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必须理解政治才能远离政治

2009-05-12 13:12 作者:袁越 2009年第17期
是不是因为看够了人类自相残杀,才会选择去专门对付自然灾害的联合会工作?

鲍勃·麦克罗

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创建于1919年,它指导和协调为自然和技术灾害以及卫生突发事件的受害者、难民提供跨国援助。在国际领域,它作为各成员红会的正式代表,致力于加强国家红会间的合作并提高它们的工作能力,以开展有效的备灾、卫生和社会项目。国际联合会印尼分会的会长是一个新西兰人,名叫鲍勃·麦克罗(Bob McKerrow),负责印尼海啸所有的救援与重建项目。他今年60岁,在红十字会工作了38个年头,头发已然花白,但精神饱满、言辞犀利。他的口头语是:“也许我这话会给我惹麻烦,但我必须说……”

三联生活周刊:请问您当初是怎么干上这一行的?

麦克罗:大概是因为我的母亲。她生来耳聋,但却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女人。我小时候常常有邻居小孩欺负她,为此我没少和他们打架,所以我从小就非常厌恶人类的歧视现象,渴望公正。1971年我22岁时去秘鲁旅游,亲眼见到了真正的贫困,于是便加入了新西兰红十字会。我参加过越战,到过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斐济、埃塞俄比亚、斯里兰卡、尼泊尔和孟加拉……可以说近40年来大部分战争和大规模自然灾害我都参与了救援工作。

三联生活周刊:有过这么多特殊的经历,您是否还会对人类的苦难感到悲伤?

麦克罗:我见过太多的苦难了。过去我会很痛苦,但现在已经不再痛苦了。不过,虽然我能忍受成年人的苦难,但还是不能忍受孩子们受罪。记得1995年我在阿富汗红十字会工作,每周都有70多个被地雷炸断手脚的孩子被送来治疗。为了让炸进身体的脏东西排出来,医生们必须让伤口裸露几天,每天用碘酒清洗。我至今还能清楚地记得孩子们痛苦的喊叫声。后来我写过一本书,名叫《悲伤的储藏室》(The Storehouse of Sorrows),把我一生中看到的苦难都写了进去。

三联生活周刊:是不是因为看够了人类自相残杀,才会选择去专门对付自然灾害的联合会工作?

麦克罗:不是。我觉得这都是相通的。就拿亚齐省来说,这里在海啸之前已经打了25年内战,真正让亚齐人受罪的是战争。我希望通过联合会的工作,让亚齐人过上正常的生活,继而从根本上动摇内战的基础,最起码也可以减少发生对抗的可能性。我希望一位亚齐妻子能够质问自己的丈夫:你这个傻瓜!我们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有了干净的饮用水,孩子有学上,全家人衣食无忧,你为什么还要去打仗?

……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