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安特卫普,以时尚的名义思想

2009-06-30 13:46 作者:曾焱 2009年第24期
为品牌,还是为设计师?“安特卫普”或许可以代表一种更自由的态度,解构时尚商业王国的秩序。

1月25日,巴黎2009秋冬男装周“六君子”之一的Walter Van Beirendonck品牌秀

为品牌,还是为设计师?“安特卫普”或许可以代表一种更自由的态度,解构时尚商业王国的秩序。

有一种时尚叫“安特卫普”

比利时安特卫普从前的两大商业支柱,一是钻石,它有全球最大的钻石加工市场,80%的钻石都在这座城里交易;还有古董,和布鲁塞尔一样,安特卫普是欧美古董商旅行的目的地。莱奥波德大街(Leopoldstraat)是安特卫普最有名的两条古董街之一,在这里进出的游人大都长了一张“古董脸”。

但现在的安特卫普人会说,“6英尺以内,必有一个时装设计师”。去安特卫普旅行的人,可以花10欧元买到一本《时尚漫步》,这本小册子会告诉你,如何像参观博物馆、搜罗美食一样,在这座城市里面寻找独一无二的时装店铺和欣赏设计师个人展。

这座城市变身全球前卫时尚中心是最近20年的事。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时候,安特卫普还不过是巴黎时尚的跟班。莱奥波德街区除了古董,从前也有一两家老牌家族服装公司,经营模式很老套:雇一两百名缝纫师、几十个模特和售货小姐,每季盯着巴黎那些大牌推出的新款,有时也买版仿制。他们的主顾大多是那些穿衣确保不过时的有钱人,对巴黎时尚指南言听计从。

最早带着安特卫普在时尚业出头的是两位女士。1964年,英国人玛丽·普里约特(Mary Prijot)为古老的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创办了时装专业。20世纪五六十年代工业设计正在欧洲流行,皇家艺术学院虽是17世纪的绘画世家,也不能不紧跟潮流,先后增加了平面设计、陶艺、摄影等时髦专业,时装专业也是这股潮流中的一部分。这之前,这座城市连时装设计这个行当也没有,所以学院的头几届时装专业学生毕业后只有两种选择:找家服装公司打工落脚,或者自己开店卖巴黎、纽约的时装。

之后琳达·洛帕(Linda Loppa)出现了。未来的安特卫普“时尚教母”是时装专业1971届毕业生。她像前辈同学一样为自己找出路,替老而平庸的比利时服装品牌设计过雨衣,后来自己开了家精品服装店Louis,售卖个性时装。洛帕本人的设计没有成过大气候,但眼光和品位不群,当年正是她把山本耀司、川久保玲这些比利时人几乎没听说过的新锐设计师的作品引进了她的店铺。1973年,琳达·洛帕在巴黎亲眼目睹了川久保玲的第一场秀。川久保玲成名后,这场秀就像历史传奇一样,在场者都被时尚媒体赋予“见证者”的身份,见证一个边缘设计师如何向主流秩序发起一场解构时尚的战斗。多年后洛帕回忆说,她自己由川久保玲的这第一场秀获得了自由,“我的教学方法和我的观念开始转变。我对学生们说,看形状,看身体。我获得了自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1981年,琳达·洛帕从前辈普里约特手中接过了安特卫普皇家学院时装专业的权杖。在时尚史上,这次交接很快将成为“前言”,引领另一场类似川久保玲个人发布会那样的革命性事件——“安特卫普六君子”(The Antwerp Six)。这次事件让人们发现,原来时尚可以不叫巴黎时尚、意大利时尚、纽约时尚,还有一种叫做“安特卫普”。

“安特卫普六君子”

把琳达·洛帕主导的时装学院和米兰的马兰欧尼设计学院(Istituto Marangoni)相比还不那么合适。马兰欧尼的校友中出过弗兰科·莫斯基诺(Franco Moschino)、杜梅尼科·多尔奇(Domenico Dolce)以及拉斐尔·洛佩斯(Rafael Lopez),他们分别是Moschino、Dolce Gabbana这些奢侈时装品牌的创始人。这个学院的其他毕业生也遍布几乎所有的意大利大牌,诸如Ermenegildo Zegna、Valentino、Giorgio Armani、Gucci、Trussardi、Salvatore Ferragamo。他们的学生太主流太商业。琳达·洛帕的几代门徒,也许在设计气质上和六七十年代冲击时尚界的几位日本设计师更为接近——三宅一生、山本耀司和川久保铃。他们和他们,都选择了和主流时尚背道而驰的路。

1987年,毕业于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的6个比利时年轻设计师——Ann Demeulemeester、Walter van Beirendonck、Dirk van Saene、Dries van Noten、Dirk Bikkembergs、Marina Yee,开一辆破卡车出现在伦敦时装周上。他们当然没有资格受到场内走秀邀请,但就在官方会场外他们自己做了一场前卫时装发布会。箱型卡车和简陋的音响灯光搭出露天T台,强劲恣意、色彩拼贴的设计作品令时尚评论家们如梦方醒,英国媒体立刻奉送了“安特卫普六君子”的封号。把他们的老师琳达·洛帕成为幕后推手显然不够准确,她是这场事件的编剧、导演兼出品人。几个学生都毕业于1980~1981年期间,出校门后如果没有洛帕的资金支持设计,他们不可能坚持到6年之后的伦敦出场。

