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南洋的“南阳”

2009-06-09 11:29 作者:耳东每 2009年第21期
晚22点30分,飞机终于冲出那一圈东南西北都打着闪的雷暴云层,安全降落在樟宜机场。半个小时后,我在出口看到前来接机的老同学雷顿,当我说起从飞机上看到不远处的那些闪电时,他习以为常地耸耸肩膀:“这就是这儿的天气,到了白天一切就好了。”

晚22点30分,飞机终于冲出那一圈东南西北都打着闪的雷暴云层,安全降落在樟宜机场。半个小时后,我在出口看到前来接机的老同学雷顿,当我说起从飞机上看到不远处的那些闪电时,他习以为常地耸耸肩膀:“这就是这儿的天气,到了白天一切就好了。”

随后我被安排在一家接近市区的连锁酒店,从机场前往那家酒店的出租车上,雷顿告诉我:“这是从岛的最东面往中间走,主城区在新加坡岛的南方,准确地说南略偏东……”如此精确而缺乏修辞的方向性介绍,对于我这样的半吊子“驴友”来说非常重要。我一直对自己的方向感无比自豪,揣着一张地图就能够在国内北方一座陌生城市到处溜达而不会南辕北辙,一些科学论文把这归结于对于磁场的呼应能力,但我个人认为和对太阳的感觉更有关系。

下榻的酒店就当地而言不算贵,不贵自然就有其特点:没有窗户,所以也看不到太阳。走出电梯,在迷宫式的过道里绕了一圈,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房间。床在左边,电视在右边,洗手间在床头一侧。面对四壁,尽管也有空调通风电视提供画面,但还是给人强烈的压抑感;辨不出东南西北,就不知道睡姿是顺着磁场还是横切,让我有些小局促不安,这或许也是一种强迫症。等到手表提示外面天亮了之后,驴行新加坡的第一天就开始了,但从四面都是墙的地方到四周没有墙壁的全开放性空间,依然没有给人太多安全感,想通过太阳来认路那绝对只能南辕北辙。

对,理论上这儿还是北半球,城市如同雷顿所言“天像五水硫酸铜那样的蓝,水像碱式碳酸铜那样的绿”。我的目标是沿着实龙岗路南下找到一家体育场,但是一些地图上的标志性建筑都没有在我的实际行程中出现。这时候,一个捷运站的出口把我从逆途中拉了回来,那儿有该地域详图:其实我一直在往北走,以至于怎么也撞不到南墙。科学性的分析是这样的:从冬至到来年夏至,太阳的直射点从赤道移向北回归线,5月份的直射点即使不在三亚也在西沙群岛;直观的说法是:太阳没有从西边出来,但这会儿太阳确实是在北半边天运动着。让一个来自江南、常识中和文化中都认定“阳为南、阴为北”的人犯迷糊,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半年太阳在南面,半年在北面,这就是赤道岛国容易被忽略的一个奇观。

当我把这个发现告诉雷顿,他惊呼受骗了:他的华人房东以双南为由把房租增加到1500新元,而其实他的窗口沿着东经104°6'的经线可以跨过马来半岛、中南半岛、云贵高原后直接面向成都的武侯祠朝南开的那个售票处。“至于么?”我劝他说,其实国内所说的双南也就是保证了阳光。“虽然窗户朝北,但是他说得没错: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这儿的华人也知道这个道理,你还犯迷糊?”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