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红色笔记本

2009-06-30 13:20 作者:王玄 2009年第24期
高二时去日本修学旅行,我在背包里塞上了一本《东京奇谭记》,好像要的只是“东京”这个应景的幌子。谁敢指望旅途中发生些所谓“奇妙”的事呢?

高二时去日本修学旅行,我在背包里塞上了一本《东京奇谭记》,好像要的只是“东京”这个应景的幌子。谁敢指望旅途中发生些所谓“奇妙”的事呢?

到日本的第一天晚上,同屋一个胆小的女孩儿专门拉了两个强壮的同学一起走路去看海。女孩儿在荒凉的路上看到了一幢独栋的房子,可爱得像漫画里画的一样。她走上前去拍照时,看到门前立着一个牌子,画了一只凶恶的狗,上书“内有恶犬”4字。她刚有点害怕地侧过头去,便看到了房子的门牌上刻着屋主的名字,别的字不认识,可那女主人名字的两个大字却清晰得很:贞子。结果当然猜也不用猜,她大叫着逃开现实中的恐怖片。

也许旅行最能让人遇到无解的事。一年后的高中毕业旅行,我和其他5个女孩儿一起坐公交车从西湖景区到市区里去吃小吃。吃饭和瞎逛的时间加在一起也有三四个小时,打算之后再坐同一班经过很多著名景点的车回到西湖景区。司机载着空车悠闲地驶来时,我们高兴地开玩笑说这简直成了专车。第一个上车去的人按习惯说了句“6个女生,最后一个投币”,结果呢?那司机用一种高深莫测的语气报出了我们上车的站名——他就是来时那辆车的司机。这辆车还真成了我们的专车!没错,直到我们在六和塔下车,其间经过10个停靠站,即使车站等车的人再多,也没一个人踏上这一辆。

有的巧合,多人共同经历的,总能变成一个好玩的笑话。但有的巧合,一个人经历,感觉就不同了。好友生日,我们约好在我住处后面那条胡同里的火锅店庆祝,就在火锅店门口见面。那家店我们常去,我很清楚地记得它是在常去的烤翅店对面,就在胡同口,一拐弯就到。当我看到火锅店仿古的装修,刚走近这二层小楼时,却通过熟悉的落地窗发现里面堆满了莫名其妙的杂物。关门了?我看旁边有个小门,简陋地贴了张A4纸,说要招打杂的、切菜的,难道是换了个附近的门脸?门帘里正好闪过一个人,我问:“请问这里的火锅店怎么了?”他停顿了一下,说:“火锅店啊,七八年前就关了!”我周身瞬间阴风四起,打给好友的电话只传出不尽的等待音。

事实上,那个火锅店的地址是我找错了,它其实在胡同的另一头。可我无论如何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一个熟悉的地方,我会忘记呢?

新版本《红色笔记本》被出版的时候,用《东京奇谭记》来吸引读者。它随书还附赠了一个小小的红色笔记本,大概是为了显得超值。我当然知道它要用来做什么。我在红色笔记本的第一页上写下这本书的副标题:真实的故事。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