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者来信 > 正文

农村养老难题

2009-06-09 11:28
去年冬季的一个深夜,有人将镇政府干部宿舍撬开住了进来。谁这么大胆,竟敢“霸占公宅”?笔者正欲去“兴师问罪”,却被眼前的所见惊呆了:住进来的是附近王家坝村的两位70多岁的老人,老婆婆有明显的老年痴呆症,遇人总是不停地傻笑,老大爷走路一瘸一拐的,右手拄着拐杖,他们所有的家什就是一个挑担!

去年冬季的一个深夜,有人将镇政府干部宿舍撬开住了进来。谁这么大胆,竟敢“霸占公宅”?笔者正欲去“兴师问罪”,却被眼前的所见惊呆了:住进来的是附近王家坝村的两位70多岁的老人,老婆婆有明显的老年痴呆症,遇人总是不停地傻笑,老大爷走路一瘸一拐的,右手拄着拐杖,他们所有的家什就是一个挑担!

“我们家的房子倒了,差点把我们压死,没办法,两个女儿只好把我们送到这里来了。”老大爷叹着气。见此情景,笔者只好帮其摆置日常物品,让其住下。没有灶台,老大爷两口子的“炊具”就是一个破旧的电饭煲,不管什么菜都是随饭一起“蒸”熟。大爷原有4个儿女,一个儿子车祸身亡,另一个儿子病故,生前治病使家中负债累累,两个女儿都是“寄居”城市的无房户,靠吃低保度日,根本就没能力照顾老两口,就靠老大爷拄着拐杖种田糊口。当地有高规格的敬老院,但是按政策老大爷不是“五保户”,没资格住进去。至于农村低保,现在像老大爷这样的困难户也多,很难做到“应保尽保”,有限的指标经过“平均分配”后,老大爷每年仅能领到几百元。老大爷说,就算两人每月能领到240元最低低保补助,也仅够吃饭,穿衣住宿等还是没有着落。

笔者还了解到,像当地针对“纯女”家庭的计划生育奖励扶助,老大爷夫妇因有过儿子,也不符合条件。而取消农业税后,当地镇政府又没有可支配的困难补助专项资金,像老大爷这样的情况,据说在一个村就能找到好几例,如何来保障这些老人的正常生活需求,还真是一个难题。

湖南湘阴  蒋曙辉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