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个人问题 > 正文

30万元的举重若轻

2009-07-27 10:46 作者:帽冒 2009年第27期
没办法,我还得叫她一声大姑,在她处心积虑地用一顿合家欢饭局从我爹口袋里掏出30万元以后。我爹还以教养的名义束缚我心中翻天的诅咒,说:算了,只要她的心能回到10多年前,她还是我姐,她还是你姑,这是人伦,你记住!

没办法,我还得叫她一声大姑,在她处心积虑地用一顿合家欢饭局从我爹口袋里掏出30万元以后。我爹还以教养的名义束缚我心中翻天的诅咒,说:算了,只要她的心能回到10多年前,她还是我姐,她还是你姑,这是人伦,你记住!

这出戏得从十几年前那场股疯开始,我爹鼻子灵脑子好,以敏锐的金钱嗅觉和出色的发家意识,依靠第一批“认购证”挖到了人生中第一笔大财富。他也不低调,发家致富后大肆向兄弟姐妹传授秘籍心得。先是二姑跑得快,跑来求大兄弟把她的资金打包处理,全权委托他“包销包炒”,后来将“包销包炒”的委托上升至“盈亏自负”的境界,我爹妈点头了。

风声传到我大姑耳里,这是个精明的主,满脑子就是激进的“圈钱运动”,我妈拒绝了她,万一输了,我们对你不好交代,你对你男人也不好交代。我姑可不听,雄心蒙蔽了她的常识,她完全进入“绝对包赢”的无上“菩提”境界。她在口舌费尽后失望地走了。然而,她有革命家的天赋,善于策划各类活动,制造各种噱头,引爆“社会”新闻。没几天,我家的门又迎来了我二姑,她一坐下就是对亲姐姐的无限悲悯:要疯掉的呀,在家里作死作活,你们再不帮她炒股票,她要把自己作死的呀!你们一定要救她的命呀!这话太形象了,时隔16年,我回味这句话,依然能清楚地想象她的本性本行:捶胸、号哭、跺脚、拍腿、辱骂、坐地上撒泼、寻死觅活,全都是专属她的经典段子。这事之后,我爹妈不得不屈服于强大的人情压力,临危受命,同时也重点告之股市有风险,不可能保赢不输。但是那会儿包括我爹在内,所有人都太乐观了,他满脑子都是赢,或多或少地为家里人多赢点,即使想到输,大概也是理论上的,他不会预料到后面16年自己一路的艰辛,内心不得安宁的痛苦,更不会看到自己最亲的亲人对他的家庭在言语上的围攻,在行为上的流放。

那年股市的滑铁卢,虽然我还小,不甚明了,但是身边陆陆续续听到的看到的,已经让我心有余悸了。我爹以前常带我去大户室,让10多岁的我玩电脑,让儿时的我体会到什么叫“绿色”恐怖。后来慢慢地,我在我爹脸上看到的笑容越来越少——总是紧锁眉头,总是满脸忧愁,伴随而来的是越来越臭的脾气,无处宣泄的愤怒……再到后来某一天,我知道他为了再帮大家帮自己捞回本钱,为了再努力一次,再用一次自己的方式爱一次亲人,透支了,而结果是输光了。我们家也过起了靠外婆每月给千把块钱坎坷度日的生活,尽管我爹一次次在我妈面前发誓哪里跌倒哪里爬起,帮他们输掉的总有一天会还给他们。

之后的故事依然精彩,其他兄弟姐妹在流放了我爹后结成牢固的内部联盟,然后靠关系谋得了打翻身仗的生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在言语里在内心里在生活上扔掉了我爹这个失败者。偶尔不得不出席一些家庭聚会的时候,他们围着一桌,眼神一致步调统一,冷淡和疏离是他们送给我爹妈的礼物。每每想起这个,就仿佛看到我爹那黑暗纠结的内心,一定流得都是血泪,他的心,比谁都苦……没有自尊,没有面子都打不倒这个铮铮铁汉,但是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他最害怕的事情:没了亲情。

后来,他们都富了,比以前更富。有的兄弟姐妹慢慢释怀了,愿意赏给我爹我妈一个不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了,愿意和他们坐一桌吃饭了,愿意和他们聊家常了……而我大姑始终心怀不甘,她就这样闹啊闹,闹了16年,不间断地闹,去和自己的父母闹,去往我们很远的亲戚那儿哭诉,从东家哭到西家。天底下总是有人喜欢主持公道,总是有人以为自己可以度己度人,在我姑新一波“窦娥冤”剧情的感染下,我们家一门远方亲戚终于坐不住了,他们要还我们家族一个清净,要为大姑主持公道。在他们的精心安排设计下,以他们整个家族要与我们整个家族联络感情的名义把我们请去饭馆。一顿饭没有好好吃上一口,一直在做工作谈心得,两边谈话两边传话。最后我爹只有一句话:问她,到底要多少,我给她,只要她的心回到我们做股票之前。桌面上我姑端庄矜持,始终笑脸迎人,她开始诉说我妈的不是:成天买新衣服,还穿皮衣,你们倒过得开心,怎么不想着给我买一件,就是扔旧衣服给我穿也好……这就是我姑,一流插科打诨的演员,一个家产近千万的现任富婆,一个在家从不买菜做饭光靠馒头度日的家庭妇女……

事情在第二天有了转机,她终于在大度的推三阻四后给出了明确懿旨:我要30万元。这算少的,你们给我更多也是应该的,我还没跟你们算利息算我16年的精神损失费呢。我爹给了,上午她放话下午我爹就去找人凑了现钱划到她的账户上。

这事“圆满”结束了,在我们家广大亲戚朋友从中具有奉献精神的斡旋下,顺利地劝解了我爹,以这样的名义——“她身体不好,她要发神经病的,你给她吧,万一她想钱想自杀了,你不好交代的,你就吃亏点,就当给她第二次生命。”他们不知道我爹本来就要给的,从来都要给的。没有人敢于给我姑这样一个“弱”女子这样一个义正词严的事实:炒股票本来就不包赢,怎么可以叫人家赔?你自己主动求人家炒的,怎么可以怪别人?你输了你就叫兄弟赔,那兄弟输得倾家荡产,兄弟找谁赔?没人想得罪不该自己得罪的人,这事就以我姑的全面胜诉告终了。我们家也终于替自己还了感情上的罪孽,替中国股市还了他16年前拿走了的我姑的那笔钱。

我姑很开心,她准备通知大家,60年来第一次,她要邀请家里的亲戚们吃饭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