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收藏 > 正文

徐悲鸿赠《猫》徐志摩

2009-06-22 11:39 作者:曾焱 2009年第22期
6月底在北京匡时春季拍卖的徐悲鸿1930年画作《猫》,题跋耐人琢磨。拍前估价120万元。

徐悲鸿画作《猫》,绘于1930年

6月底在北京匡时春季拍卖的徐悲鸿1930年画作《猫》,题跋耐人琢磨。拍前估价120万元。

“志摩多所恋爱,今乃及猫。鄙人写邻家黑白猫与之,而去其爪,自夸其于友道忠也。”徐悲鸿1930年为徐志摩画赠的这么一幅纸本立轴《猫》(84厘米×46厘米),简单几句题跋,读出好多旧事。北京匡时拍卖公司总经理董国强告诉我,这幅画曾是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的旧藏,而之前从徐志摩处如何流出,收藏它多年的主人是谁,现在还没有找到确切史料。

徐悲鸿旅欧8年,回国后对中国传统绘画的旧弊持批评态度,但在他身上,实际上还是留存了很多传统文人的性情,朋友间常有字画唱和。他喜欢画马来言志,猫图则大半是他画来酬答友人的小品,从画题到题跋文字,往往见出古风。徐悲鸿的猫图,以20世纪30年代画的比较多,1931年他画了《为谁张目》,这幅早期猫图代表作现为徐悲鸿纪念馆收藏。1933年3月20日,近代书画家、鉴赏收藏家吴湖帆也在他的《丑簃日记》中记过一笔:“江小鹣交来悲鸿为余画《猫梦图》。”吴湖帆常居上海,又和刘海粟交好,1929年即迁居南京任教中央大学的徐悲鸿和他几乎没有私交,但素有猫癖的吴湖帆也知道徐悲鸿画猫绝妙,1933年就通过中间朋友请他画了这么一幅。还有2007年秋季拍卖期间,北京诚轩拍卖公司曾有一幅《牵牛双猫》拍出573.44万元的高价,这幅猫图也是徐悲鸿1939年为朋友所作,后来一直在他的好友许友梅、黄曼士、陈之初等人手中递藏,画中两只猫在石上一卧一立,背后点染些浅紫和白色的牵牛花,是中国庭院里最常见的小景。

1930年赠徐志摩《猫》,是比《为谁张目》更早期的一张猫图。“1930年是个非常有意味的年份,因为徐悲鸿题赠徐志摩这幅《猫》的时候,距离两人在上海发生那场著名的艺术论战不到一年。再读题跋,就更有耐人琢磨的地方了。”董国强说,这是这幅画的收藏价值之一。那次论战,曾是中国美术史上一次重要的观念对垒。1929年4月10日国民政府教育部在上海举办“全国第一届美术展览”,展览会总务常务委员有徐悲鸿、王一亭、李毅士、林风眠、刘海粟、江小鹣、徐志摩。委员徐志摩还要负责和陈小蝶、杨清馨等人一起出版编辑《美展汇刊》。4月22日,徐悲鸿的《惑——致徐志摩公开信》在《美展汇刊》上发表,和诗人就西方现代主义艺术的“真伪”、“是非”展开争论,想辩出一条中国绘画艺术的出路。徐悲鸿以“庸”、“俗”、“浮”、“劣”等字眼激愤地否定了马奈、雷诺阿、塞尚和马蒂斯,声言如果政府购入他们的作品,他即“披发入山,不愿再见此类卑鄙昏聩黑暗堕落也”。徐志摩回写给徐悲鸿一篇《我也“惑”》来为塞尚的艺术辩护,除了表明他完全不同的艺术立场,文章第一段末尾还有看似闲笔的一句:“说到这里,我可以想见碧薇嫂或者要微笑地插科:真对,他是一个书呆!”激烈争论之下,仍不避家常的玩笑,看得出来徐志摩和徐悲鸿夫妇平时并不生分。争论后又以画相赠,证明两人无私无褊狭,从旅欧时期就结下的友情并没有受到影响。

