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有关新能源的“苏格兰经验”

2009-04-27 15:29 作者:李三
谈到风能、潮汐能、波浪能……的开发利用,苏格兰首席大臣亚历克斯·萨尔蒙德非常自豪地说:“我们是海洋能源的沙特阿拉伯。”在可再生能源领域,苏格兰有最先进的技术和丰富的经验,它正以自己的形态存在着。

谈到风能、潮汐能、波浪能……的开发利用,苏格兰首席大臣亚历克斯·萨尔蒙德非常自豪地说:“我们是海洋能源的沙特阿拉伯。”在可再生能源领域,苏格兰有最先进的技术和丰富的经验,它正以自己的形态存在着。

苏格兰只有500万人口,却拥有1.1万公里漫长的海岸线——它们是巨大的风能和潮汐能的故乡。在苏格兰的奥克尼,欧洲海洋能源中心有目前唯一能与海浪能源和潮汐能源测试中心相连接的电网。“我们陆地风能有12GW,海洋风能的潜力有25GW,而潮汐能和海浪能的潜力也有20GW,总量达到了60GW,这些足够满足苏格兰的最高能源需求。”苏格兰首席大臣亚历克斯·萨尔蒙德说,为发挥这一潜能,苏格兰政府设定了欧洲最雄心勃勃的可再生能源目标,力争到2020年50%的电力生产来自于可再生能源。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苏格兰也是以重工业发展为基础的地区。经过二三十年的转移,现在苏格兰已经成功转轨,放弃了高耗能产业,走上了低碳之路。

三联生活周刊:在新能源从技术转化为生产力的过程中,有没有经验可循?

亚历克斯:我认为需要做两件事情,鉴于现在环境和地球所受到的影响,我们必须大规模生产可再生能源,同时应该努力降低可再生能源的成本,从而降低价格,否则就会受到经济的制约。

风能常常没有被有效使用起来,那是因为风场建立在并不合适的地方。哪里才是最合适的地方呢?增加20%的风能效率,就能降低可再生能源的成本。举个例子,比如说如果我们在苏格兰一周建起100个发电站,那么它的价格就一定会降下来。

单靠一般市场来定价可再生能源,我敢说,下一代人都解决不了价格问题。所以,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和推动,需要我们这代人做出更大的努力。大规模发展技术和建立可再生能源电站,而且速度要更快,不然,我们就浪费时间了。我认为,也只有这样,才能降低可再生能源的成本。

三联生活周刊:苏格兰在波浪能和潮汐能发电方面都有很好的经验。我想知道,它们是否已经商业化?经济效益如何?

亚历克斯:苏格兰潮汐能和波浪能的潜力非常大,潮汐能总量占到全欧洲的25%。在波浪能和潮汐能应用方面,它们处在不同阶段,如果市场情况正常持续下去,预计需要20年才能够真正实现商业上的部署。

潮汐能和波浪能主要取决于地心引力的影响,一旦找到技术和经济方面的有效结合,它提供的将是高效、可靠,而且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一旦实现经济和技术上的整合,我们认为,它们所产生的能量一定大有可为。

三联生活周刊:但新能源的推广需要时间,有没有办法加快这个进程?

亚历克斯:我们现在主要是通过两个刺激方式,在未来5年内能够完成我们在正常情况下需要20年才能完成的工作。

一是政府增加刺激的力度,比如说,对于所有通过潮汐或波浪能生产电力的企业提供财政支持,刺激它们使用新的潮汐能发电技术——我们称之为ROC的技术。这个技术就是可再生承诺或者是义务证书,通过证书,可以向通过潮汐和波浪能产生电力的企业持续提供一定数量的现金流补贴,鼓励它们使用这方面的电力。现在已经增加了这个证书发放的数量,以最大程度增加波浪能和潮汐能产生电力的吸引程度。

还有一个办法是,通过鼓励创新的“兰十字奖”,这个奖项准备和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一起全程摄录播出,以便尽可能扩大它的知名度。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希望引进更多的竞争,最后获胜者能以更高效、经济的方式生产出可再生能源。在这方面,也有来自中国的著名专家,中科院院长路甬祥先生是国际评审团成员之一。“兰十字奖”由国际专家评审团给出,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120个国家的99个项目入围。

三联生活周刊:海上风电和陆上风电比,开发的最大难点在哪里?

