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中国消费者改写奢侈品消费规则:穿普拉达的人民

2009-06-30 13:44 作者:苗炜 2009年第24期
奢侈品牌有两个重要因素——排他性和让消费者做梦,也就是品牌的历史和文化,“这两者都能迎合中国消费者的心理”。品牌在中国是富裕起来的人们追求的标签,它隐含的意义,还有文化与品质。中国已经迅速从一个奢侈品加工基地,变成一个奢侈品消费基地,他们正反过来,通过影响奢侈品的需求从而影响奢侈品的生产。

尽管已经过去两年,但时常还会有人提起登喜路在北京“798”做的那个活动——有哈雷摩托车队助阵,有崔健的演唱会,还有各类北京风味小吃。作为那个大派对的组织者,陈旻告诉本刊记者,当时她的想法就是要吸引年轻消费者,让登喜路变得叛逆一些。人们总说这个牌子是“英国绅士”,但这个形象格外模糊,谁也说不清“英国绅士”什么样,只显得年龄大了些。2007年到2008年间,奢侈品牌的各种活动层出不穷,大家来到现场看两眼,喝上杯酒就走,登喜路的那次派对想把客人留下多待会儿,听一听老崔的摇滚。

登喜路年轻化的举措是从2004年开始的,他们签下影星裘德·洛,在全球宣传其新形象,当时的国内市场上,登喜路卖得最好的产品是一款“Porchette”手袋,皮质英国产标价8000元人民币,皮与帆布土耳其产标价2000多元。“这款手袋卖得非常之好,许多中年男人都用它装手机、钱包等杂物,还有人跑到LV店里买来那种装洗漱用品的小包当手袋,这种手袋流行一阵子后基本就销声匿迹了,这就是时尚的微妙之处。某种产品,用的人越多,你就会发现许多本来不该用这个东西的人也在用,于是你就不用了,大家也就都不用了。”也许是因为已经离开了登喜路,陈旻说到这款让人尴尬的手袋时颇为坦率,“购买奢侈品的可能是有钱人,但主导风尚的越来越是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人”。

上海淮海路796号是登喜路耗资3亿元打造的新会所,这里针对的是那些在店铺里最肯花钱的顾客,年消费20万元以上的只占顾客总数的10%,但能占据销售额的50%以上,店长能记住这些顾客每个人的名字。另一类最受重视的顾客是第一次购买的年轻群体。事实上,每个品牌都在争夺年轻消费者。即将迎来世博会的上海,也引得众多奢侈品旗舰店奠基或开幕,LV选好了新旗舰店的位置,斯沃琪集团出资,将在上海世博会之前完成和平饭店的修缮,改造为商店、展览中心和全球艺术家免费下榻的饭店。平街层的精品店将用于斯沃琪集团最奢侈的品牌,包括宝矶、宝珀和欧米茄。

银泰中心,北京长安街上的最高建筑,一层商场也成为奢侈品的聚集之地。业内人士说,大商场的一层,是顶级品牌争夺最为激烈的区域,一线品牌都会在这里有位置,而众多品牌组成的奢侈品集团,在抢占一层位置的角力中能产生更大的作用。如果留意这些品牌在商场位置的变化,就能看出市场竞争的激烈。

“瑞士陀飞轮名表店”就坐落在银泰中心的一层,这是斯沃琪集团在全球开设的第15家“陀飞轮名表店”,也是亚洲区的第二家店,专门销售斯沃琪集团旗下的名贵手表。斯沃琪集团中国区总裁陈素贞女士,左右手各戴一只手表,向本刊记者介绍,左手这只是雅盖·德罗(Jaquet Droz),右手这一只是格拉苏蒂(Glashutte),这是斯沃琪旗下两个较为陌生的品牌。这家店的定位是手表鉴赏者或者手表收藏者,店名既然包含“陀飞轮”三字,自然也表明其价格大多是在7位数的了。商店中有3个舒适的小房间,分别是3个主题——宝玑Breguet、宝珀Blancpain和格拉苏蒂,选择了相应品牌的顾客会坐到相应的房间里,“我们这样的店是不需要人流的,我们必须为我们的消费者营造一个放松的环境,让他慢慢鉴赏一只表”。陈素贞女士说。7年前,她进入斯沃琪集团,7年间,斯沃琪集团旗下已经有16个品牌被引入中国,销售额也成倍增长。