徐悲鸿画《猫》相赠之前,徐志摩自己已经有一篇写猫的小文问世:“我的猫,她是美丽与健壮的化身,今夜坐对着新生的发珠光的炉火,似乎在讶异这温暖的来处的神奇。……我敢说,我不迟疑地替她说,她是在全神地看,在欣赏,在惊奇这室内新来的奇妙火的光在她的眼里闪动,热在她的身上流布,如同一个诗人在静观一个秋林的晚照。我的猫,这一晌至少,是一个诗人,一个纯粹的诗人。”文章里“我的猫”,显然是在描摹和赞美他爱的女人,读者一般都认为所指应该是陆小曼。1926年2月18日,徐悲鸿旅欧首次归国,田汉曾在上海邀约150多位文化人士参加梅花会,为他的40多幅油画办了一个小型展览,来宾名单里有蔡元培、郁达夫、郭沫若、叶圣陶、郑振铎等人,但没有徐志摩——徐悲鸿画展在上海举行的时候,徐志摩和陆小曼两人正是情事纷扰,京沪两地社交界无人不知。至于徐志摩多年不能忘情于林徽因,在朋友中也不是什么秘密。徐悲鸿可能想起来老友这些往事,这才顺着文题画赠了这幅《猫》,题跋中开句“志摩多所恋爱,今乃及猫”,字面上指的是物事,言外揶揄之意,朋友间都能一笑而解。徐悲鸿又言“而去其爪,自夸其于友道忠也”,这也有典故:近代传奇军事家蒋百里在德国期间就和徐志摩交好,他写过《西方文艺复兴史》,和胡适、徐志摩一起组织过“新月社”,1925年徐志摩为了陆小曼从北京追到上海,吃住就在蒋百里家。1929年,蒋百里被唐生智起兵事件牵连入狱,徐志摩随即扛上行李奔赴南京陪他坐牢,“随百里先生坐牢”竟成了一件时髦的事情。徐悲鸿题跋中的最后这句话,似褒似贬,羡徐志摩“于友道忠”,顺便也善意地讽刺了一下这位诗人朋友的小虚荣。为徐志摩画《猫》之后,1931年徐悲鸿还为徐夫人陆小曼画过一幅半身素描像,陆左手托腮坐在桌前,直发垂肩,面目端凝素淡,看起来很像一个女学生,而非传言中那个沉迷于烟榻和舞会的交际名媛。从画中陆小曼所穿的衣服看,作画时间大约是春夏或夏秋时节。徐志摩1931年11月19日遇空难,素描应画于他离开前。

在一些拍卖会上也见过徐悲鸿以猫为题的作品,印象中笔墨都没有这么细腻,画中猫的情状以及左下那枝梅的姿态,都精妙入味,想来送画给徐志摩这样深谙艺术的好友兼论战对手,徐悲鸿也不能不格外用心。除在落款后钤印“东海王孙”,徐悲鸿还在左、右下角加“独与天地精神往来”和“荒谬绝伦”印。“东海王孙”钤印在他一些《奔马》画作上时常看到,2004年在北京翰海以1650万元成交的《巴山汲水图》上也有一方。“独与天地精神往来”徐悲鸿不常用,是福建长乐著名印人陈子奋所刻。他们1928年相识,徐悲鸿十分推重陈子奋的篆刻成就。

在徐悲鸿年谱上,对他的1930年记录下来的只有几件大事,比如他在《良友》画报第45、46期上连载了《悲鸿自述》,赴南昌讲学发现绘画天才傅抱石,还有这一年完成巨幅油画《田横五百士》和《蒋碧薇像》。可有时候,历史也收藏在被人忽略的细小处。在《蒋碧薇像》画面的深情下,现实中却是朋友们正无力拦阻这份感情走向分崩离析。还有两徐之间玩笑酬应的这幅《猫》,隔着这么多年好像还看得到两个人的小快乐:画家提笔时促狭得意,诗人受画后报之一笑。此画徐悲鸿落款“庚午初冬”,徐志摩死于第二年辛未初冬。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