在这座城市因为她打造的“六君子”而成为新锐时尚中心后,琳达·洛帕无意在安特卫普搞出巴黎、伦敦时装周那样的奢侈品牌秀场,“时尚有着更丰富的内涵,绝不仅仅止于奢华和性感”。她并不认为安特卫普应该努力成为另一个巴黎或者米兰,“我们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成为巴黎、米兰那样的时尚都市,把所有的秀搬到这里来。我们更专注于设计,和文化更有联系,也就更有创造力”。

琳达·洛帕对安特卫普时尚业的定位十分清晰。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每年6月,她会为时装学院的毕业生组织一场毕业秀,时间只有3天,但她的评判团可以邀约到像苏兹·门克斯(Suzy Menkes)这样的纽约时装评论界的重磅人物,全球知名时尚买手和记者也都到场。和主流秩序保持距离才有自成一体的自由,在这一点上琳达·洛帕保持着清醒。据说她从来不给学生讲解袖子应该设计成什么样子,只是传输服装如何与女人的生活发生联系,学生的作品在她那里的最高评价是“非常有感情”。

“安特卫普六君子”到后来不再是具体的6个人,它变成了一个魔幻的空瓶子,里面被装进一茬又一茬“安特卫普皇家制造”的先锋设计师。Martina Magiela没有参加伦敦露天发布会,但他也被视为“六君子”的第一代。在团队里,他是最早离开过安特卫普的人,1979年毕业后就投奔巴黎,为Jean Paul Gaultier做了几年助手。1988年,在“六君子”事件两年后,他回到安特卫普开设了自己的个人品牌工作室,也接替女友Marine Yee的位置,正式成为“六君子”成员。

到90年代,Veronique Bran-quinho、Raf Simons、Kris van Assche、AF Vandevorst、Bernard Willhelm、Haider Ackerman先后从皇家学院毕业,接替了第一代同门,继续捍卫着“安特卫普六君子”的先锋性。他们中间个人魅力超强的可能是1968年出生的Raf Simons,他最初是学工业设计的,后来自学了服装设计,并曾为第一代“六君子”成员Walter Van Beirendonck工作过。在琳达·洛帕的鼓励下,Raf Simons在1995年创建了个人品牌Raf Simons并首次举行了发布会。

为品牌,还是为设计师?

在安特卫普的国家大道上,28号是一座新古典主义的白色圆顶建筑。这就是安特卫普时尚的“大脑”——ModeNatie。这座老建筑历史上曾经是男装成衣店、豪华酒店、货币交易所、发电公司,现在它是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的时装学院、法兰德斯时尚协会(FFI)和MoMu时尚博物馆,里面有主导它们运转的“教母”琳达·洛帕。“我们希望搭建一个平台,构筑一个完整的系统,来帮助我们的学生在毕业后成就他们的时尚职业生涯,让更多的年轻设计师获得国际声誉。”洛帕这样向外界解释时尚协会的诞生。年轻设计师在获得为大公司工作的经历后,会选择回到安特卫普,在像FFI这样的专业机构帮助下成立自己的品牌,等待有一天被时尚评论界装进“安特卫普六君子”的魔瓶。

时尚界从来不缺少反叛和战士,但是少有人能够像琳达·洛帕这样带领门徒坐拥了一个真正的根据地,从老牌时尚帝国里面瓜分版图。当有人决定“到安特卫普去”,远离巴黎,忘记伦敦,那么不管他是设计师还是时尚信徒,等于宣言了一种时尚态度:为品牌,还是为设计师?“安特卫普”或许可以代表一种更自由的态度,解构时尚商业王国的秩序。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奢侈品牌集团成为时装业的外来侵入者,像法国人弗朗索瓦·皮诺这样从前与时装设计不搭界的工业大亨,纷纷阔绰地买下老时装品牌,按照商业原则重新包装建立时尚帝国,将设计师个人品牌口口吞没。最令人沮丧的莫过于“简约女王”吉尔·桑达(Jil Sander)的遭遇,将品牌卖给Prada集团后两度出走,如今这个她一手创立起来的设计师品牌只是空留了她的名字,从生意到设计都和她无关。

品牌的拥趸曾经没有许多这种选择的困境。Karl Lagerfeld与Chanel的合作是设计师和品牌的一场“模范婚姻”,LV、Chanel、YSL、Gucci、Celine、Givenchy的首席设计师也曾经是汤姆·福特(Tom Ford)、马克奎恩(Alexander McQueen)这样一些明星人物,他们不仅是奢华时尚的创造者,更以自己的个性设计成为一个品牌的象征符号,被品牌集团捧到无上高位。选择了品牌,也就选择了设计师的个性。但这几年,设计开始让位于商业利益,很多奢侈时装品牌新的管理层认为,品牌本身用了第一代设计师的名字,不再需要靠设计师的名气来打开市场。为了降低成本,转而提拔不太知名的年轻设计师来组成设计团队。

Raf Simons接手Jil Sander,Kris Van Assche升任Dior Homme首席,安特卫普势力正在开始主导全球时尚流行趋势的话语权。待新秩序尘埃落定,安特卫普也许就未必再是那个自由的安特卫普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