亚历克斯:开发海上风电遇到的挑战和困难与陆地有所不同。海上风电场规划是一项现在进行时工作,苏格兰正在部署不同的海上风电场相关设备,现在已经划出一定的海域来规划建设风电场。它和陆上风电场规模不同,需要装机容量更大,一般平均容量是5兆瓦,而陆上只需要2.5兆瓦。另外,海上风电场电力传输和运输也是复杂的工程,需要把海上风电场从很远的地方运到陆地上来,接入现在的电网。

三联生活周刊:通常情况下,新能源开发和维护成本相对较高,相比传统能源发电,较大的成本差异肯定会反应到消费末端上。苏格兰的情况如何?

亚历克斯:可再生能源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有能效问题,也就是如何节能。可再生能源产生电力价格是有竞争力的,至少在我们那里是这样,在苏格兰,可再生能源发电是很经济的电力。由于苏格兰政府有了合适的刺激政策,可再生能源和传统电力之间建立了较好的平衡。

陆上风电产生的电力价格变得越来越有竞争力,而且主要取决于碳氢等相关燃料在国际市场上的价格,这个价格一旦升高,那么陆上风电的价格将会更具有竞争力和吸引力。

人们的环境意识也很重要,很多的人意识到风电是非常干净的,而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现在苏格兰有很多公司和企业提出申请,希望可以更多使用可再生能源产生的电力。

三联生活周刊:风电开发是否受风力稳定性的影响?

吉姆·麦克唐纳(能源技术合作委员会主席):在电网接入稳定性方面,苏格兰虽然以强风且风的持续而著名,但也不能保证电力稳定地供给电网,这就需要电网有最小的基本荷载,需要传统电力或者其他新的可再生能源来供应,比如潮汐能。

在这方面,苏格兰取得了两方面的技术进展,一是电力储存,还有就是电网的应对能力。我们希望开发出的电网能同时处理多个来源的电力,以便在某个来源,比如说风能出现不可预见的情况或出现间断的时候,由电网进行协调和补充。在这方面我们获得了很好的经验。

事实上,欧洲在风电供应的稳定性方面,技术并不是大问题,因为我们已经有能力让电网变得更智能,就算风能供应出现间断,电网连接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三联生活周刊:中国的风能利用也探索了多年,但投资回报较慢等问题一直存在。不知道苏格兰在这方面有什么经验?

麦克唐纳:在风能投资的回报方面,苏格兰和整个欧洲现在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一方面,欧洲的风能厂家变得越来越成熟,它们能更大批量生产风能设备,这样就增加了风机的供应量,降低了成本。在整个风电场建设方面,与更多电网的连接,有助于实现产业化和规模效应,因此,在价格上就变得更有竞争力,回报速度也越来越快,而且回报率也比较高。

三联生活周刊:我们听说一些中国企业有跟苏格兰企业合作的愿望,在政策方面,苏格兰政府有没有制定一些激励措施?

亚历克斯:谈到可再生能源合作方面的激励措施,除了政府的鼓励措施外,苏格兰国际发展局也提供公司层面的支持,无论是相关的刺激政策,还是提供融资方面的支持,都采取非常灵活、创新的方式。

我们愿意公开考虑在合资企业中进行股权投资,这样不仅是金融方面的支持,同时也有对新技术投资的风险分担。我们也会对相关研发工作进行融资,共同拥有最后的联合知识产权。所以说,不仅提供单纯的经济补贴,我们希望能找到最有效的风险共担的机制。在这方面,我们对所有新的合作方式持开放的态度,每个新机会我们都愿意尝试。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