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京沪杭战役后的战略变局

2009-05-19 13:52 作者:蔡伟 2009年第18期
从渡江到京沪杭战役,进军江南出乎意料地顺利,给解放战争战局带来了急剧变化。1949年在毛泽东的预定战略中,本是解放战争战略追击的一年,他设想是在1950年赢得全国的军事胜利。但1949年春夏之交,他决定在当年赢得政权。

1949年5月,上海国民党守军征招修筑工事的民工

从渡江到京沪杭战役,进军江南出乎意料地顺利,给解放战争战局带来了急剧变化。1949年在毛泽东的预定战略中,本是解放战争战略追击的一年,他设想是在1950年赢得全国的军事胜利。但1949年春夏之交,他决定在当年赢得政权。

退守台湾和坚守上海:一个矛盾的战略

如果说蒋介石是因为集中力量于长江江防而无力对上海防御提前充分部署,那么至少他也没有充分意识到,国民党军队在三大战役后的士气和战斗力是那样溃败。这个判断失误,让他在淞沪战役前所有的战略设计层面都围绕长江防线展开,国民党军几乎所有江南的重兵集团都一字排开于沿江。不但军事部署缺乏纵深,对于上海,事先更未有过多的预设兵力。虽然他也早已有难以坚守大陆的预感,事先做了一个军事上正确的部署,那便是开始经营最后的基地——台湾。

蒋介石在南京失守后的重新布局,设想是“建设台湾、闽、粤,控制‘两广’,开辟川滇”,计划中还包括“北连青岛、长山列岛,中段连接舟山群岛、福建诸岛、台湾、澎湖,南到珠江外海诸岛、海南岛”的沿海岛屿链,以期作为未来海上反攻大陆的战略基地。所有岛屿基地中,福建和台湾则是核心基地。于是从青岛经由福建到川滇,漫长的海岸线和岛链,散布着国民党军队日渐削弱的兵力。而在蒋介石此前的战略中,对于上海的防御工事和兵力并未作好充分准备。

此时从南京两翼渡江的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9、第10兵团兵锋指向上海,其余各兵团则开始对浙江南部和安徽南下追击。当上海被围困时,三野的大军在数百公里进攻线上,正如同一扇转动的大门,以上海为轴向东南横扫。

上海被围前,三野已经在南京与杭州之间围歼国民党败军6万余人。淞沪战役爆发前的5月3日,三野轻取杭州。上海东、南背海,北临大江,此时“长三角”一带的国民党军已经被封锁在从长江口到杭州湾的大半岛上,上海显然已经成了一个绝地。

尽管汤恩伯在蒋介石授意之下,号称要将上海打造成“第二个斯大林格勒”,但实际上,蒋介石已经将上海的黄金、白银和美元及战略物资全部运往台湾,仅给汤恩伯留下2000万美元军费,和20万庞杂的部队。由此,汤恩伯为了方便自己从海上逃走,将上海市区指挥权交与副司令刘昌义,把作为守军主力的第54军和第12军部署在吴淞口两侧,准备随时将这两支最后的精锐撤往台湾。

这或许是汤恩伯能一直受到蒋介石重用的根本——他能揣摸到蒋介石的真正用心。当时,蒋介石一方面命令汤恩伯收拾最后的精锐部队固守上海;一方面任命陈诚为台湾省政府主席,将负责苏、浙、闽、粤、海南等地军事与政治的东南军政长官公署,设在了远离上海的台北。

汤恩伯在上海最初的兵力为52军、75军、37军共3个军,加上8个交警总队,尚不如三野一个兵团。不过其52军是从东北战场撤回上海,是当时为数不多能成建制保留实力的精锐主力部队。

渡江战役中国民党江防部队的迅速溃败,导致沿江部署的国民党第21军、第54军、第123军、第51军和第99师、暂8师、204师等部队相继撤退到上海。加上汤恩伯将位于浙江东部的第12军也调到上海,上海守军突然迅速膨胀为8个军共23个师,人数达到25万左右。大量败军聚集于上海,对于漫山遍野到处追击敌军的三野部队而言是一件兴奋的事情——这自然是聚歼国民党军残余有生力量的最好机会。

上海守军的膨胀也让自信心增强的汤恩伯重新修订了防御计划。他将此前主力集中于浦东的防线向西扩展,把战斗力较弱的部队安排在上海西部最外围的太仓、昆山、青浦、嘉兴、平湖和金山卫一线,基本呈南北走向,作为大上海半岛的第一道防线。这道防线后是其主力部队的4个军,其外围基本与第一道防线平行,更加靠近市区。汤恩伯最后的核心阵地则是上海市区的高楼,它们和上海外围的地堡、碉堡以及各种障碍物,形成了庞大的防守体系。

淞沪战役:一次特殊作战的战略和战术考量

淮海战役结束前,中共中央曾电召刘伯承和陈毅前往西柏坡。当时胸有成竹的毛泽东与刘伯承、陈毅讨论的不是如何渡江,而是渡江后,共产党如何接管京、沪、杭问题。为此中共中央在七届二中全会上,专门由邓小平代表党中央,提出了华东局新的人事安排——接收上海的难度远比攻克上海更让中共中央担心。

在1949年初,中共华东局已经部署准备了5000名干部组成的接管部队。这支部队从山东沿津浦铁路南下,行程中边学习中共中央接管城市的政策。当这支特殊的非作战部队人员抵达江苏丹阳的时候,已经扩充到9000多人,但在已经被任命为上海市市长的陈毅看来,接管上海,最少需要2.5万名干部。

渡江战役出奇顺利,让上海战役突然提前两个月,这反倒让毛泽东下令暂停对上海的进攻。除了接收城市干部不足,毛泽东担心的还是李自成的教训。虽然在进入北平时,这一教训已经被广为提醒,但上海相比北平,在政治、经济、社会生活方面,显然有更加复杂的局面。当然,军事集团的准备也因上海的特殊性而面临难题。为了在攻克上海的同时不使城市和居民受损,三野代司令粟裕在5月初便开始运筹上海战役的作战部署。

……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