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职场无间道

2009-08-04 12:34 作者:大仙 2009年第29期
1995年,一个在新加坡某医疗机械驻京公司供职的姑娘,在三元饺子城跟我喝酒时说:我有新的职场了,卖医疗了。这是我头回听到“职场”这个鲜嫩的词儿,就跟她说:你说你换工作不就得了,干吗还整出一“职场”来。她说:以后别老说工作呀、上班呀什么的,俗,一律职场。

1995年,一个在新加坡某医疗机械驻京公司供职的姑娘,在三元饺子城跟我喝酒时说:我有新的职场了,卖医疗了。这是我头回听到“职场”这个鲜嫩的词儿,就跟她说:你说你换工作不就得了,干吗还整出一“职场”来。她说:以后别老说工作呀、上班呀什么的,俗,一律职场。

我对职场没啥感觉,人在呢,我是人在职场,但又不到场,身体在场,灵魂不在场。人生就是职场,只要杀进人生,就等于冲进职场。当然,人生这职场是虚的、是概念的,你要落听的那个职场、定位的职场,是你赖以生存的饭碗。别看就那么一小碗儿,却是你一生的口粮。

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辞别了职场,回到了家园。他有那范儿,咱没有,所以还得跟职场混。我也能做到不为五斗米折腰,但你给我加到八斗米,我就折腰了,要不我才高八斗呢。比如,你管我约稿,一篇500元我不写,你加上一块钱,501,我准写,那可是500元现金再加上一条Levi's 501啊……

咱不学陶渊明,别动不动就辞职。人有时一辞职,就跟辞了媳妇似的,小内心惶惶的,一出门不知道去哪儿。我认识的姑娘中,有不少爱辞职的,她们好像特恨自己的职业,甚至胜过痛恨抛弃她们的男人。她们每辞一回职,就如同经历了一次精神洗礼,容光比进趟美容院都焕发。有些女孩辞职成瘾、成狂、成精,成了一种习惯性爆发,她们一到郁闷期,就用辞职来反叛,把辞职当成一种追求另类人生的手段。

职场,这种感觉挺残酷的。一有了职场,自然就有了白领,或者说是白领忽悠出一个职场,然后让自己陷进去。职场有时就是一陷阱,特别能陷那种才貌都沾点边儿的红颜。这职场还带来一种行为模式,叫打拼,貌似爱拼才会赢发展过来的。打不过了,拼也白搭!我老听那帮白领说,要在职场打拼出一个新的自我来。职场还管你自我呀?职场就是机械的、制度的、模式的、秩序的,用严谨而枯燥的流程把你弄得没自我了。

其实说俗了,在职场上混,就是一上下班的事儿,没那么多事儿。千万别把自己弄成日理万机,人南唐后主李煜“剪不断理还乱”的当口,都没理成万机。有时候跟白领们吃个饭都不踏实,吃饭的时候净谈工作,职场都到饭局上了,对得起鸡鸭鱼肉大闸蟹小龙虾吗?职场再进了酒吧,喝着咖啡聊那些破合同,人家蓝山咖啡都为你阑珊了。那些白天必须白领的女人,下班出了写字楼,还带着职场味儿就让人肃然不起敬。我比较不能接受职场女人一袭职业装,下了班跟我喝酒的时候还聊项目。你哪儿那么多项目啊?“十一五”规划跟你没关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