今年在巴塞尔表展上看到的手表,大约半年后就能来到我们的店里,毕竟这些复杂功能的手表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制作,但北京、上海的表店,我们都能做到全球同步上市。我们对中国市场非常看重。”

2008年7月底,卡地亚在北京同时开了3家精品店,分别在王府井、亚运村和银泰中心,此前卡地亚在北京已经有3家商店,是开幕于1997年的王府半岛店,2001年的国贸店和2006年的百盛店,赶在奥运之前将北京店铺增加到6家,也展现了卡地亚对中国市场的信心。卡地亚银泰店由布鲁诺·默因纳德(Bruno Moinard)设计,延续了卡地亚“铜色概念”精品店的设计精髓:黑色大理石外墙,金铜色招牌与镂花装饰。

2008年9月,银泰中心342平方米的爱马仕店开幕,这是爱马仕在中国内地面积最大的专卖店,是在北京的第3家店,爱马仕全球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托马斯(Patrick Thomas)为新店进行剪彩。帕特里克·托马斯是爱马仕170年历史上第一位非家族成员的CEO,他在2006年上任之初就发出两个明确信号——第一个信号,爱马仕不会出售,越来越多的奢侈品牌以集团形式运作,资本进入奢侈品行业,推动并购,爱玛仕虽然上市,但家族成员依然保持很大程度的决策权。第二个信号,爱马仕绝对不会“往下走”,众多奢侈品牌为吸引工薪阶层推出从属品牌或副线品牌,以求更多的利润,但托马斯认为,这是资本侵入奢侈品市场的产物,向大众市场靠近,大批量生产,自然能很快挣到更多钱,但爱马仕绝对会坚持自己原来的品牌定位。

爱马仕中国区总裁雷荣发先生则以一种极端的说法来阐释爱玛仕的定位:“爱马仕不是奢侈品,而是工艺品。爱马仕的每一件产品都是由一个工匠手工制作完成的。你可以在每一个爱马仕的包里面找到制作这只包的工匠的名字。”为此提供佐证的是,爱马仕计划推出一个“中国的奢侈品品牌”,以中国即将失传的手工艺技法构建。外界普遍猜测,这个品牌会与中国丝绸、刺绣有关,爱玛仕的陈伟女士对本刊记者说:“这将是一个完全的中国品牌,而不是爱玛仕利用中国元素推出系列产品或者子品牌,当然这背后会有爱玛仕的资金与管理上的投入。这个品牌是对中国传统手工艺的尊重,也是对中国市场的重视。”

开店速度,一般被看做某个品牌发展的指标,每年新增多少家店,表示这个市场的容量和潜力,而店面中每平方米增加了多少销售额是品牌发展的驱动力。

2009年6月6日,GUCCI在中国的第28家店面——1600平方米的新旗舰店开幕于上海金鹰国际购物广场,创作总监弗丽达·詹尼尼(Frida Giannini)特别设计了“Shanghai Dragon bag”。据悉,GUCCI计划今年在中国新开2~4家新店,GUCCI的首席执行官帕特里齐奥·迪马尔科(Patrizio di Marco)说,预计GUCCI在中国将开设40家店铺。与此相对应的数据是,他们在欧洲拥有70家店,在日本有50家店,迪马尔科对路透社记者说:“在中国这样大的市场,40家店并不过分,我们没有收缩,我们更加看重中国市场未来的发展。”

上海旗舰店开幕前后,上海市民也在《新闻晨报》上看到了GUCCI打折促销的广告。这最好地说明了目前奢侈品消费的状况,一方面放下身段迎合消费者,一方面着眼于未来,等待下一轮的快速发展。GUCCI的这位CEO在年初曾表示,他正通过减少产量和产品品种以降低成本,并扩大GUCCI的中档系列以抵抗经济衰退。他说他正着手研究如何建立新店铺,以及加速其转向盈利,他还说,将在今年继续在亚洲增加新店铺。2008年GUCCI在中国市场的增长是42%。

