那么单纯,一罐白油漆就能制造出变化多端的白色色差和层次。光线如何照射在白色的涂层上,使得白色有了多变性。特别是自然光,它每分钟都在变化,这样白色墙壁也每分钟呈现出不同的色彩。在维特曼夫妇看来,白色最重要的功能是提供了干净的背景,最大程度地凸现出他们的家具、收藏的艺术品,使它们不至于混进彩色墙布中消失了。

家具和色调别无选择,维特曼尽可能给每一间屋子丰富的装饰细节。他们家数千册图书、大量绘画作品为家里增添了色彩元素。书架顶天立地,只有一本书那么宽,每一格高度不同,朝外交错着伸出来,它们窄窄地嵌在两面墙壁结合之处,不规则地出现在房间里。书籍不按习惯竖插,而是平躺在搁板上,不管怎么放书脊总是朝外的,自然组成一幅“彩色条纹”壁纸。书籍形成了一个五彩缤纷的视觉焦点,但它还是太小,于是在边上再配一幅大的绘画作品。画幅大的作品是不加框的,小的则要框起来,增加它的分量。它们不按对称原则,随意地挂着,往往出其不意地进入视线,比如壁炉左上方挂了两幅小画,右边则是一件大尺寸绘画。摄影作品也用了画框,却不是常规的画框,是很厚的木框,花卉照片镶嵌在里面,仿佛科学馆里的标本盒,画面有了立体感。

路易吉·布劳做设计时,维特曼夫妇提出一个建议:今天的家庭生活,厨房、餐厅最重要,它们最好连在一起,空间要大。亨兹说:“‘二战’后,职业女性越来越多,佣人越来越难找,这个现象带来一个新的生活概念,即男人开始下厨。父母们下班后在厨房一边做饭一边带孩子,吃饭也成了最好的沟通时间,厨房、餐厅自然成为家里的重要空间。”亨兹自己不下厨,他看着妻子、女儿一起做饭,很享受这番天伦之乐。出于对家庭的尊重,他非常重视开发厨房家具,维特曼推出的餐桌椅有细腻的牛皮面,椅背是有弹性的,坐4小时以上都不觉得累。

主人虽然把厨房做得宽阔敞亮,但并不愿意让它成为家人、访客唯一可待的地方。他们没有在操作岛周边安置椅子,这样人们就不会在厨房里长时间停留,“没关系,大家在厨房里站着也挺好”。他们坐到厨房旁的餐厅里。正式场合,比如重要的家庭聚会、宴请,就餐完毕大家会转移到餐厅旁的起居室。起居室在整栋建筑中处于半圆的结构里,依着墙面摆了张圆桌,围着圆桌喝酒、喝咖啡,气氛很融洽。

女主人乌尔瑞克是烹饪高手,厨房是她的领地。“厨房和其他房间没什么两样。”亨兹的意思是,厨房也是白色的,但也不完全是纯白的。亨兹和乌尔瑞克到采石场挑选花岗岩做料理台的台面,搬回家后发现它们的颜色过于灰了,他们自我安慰说,这算是给白色添了些灰调。选择抽油烟机、灶具等厨房设备时,他们做了弥补,采用了花岗岩中的青色。如果橱柜再采用纯白色,花岗岩台面就会显得太沉重。为避免失衡,橱柜和后挡板瓷砖用了浅褐色,花岗岩显得柔和许多,更突出了厨房的白。

春天,夏天,秋天,白色把维特曼家的房子从周边风景中分离出来,在田园风光中制造出一个斯文的小岛。冬天来临,当白雪铺满屋外的花园和葡萄园,房子融入风景,维特曼家族追求的永恒感立时体现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