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团LVMH最近公布,今年一季度营业额为40亿欧元,同比下降7%。而去年全年,该集团旗下钟表与珠宝的销售同比下跌41%;葡萄酒与烈酒同比下降22%;香水与化妆品同比下降11%。旗下拥有GUCCI品牌的PPR集团,今年一季度的营业额则下降约4.9%。PPR集团负责人表示,市场明显萎缩,特别困难的是钟表与珠宝市场。经济危机给奢侈品行业带来的冲击从2008年就开始的,美国贝恩公司去年10月发布的一项关于全球奢侈品消费报告称,全球奢侈品销售将减少,2008年增长速度仅为3%,销售额为2200亿美元,增速远低于2006年的9%和2007年的6.5%。

中国奢侈品行业在过去几年则一直以20%以上的速度在增长。2004年,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统计,中国奢侈品消费为20亿美元,到2008年,中国奢侈品消费总额86亿美元、全球占有率25%,已经稳夺亚军宝座。英国咨询公司OC&C预计,中国奢侈品市场的规模将在明年增至120亿美元,将超过日本。即使这样的数据,也无法真正对中国奢侈品消费份额做出判断,因为中国境内的消费数据无法真实地反映中国消费者的消费贡献,因为关税等原因,中国奢侈品消费者的更多消费其实已经通过旅游或公干,贡献给了国外市场,各国消费中的中国贡献目前没有汇总的统计数据。国外的相关报道中,只有“买奢侈品就像买白菜”的相关惊叹,比如,来自日本媒体的报道称,今年春节前后,中国旅客在日本的一次旅行平均消费为20.45万日元,其中中国旅客个人购物最高达330万日元,居各国之首。而法国媒体称,去年圣诞节前夜,一位中国旅客在戴高乐机场商店一口气购买了近5万欧元的法国红酒。

中国富人的具体份额增长统计,中国对奢侈品行业的实际贡献,因为中国目前的不透明统计现实,任何统计机构恐怕都无法得到真正准确的统计数字。但即使在这样的前提下,2009年第一季度,在全球奢侈品消费低迷的背景下,中国境内的奢侈品消费依然保持着15%的增长,俨然是一个避风港。

于是,6月初,在路透社的“全球奢侈品头脑精英汇”上,众多奢侈品行业人士的重要关注点是,如何扩大市场、拓展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市场、注重奢侈品的价格和价值、刺激奢侈品销售。中国是各位专家一致认为的未来重要市场。英国高档服装品牌雅格狮丹(Aquascutum)的前执行长金·温瑟(Kim Winser)说,经济危机会提升奢侈品业消费者的话语权,中国、印度和中东地区的奢侈品需求一直旺盛。杰尼亚也表示,为了在2010年经济复苏时公司有所准备,今年将在中国海峡两岸和新加坡开设新店。这些地区的销售情况比日本和美国等成熟市场更为强劲。

美国《商业周刊》发布的一份消费者报告由此说,如果奢侈品牌能够关注中国顾客的需求,那么中国就会在其他市场衰落时,成为一个“奢侈品的天堂”。这份报告分析奢侈品在中国不断增长的原因——第一是消费者的乐观,特别是那些25岁到35岁的年轻消费者,其中大多数人都表示,在未来6个月将比过去6个月花更多的钱,相信中国政府会刺激经济增长。第二个因素在于中国新兴的中产阶级开始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这一群体每年的年收入保持着10%的增长。第三个因素是,中国那些超级富翁的生活没有受到经济衰退的影响,个人净资产达到百万美元级别的人群已经在世界上名列前茅。这份报告还对奢侈品牌的中国市场策略提出建议——提供低价的奢侈品,要对新消费者进行时尚引导和教育,也提供最新的顶级货品,高端消费群体在中国内地的商店里很难找到最新款式的货品,所以总在海外消费。

曾经在阿玛尼和拉尔夫·劳伦担任过CEO的麦禧德说,奢侈品牌有两个重要因素——排他性和让消费者做梦,也就是品牌的历史和文化,“这两者都能迎合中国消费者的心理”。来自尼尔森的一份报告说,中国市场上,价格标签依然是一个重要因素,人们用价格来衡量产品品质,而品牌在中国依然是富裕起来的人们追求的标签,这种标签隐含的意义,还有文化与品质。

事实上,中国已经迅速从一个奢侈品加工基地,变成一个奢侈品消费基地,他们正反过来,通过影响奢侈品的需求从而影响奢侈品的生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